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个赌局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12,199

  男人说完半弯下,依旧俯视着她,这一次,女孩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不免被惊艳一番。

  他生的剑眉星目,鼻正唇薄,嘴角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眼神却冷漠的紧,让女孩感到阵阵凉意。

  他身上仿佛带有引力,将众人的眼光都吸引去,或许他天生便是让人移不开眼的存在。

  “真是可笑,这本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哪来的如初见,先生不妨再好好的想想,脑袋不用是要生锈的!”她不解,同时也不甘示弱。

  “大胆!”中年男子收起那一分赞赏,怒斥她。

  身后的众人亦是被女孩的话吓得一颤,他们并不知道男子的真实身份,但光凭男子那周身的气质就知道地位不低。

  倒是男子的反应不常,不怒反笑,嘴角依稀带着刚刚的那抹笑,“景鹿,景氏集团名义上的第一继承人,对吗!”

  看似在询问她,语气却格外肯定。

  没错,眼前这位狼狈的女孩,今年20岁,是景氏集团名义上的第一继承人,景鹿。

  景氏位列全国前一百强,Z市十大家族之一,想当年景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景氏是Z市家族之首,后来老爷子撒手人世,景氏的经济呈高速下滑,差点落下十大家族行列,多亏景鹿一边忙于学业一边忙于公司上的事才挽救回破碎的景氏。

  为什么是名义上的第一继承人呢,因为她还有个弟弟,叫景逸航,是继母王雨馨所生,她的父亲白楼缇,自始自终偏向的都是景逸航,想让景逸航继承景家,而给她的理由竟只是因为她是女孩。

  景氏是她外公的,是她妈妈的,却唯独不是她父亲的,因为她父亲是入赘景家。

  当年的景氏集团,家大业大,而景老爷子只有景鹿她妈妈一个女儿,景灵,老爷子的爱妻死得早,所以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景灵,对她很是疼爱,什么事都依着她。

  老爷子知道自己迟早有天会离开她,一心想找个门面相当的女婿,景灵却不愿,她从小就是万千宠爱中长大的,追求的是平等自由的爱情。

  景家是十大家族之首,一听景老爷子为爱女招亲,自是想要巴结一番,只要是自家有年龄适合的,都去景家提亲。

  景灵虽单纯,但也不傻,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景家的财产来的,便偷偷的逃走了。

  老爷子听后吓坏了,忙收下招亲的心,派人去找景灵。

  景家派出的人倒是不少,可就是找不到景灵,老爷子也因此病了,直到一年后,景灵自己回来了,还带了个男子,那个男子穿着一席白衬衫,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看着老实憨厚。

  他第一次见如公园一般大的景家别墅家园,第一次见明明趟在病床上,却还给人一种强烈压迫的老爷子,他甚至紧张得悄悄扣着手指。

  老爷子自是不愿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娶她的女儿,更何况他家世真的和景家是天差地别,他出生于农村,现在镇子上买了一套不足100平米的套房,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老爷子无法想象。

  后不知景灵和老爷子说了什么,第二天,景老爷子同意了,但前提是白楼缇必须进景家,入赘景家,以后的子女也必须姓景。

  白楼缇听后很是生气,第二天便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他虽穷,可也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考上了硕士,前途无量。他要走,他要证明他也是有傲气的,不能任由老爷子这么欺负,要是当了上门女婿,别人会怎么看他……

  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留下了,如老爷子所说,入赘景家,不久便办了婚礼,婚礼很隆重,Z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可却没几个是真正祝福他们的,看白楼缇就像看一个笑话。

  不久便有了他们的女儿,景鹿。

  在景鹿5岁的时候,景老爷子走了,她依稀记得,那天清晨的曙光很亮很亮。

  景灵也在两年后走了,景鹿那时还小,整个景家便落入了白楼缇手上,两年后,他带回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和他差大约十岁,保养得又好,看着倒只有20左右,家里的下人都以为是远方的亲戚,景鹿便也这样认为了。

  直到后来她怀孕了,白楼缇不顾景鹿的反对娶了她,没有举办婚礼,领了结婚证,什么都依着她,景鹿和父亲之间的隔阂应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景鹿微皱着眉头看着男子,“你是谁,我们以前认识吗?”

  “你不是替我说了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呢!”不屑轻蔑的语气。

  真是既冷漠又可恶的人。

  “至于我的名字……”他停滞了下,大步走近。

  “你没有资格知道!”他毫不温柔的捏住她的下巴,修长而冰冷的手指缓缓用力,似乎想要将她的下巴捏碎才肯罢休。

  “放,开我!”景鹿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并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只一双眼睛死盯着他。

  男子闻言并没有放开,似乎没看到她因吃痛而紧皱的眉头,“私自转移公共资产,一个亿,对现在的景氏也是一比不小的数目呢,他们会怎么对你呢,真让人期待。”

  “我…我没有……”

  “是吗?呵”

  男子听后没有过大的反应,收回手,身后的中年男子拿出一张丝绸制面的黑色手帕递给他,男子接过,用力的擦拭双手,随后才满意,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那张手帕被他随手一扔,融入黑色的地板。

  身后的众人没有再去关注那手帕,只有景鹿一直盯着地上的手帕发呆,那是RO的经典款,名深海,全球限量,据说一张十万,每一张都是设计师亲自缝纫而成,手工精致得找不出线头在哪,景鹿也曾让助理去帮忙买些做材料借鉴,景家正在向服装这块发展,而RO是数一数二的品牌,她想从中找灵感,最后却没抢到,据说被一个巨商一次性买走了所有深海。

  男子自然也看到了景鹿盯着地上的手帕发呆,并没有理睬,不紧不慢的说:“有没有兴趣打个赌!”

  她从磁性张扬的声音中抬起头,看着他,“赌什么?”

  “就赌你这个案件如何!”没等景鹿回答,他拍了拍手,中年男子立刻弯腰上前,拿出一份文件,男子朝他轻点头,紧接着他拿着文件走近,把文件交给了她。

  景鹿顶着问号打开了文件夹,从刚开始的疑问,到明了,再到愤怒,再到释然仅仅几分钟。

  关上文件,她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千番滋味,“赌就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