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那人势力太大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180

  景鹿被发现得早,被送到最近的诊所,及时的抢救回来,但她一直处于昏迷中,医生说,她的潜在意识不想清醒……

  虞山山脚下,一戴棒球帽,穿运动衫的男子已来回蹒跚踱步了半个小时,却未见他停,像是在以此,安抚内心的不安……

  “少爷!楚公子在山脚下已等了近半个小时。”

  餐桌上,正用刀叉好美食往嘴里送的傅瑾离微微一愣,没有看说话的人,“带他上来!”

  随后继续品味着餐桌上的美味。

  “是!”

  十分钟后,一辆山地摩托稳稳的停在山顶的别墅门口,楚明月从后座走下,拉了拉帽沿,扬起头打量起眼前的别墅,眼中有着毫不演绎的惊讶。

  他原本以为在这样偏僻的地形上,修建的房屋一定非常简陋,如今一看,倒是大有不同。

  整个别墅外围是复古的园林风,种植了大量的珍贵植物,最为独特的是中央的喷水池,四周采用的是镜面装置,阳光下,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的斑斓彩光。

  带路的人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了看,见他停滞在原地,咳了两声,接着不再看他,朝里走去。

  楚明月略有些尴尬的挠了下头,他堂堂楚家大少爷,什么世面没见过,被一个下人用看乡巴佬的眼神看着,这真的是太……

  努力抑制住旭旭上升的怒火,加快速度跟上。

  推开餐厅那扇沉甸甸的大门,眼前展开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半悬着巨大辉煌的水晶吊灯。乳白色的大理石光滑如镜,华美的欧式桌椅漆成纯白色,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

  诺大的餐桌上,只坐了一人,此时,那人正品尝着眼前的美食,完全没有被突然闯入的楚明月所影响,仍旧泰然自若,宛若无人。

  “楚公子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李伯,送客!”

  说完抬起头,用餐布轻擦了嘴角,将餐盘推到一旁,视线自始自终没有落在楚明月身上,却让他感到无地自容。

  下人见此立即上前,将餐盘餐具撤下,并收拾干净。

  楚明月回过神,急迫的开口:“等……等一下,我有事,九爷,我都按您说的做了,您能不能就此收手,放过楚家……”

  “我既然说过,就一定会算数。”

  “谢九爷……”他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随后似想到了什么,嘴张了张又合上,犹犹豫豫纠结了许久,终还是开了口:“九爷,冒昧的问一句,您和景鹿到底有什么恩怨……”

  景鹿两个字一出口,傅瑾离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楚明月吓得心“砰!砰!”的跳。

  “要救楚家,还是要救景鹿?嗯?”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小心祸从口入。”

  楚明月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楚家,不敢多做逗留,匆忙的向傅瑾离告辞下山。

  李伯见傅瑾离看着楚明月离开的方向,久久未动,开口:“少爷,您怎么了?”

  傅瑾离回过神,道了声没事,恢复到往常的清冷,“景鹿怎么样了?”

  “处于昏迷中,现在在最近的诊所救治。”

  “嗯?”傅瑾离微皱了皱眉头,疑惑不解,“昏迷?怎么会昏迷?”

  “具体的还不清楚,这个消息,是今儿早城西的人传来的!”

  “等一下,城西?男子监狱?”

  “嗯……少爷不是说……要毁了她吗……”

  “……”傅瑾离立即明了,不再说话。他是有说过要毁了她,毁掉她的所有骄傲,但不想用那种方法。

  “将她带回来,处理完楚家的事回黎都。”

  “好的!少爷!”

  另一边,楚明月刚走出虞山地界,就开口大骂傅瑾离。他楚明月也算是Z市一霸,圈里人见他多少要给几分薄面,偏偏在傅瑾离这儿碰了疙瘩,违背了自己的“江湖”道义,让他很是憋屈。

  找出来时停放的跑车,不再作任何停留,发动引擎,哄起油门,朝楚家驶去。

  到了楚家,他刚停好车,走出车库,还没来得及喘气,就被急匆匆跑来的佣人打断,“少,少爷,您可回来了,宫家少爷在里面等您半天了,宫少爷说,是您约他来的。”

  楚明月脚下动作略微一顿,才想起来有这么个事儿,“坏了!坏了!瞧我这记性。”

  话落朝着客厅飞奔去……

  “正凛!”

  宫正凛闻声看去,“楚明月,你可让我好等啊!哼!”

  叫他赴约的是他楚明月,放他鸽子的还是他楚明月。

  他们约好,上午十点时分在明珠宝楼见面,宫正凛本想着,给楚明月个下马威,让他多等片刻,故意迟到了个把小时。

  他楚明月倒好,他迟到一个小时,又足足等了一个小时,还是不见楚明月的人影,一气之下,他直接跑到楚宅等他。

  楚明月没有反驳,微垂下眼,走到宫正凛身边坐下,“你们先下去吧!”

  “是!少爷!”

  客厅的下人陆续的退出,只剩下他们二人。

  “正凛!我不是故意的,今天太忙,我倒忘了这事儿了。”

  宫正凛别开眼,不看他。

  “我知道你因为景鹿的事恨我,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呀,你要是我的话,也会这样选择的。”

  景鹿这个案件破绽百出,对他来说,确实是小意思,可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那天他刚整理完景鹿法庭上所需的所有资料,就被父母叫到楼下接待客人。

  他也很是疑惑,从没有哪个客人,点名道姓的让他亲自接待。父母也都知道他讨厌应付商业往来,往常都不会叫他,而今是怎么回事?

  下楼后看到的一幕让他更是一惊,父母叔伯几人皆站着,而几人对面,一男人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品着茶。

  后听那男人的手下所言,才知那人手里捏着楚家的把柄,他一个不高兴,就能治楚家于水火之中,灭了楚家也是不在话下。

  随后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竟是要他背叛景鹿……

  为了楚家,他不得不那么做呀!

  “正凛,我叫你来,是想给你一个忠告,那人势力太大了,我们斗不过的,放弃吧……”

  “你怕了?我可不怕!”

  说完起身就要走,被楚明月一把拉住,“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毁掉楚家,你不是他的对手!”

  “行了,我知道你的顾及,我不会把楚家牵扯进来的!”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楚明月,是不是这个意思重要吗?你就是个孬种,我看不起你!”

  不再看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