第三章 嫌疑人现身
举爪爪的猫2021-04-12 22:093,307

  第二天叶宽拨通董其昌电话,手机传来的却是无法接通。他明白自己被昨天的瘦家伙耍了,接下来只能等待那几根发丝的结果了。

  几天后,县公安局二楼走廊,叶宽拿着DNA比对结果和郭美媛被拐案卷宗,“13年前就死了?郭春夫妇曾反复举报胡世军拐卖郭美媛,当时派出所也多次调查胡世军。”

  卷宗翻到胡世军的照片,当时他32岁左右,长相秀气,双眼轻微凹陷,可能是长期戴眼镜的缘故。胡世军23岁时曾因猥亵妇女被司法机关处理过,出狱后的他做起了城乡黑车的生意。

  郭美媛失踪当天胡世军多次开着他的面包车经过东欧村,当天下午郭美媛坐过一次他的面包车,第一次警方调查后得知他离开的时候拉了一车人到县里,经多人证实郭美媛在后山口下的车,接下来的时间胡世军一直在开车,都有人为他作证。警察最终以非法经营对他进行了罚款,但是警方对他的调查还在秘密进行中。

  郭美媛的父母又一次去派出所,咬定胡世军肯定是利用其中一次空车把郭美媛带走,警方也怀疑胡世军,对他进行更深层次的讯问,奈何胡世军坐牢期间没少锻炼抗击打能力,抽空还熟读法律,心里素质过硬,警方始终找不到证据,只能再次放了他。

  现在看来调查的方向一早就错了,不是拐卖,而是谋杀,叶宽从卷宗里勉强理清一条思路,郭美媛早就死去,可怜她的父母坚信孩子还活着,她的哥哥十几年来远赴外省寻找妹妹。找到胡世军是否就解开疑问,他能老实交代吗?叶宽想的太投入,不自觉的来到走廊最深处,本能的进入男厕所。

  水花喷洒,淋到一位60岁左右的老年人脸上,他用硕大的手抹去水滴,大笑的扣动水枪,对他最疼爱的4岁外孙进行反击。

  退休生活果然会腐化斗志,曾经的全县十佳民警江哥也沦落到带孙子的地步,只是这手枪法不输当年呀。叶宽在远处树荫下看着这一幕,手上拿着郭美媛案的卷宗复印本。

  “那个年代时常有人失踪,我们再尽力都很难找到人,这个郭美媛我倒比较有印象,这小孩性格温和,非常有礼貌,甚至到了··哦,小心翼翼的程度。”

  江所长侧身避开不远处外孙的视线,抽着叶宽递过来的烟。

  “小心翼翼?”叶宽思索“如今还知道胡世军在哪吗?”

  “很多年没见这人了,郭美媛失踪后他的名声也臭了,据说连邻居都教自家的狗,见到这人避着点,亲戚也不愿去他家串门,几年前他的老母亲尸体都臭了才被人发现,后来他偷偷回来一晚上把事情处理完就走了。”

  江所长和叶宽聊着案子,但视线始终不离自己的外孙。几十年的从警生涯让他知道,意外随时可能发生,他的外孙对着他们扣动扳机。

  “几趟排查下来胡世军给你是什么印象?”

  “印象?这小子初看还是比较顺眼的,也很会说话,碰到些同乡手头不宽裕还会允许他们赊账坐车。接触久了就发现极为可恶,他竟然说郭美媛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姑娘,被人盯上也正常,对于突然失踪的女孩,他却能说出这样的风凉话。”

  江所长显然对于没抓住胡世军的把柄耿耿于怀。叶宽把DNA的比对结果递给江所长。

  “她的?”

  叶宽点头“几天前在北湖和光明中间的双狮山挖出一具未成年女性尸骸,另一份是从郭美媛卧室提取的头发。”

  “挖出的?”江所长双眼微垂,当年这案子是他带队办的,这结果他虽然也想过,但感觉几率并不大。

  郭美媛当时是15岁,但她也有165左右的身高,要挖一个如此大的坑恐怕需要不少时间,还得有趁手工具。可胡世军当天晚上在省城和县里跑了个来回,两趟车都有人证明,这时间上恐怕不允许。

  难道正如胡世军所说,他不可能伤害郭美媛,因为警方的多次询问,胡世军才被村民传成拐卖犯,他被误会了这么多年?是我们害了他?江所长不免对他有些愧疚。

  “有没有可能先绑架,几天后才埋尸?”

  江所长眼睛瞪直,种种画面略过脑海,他们第二天就找过双狮山,并没发现新翻的土地,也没有可疑的现象,叶宽这一句话让他更不能释怀,他仿佛能看见小女孩无助的双眼留下鲜红的泪,她在被囚禁的那些日夜里经历了什么···

  “你们当时有没有派人24小时盯着胡世军?”

  “盯了两天。”

  叶宽点头表示理解,当时那个年代警力还不如现在,一个派出所能连续两天盯着一个目标,已经很不错了。他如今也只是把胡世军考虑在嫌疑人名单内,离确定这个目标还需要些其他佐证。

  “你刚才提到了,徐楷!是他吗?”

  “徐楷,对,就是派出所的小徐。当年郭美媛失踪前他们见过,就是我问的话”

  “他们当时做了什么?”叶宽打断江所长无关紧要的联想。

  “你怀疑他?”

  “那倒不至于,只是弄清楚他们的关系。”叶宽感觉徐楷和郭美媛的关系似乎没那么简单,徐楷明显查过这案子,知道的一定比自己多,可他为什么闭口不谈?

  “郭美媛失踪前在山上放牛,徐楷这小子说是去找郭美媛借作业本。荒郊野岭的,这答案我们可不满意,他明显说谎了。只是他脸上那两坨肥肉不停的颤抖,让人觉得这孩子不是凶手”记起徐楷滑稽的模样,江所长笑了。

  “当时我们只是排除了他的嫌疑,至于他说谎的目的,我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了答案,郭美媛的哥哥,第二嫌疑人,郭会。”

  1992年7月11日

  “到饭点知道回来,一早上不知道死哪鬼混。”

  郭母端着菜盘放在桌上,看着从门口进来的郭会就来气。郭会穿着并不合身的高中校服,那是他高一时买的,衣服上有几处不算显眼的补丁和些许尘土拍落的痕迹,他闷声走进房内。

  “你又跟谁去打架了?”

  “没有。”郭会毫无气力的回应。

  郭母听出郭会的状态不好,抬头看着他的脸,今天应该是打输了。郭会眼神些许闪躲,虽然已经长到187,但他对面前这个身高只有153的女人,还是有些许惧怕的。

  “二叔愿意出钱让你读体校。”

  “我不去。”

  “别玩你的琴了,那是人家有钱人玩的。二叔说你还会长高的。”

  “长得高就得打球?他怎么不搞相扑。”

  郭母楞了下,显然没弄懂儿子说的相扑是什么,但不妨碍她理解上半句。

  “整个川省有几个你这么高的,你怎么能浪费自己的天赋。”

  郭会知道母亲这句话是二叔指点的,那个在体校承包食堂的大胖子。

  “我不喜欢篮球。”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二叔说打球能赚很多钱·····”

  母亲絮絮叨叨,郭会不再争执,直接上二楼属于他的房间,他很累,就想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间郭会睡着了。

  “咚、咚”睡梦中的郭会被惊醒,响声还在继续,郭会看下地板,这是母亲拿着长棍使劲桶天花板造成的声响,他不耐烦的走下楼。

  “又怎么了。”

  “快1点了。”

  “我不想吃。”

  “你妹妹还没回来!平时12点半就该到家的,你去替下她。”

  “我不去,她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

  “那你去吃饭,我给你妹装一份,你吃好了送过去。”

  “我不想吃,别烦我了。”

  郭会又一次上楼去,这时他的肚子传出打鼓声,但说出去的话自己得受着,饿着吧。

  “还没回来!你妹妹肯定又买零食带去吃咯。”

  郭会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他嘴上不饶人,心里还是惦记妹妹,起床下楼,狂吃几口饭。

  “拿来!”

  母亲愣住,转而眼神有些愤怒。

  “饭,你在想什么呢。”

  “哦,马上。”母亲放松了,以为这孩子又来要钱,这下半年美媛要上高一,这大个子上大专,别说学费了,就是生活费都够他们夫妻头疼的。

  郭美媛确实在吃零食,这是一个糖心寿包,在这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糖是每个孩子最爱的美食,据说有些骗子专门拿糖糕来拐卖贪吃的小孩,而她边上这个是来骗心的。

  “你也吃吧。”郭美媛折下一块递给边上的男生。

  “我不饿。”他没有接,只要郭美媛开心,他不吃饭都可以。男孩接着说“你让我问的事我爸答应了”

  “真的!”

  “可我们下午就回省城,改天你自己去,会不会走?”男生有些心虚,生怕女孩怪他先走。

  “你等我,衣服我早就收拾好了,我去跟我爸说下,我妈还得靠他安抚咯”

  郭美媛飞快奔跑,手里的糖包似乎都不香了。

  “这牛?”男孩看着在周边觅食的老公牛。

  “你先看着,我让郭会来,一定等我哈。”郭美媛喊道。

  郭美媛的身影消失在男孩的视线中,他无聊的坐下,看着公牛愉快的进食。

  “你刚才和我妹说什么了。”

  “啊。”莫名其妙的声音吓徐楷一跳。

  “徐胖娃,你又想整哪样。”郭会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他身后。

  徐楷不敢得罪郭会,每次见他都点头哈腰的。他喜欢郭美媛的事情全班都知道,自然逃不过他心目中大舅哥郭会的双耳。

  “我上次说咯,不准你靠近我妹,记不得了?”

  “不是这样的,美媛想赚点学费,我爸爸就帮她介绍个工作。”

  “你以为我不晓得你想什么,马上滚。”

  大舅哥发怒,徐胖娃自然不敢逗留,留下郭会和老牛大眼瞪小眼,郭会看着手上提着的铁饭盒,气的掀开盖子,自己吃了起来。

  此后,郭会只能在相片上再见到自己的妹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