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证人怎么会是你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22,582

  “我……”

  景鹿万万没想到对方把她调查得一清二楚,连她外公的遗嘱条款都弄得明明白白,一时间,她不知如何为自己反驳。

  “被告还有疑问吗?”

  景鹿努力的安抚下那颗躁动的心,仔细想了想,许久才不急不缓的出声:

  “我有疑问,凭什么认定,是我转走的那一亿,除了因那笔钱出现在我的银行卡上,还有其他证据吗?

  银行卡号不是秘密,别人知道也是情有可原,怎么就认定是我,是我自己转移的那笔钱呢?

  事情发生的几天我都是公司、家里两头跑,根本没有去过其他地方,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利用职务转走了那笔钱。”

  宫思思等人闻言脸色一喜,心里松了口气。

  还没等众人好好喘口气,原告律师紧接着举手发言:“法官大人,针对被告提出的问题,我可以理解,我有证据也有人证,我申请让人证出场。”

  法官瞄了眼最角落位置,“准!”

  随着那一声敲下,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屏息等着那所谓的人证出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带着疑惑四处寻找证人。

  座下,一个穿着长裤长袖运动装,戴着黑色鸭舌帽的人,毅然起身,垂着头,一步一步的朝原告席走去。

  因戴着帽子,低着头,遮住了大半个脸,所以看不清相貌,也分不清此人是男是女,众人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猜想判断。

  他平缓的迈着步子,不急不燥,像是在故意消磨众人的好奇心和耐心。

  直到走到原告律师身边,他才缓缓的抬起头,朝景鹿扯出一抹笑,笑容并不友好,充满了讽刺,轻蔑,不屑。

  景鹿从看清他的第一眼起,惊讶就不亚于刚刚在楚明月身上发生的一切,眼睛里保留的那一点星光也随着此人的出现而熄灭。

  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大喊道:“白零!!!”

  要说刚开始,她还有一份自信与骄傲,如今在接二连三的变故下,那份自信已在慢慢的瓦解。她捏紧了紧拳头,心里隐现出不安。

  白零很满意景鹿的反应,笑得更加张扬,“哈哈哈,我的好老板,没想到会是我吧!”

  “你……你怎么……”景鹿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手揉了揉双眼。那人怎么能是白零呢,白零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了,而她自认是从没有亏待过她,可她怎么,怎么能背叛她呢?

  “很惊讶?痛苦?还是……很后悔?”白零不依不饶的逼迫景鹿。

  “那……那我们这些年算什么?”景鹿哽咽的出声,死死的盯着白零的眼睛。

  白零同样看着景鹿的眼睛,见那双眼睛,在这样的处境下,仍旧灵动迷人,她面色猛地一收,随即变得狰狞,大声的冲景鹿喊道:“什么都不算,什么都不是,全都是假的!”

  一开始,她是怀着一颗赤城之心跟在景鹿身边,直到后来,她意识到,她不过是景鹿的陪衬罢了。

  每次,当她们两人同时出现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会优先朝着景鹿,凭什么?就连她喜欢的学长,也向景鹿告白了,她恨,要是没有了景鹿,她就是闪光点,众人最先看到的就是她,学长也会喜欢上她。

  见双方情绪有点不稳定,法官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肃静!肃静!证人现在开始证明。”

  白零十分得意的瞟了景鹿一眼,随后说:“

  我是被告工作上的私人助理,那天,下班很早,她故意支开我,我感到好奇,就一路跟着她,看到她走进一间银行,许久,才走出银行,脸上还洋溢着喜悦。”

  没等景鹿出声,她接着说:“那天刚好碰上一个棘手的项目,对方一直在抬价,公司给我们的报价已经低于了对方的抬价,你说她为什么走进银行前脸上还忧心忡忡,出来的时候就是笑意洋溢呢?我的发言完毕!”

  话音刚落,从席下传来一个声音,怒斥着白零:“白零,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白眼狼……”

  还没说完,就被法官的声音打断:“公堂之上,肃静,你这样成何体统,出去,出去。”

  身旁的保安人员闻言,立刻朝宫思思靠近。

  宫正凛见此,忙出声阻止:“法官大人,我保证,接下来一定安静,不会发出丁点声音。”

  宫正凛不是怕宫思思被带出去,现场记者太多,她是怕记者拿这些破事做文章,丟宫家的脸。

  法官是知道宫家的,给了宫正凛几分薄面,点了点头,示意安保人员下去。

  宫思思坐回自己的位置,对着宫正凛愤愤不平:“哥,你怕这个狗官干嘛,我过几天就摘了他的官帽!”

  宫正凛摇了摇头,怒斥:“闭嘴,你没看出法官是原告那方的人吗?糊涂,给我安静点,好好待着。”

  “可是……鹿……”

  “没有可是,你以为我不想救她吗,她也是我妹妹,只是现在时机未到,你这样做,不仅救不了她,还会害宫家一起丢脸。”指了指四周的摄像机和记者,接着道:

  “现在看来,原告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就是不知道,鹿是怎么招惹到对方的……”

  宫思思经宫正凛这么一提醒,仔细的回想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发现法官每次所说的话都是偏向原告那方的,这……

  “被告还有什么说的?”

  “我没有……她在撒谎,她说的那天具体是指哪一天?是哪所银行,我们可以调监控核实。”

  没等法官说话,原告律师便发言:“不好意思,景小姐,恐怕不行,我证人所描述的那家银行,因内部人员的疏漏,未曾仔细检查,导致这十天都没有监控记录,银行是昨天才发现监控已经坏掉,所以没办法核实。”

  “故意的,这绝对是故意的!”宫思思大声的替景鹿鸣不平。

  原告律师没有理会宫思思所言,依旧陈述着资料上所写内容:

  “不过,那条街道的录像倒是完好无损,就是恐怕,那录像,景小姐不想看。”

  “被告人景鹿可还有问题?”

  景鹿不语,片刻后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隐隐还能看见眼角的晶莹,吓坏了宫思思。

  “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宫正凛也一副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景鹿没有听到宫思思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宫正凛的担忧。好一会儿,她收起笑脸,冷眼看着白零,带着些许讽刺的话语一字一句传出:“白零,算我看走了眼,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那天非要我陪你去银行。”

  那天,白零说她想去银行办理个业务,正好景鹿苦恼于一个项目,没有进展。白零提议,让景鹿出去散散心,放空思路。

  正好可以陪她一起去银行,景鹿本是不想去,奈何白零一直恳请。

  景鹿将她当朋友,朋友的请求怎么能拒绝呢,便同她一起去了。

  半路上白零突然扭到了脚,疼得直叫,她想扶着她走,却被她拒绝了。

  白零的意思是,让她先去,顺便帮她拿到柜台号,她在后面跟着。

  景鹿本是不放心,奈何白零一直劝说,说银行办理业务的人很多,先去就能节约不少时间。

  景鹿想了想,觉得是有道理,便先她而去,就在银行旁的小柜台拿了号码,随后便站在门口等着白零。

  白零比她料想的要快很多,向景鹿道了几声谢,接着进去办理了业务,却也只是几分钟的事,景鹿有些惊讶她的速度,记得当时问了句:怎么这么快?

  当时白零就应付着,说只是小事情,景鹿没有多想,毕竟是私事,便不再追问。

  偏偏是银行的监控坏了,街角的监控却完好无损,真是可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