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桔梗花,致死不随的爱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657

  景鹿踩着砖白色的实木板继续向前奔跑着,两旁往后移动的树木越来越多……

  许久,她才发现其不对劲,停下脚步,回身看了看四周,她几乎是被树包围了。

  树干茁壮,直入云霄,每个角位的大树差不多一模一样,连分叉的位置都几乎相同。

  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不管了!”就算不知道,她也不能就此放弃这唯一的机会。

  她继续向前,直到全身疼痛难忍,她才停下,已经累得直喘粗气。

  “这下应该走远了吧!”

  仰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大树,

  “……”

  我,我特么回到了原地!

  害怕自己搞错方向,她刚一开始就用石头在树上划了记号,不就是眼前这棵吗!感情她刚刚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感到茫然,叹了口气。

  远处的一团紫色映入眼帘,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情不自禁的朝它走去……

  哇……

  好美!

  是一片花海,宽阔无比的土地,被这一种花独霸。

  美好的事物值得所有人喜欢,景鹿也不例外,她靠近,慢慢蹲下,手指轻轻的抚上花瓣,拉进与花的距离,“是桔梗呀……”

  桔梗花的花语是,致死不随的爱情……

  这代表的是,谁对谁致死不随的爱呢?

  微风似乎不想打扰这幅和谐的画面,悄悄拂过,不急不躁,桔梗花紫蓝色的花瓣分明,细腻如丝,带着清冽的微笑追赶着风,它是那样的美丽,淡雅不俗。

  如果不是景鹿那不雅的肿青脸,此刻一定是一副极美的画面。

  这个季节的桔梗花是很少的,而这里却有大片桔梗花林,背后肯定费了不少心思。

  “景鹿!”

  男人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景鹿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转过头想看清来人是谁?

  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手上突然出现的疼痛所打断,她条件反射的收回手,闷哼了声,低头见,白皙的手背上除了那些淤青,还多了一片红。

  目光扫向地面,凶器还在翻滚着,直到撞上她的鞋才停下,竟是一颗鹅卵石!

  她气愤的站起身,一双擦得程亮的皮鞋突然出现在她跟前,她抬起头,见傅瑾离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底一片阴霾,手里把玩着两颗漂亮的鹅卵石。

  傅瑾离会出现在这里她一点也不意外,证明她之前的猜侧全都正确。

  只是有一点,她想逃走此时却是无望了,只能另找机会。

  景鹿隐藏起自己的心绪,皱着眉头看着他手里把玩的鹅卵石,再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那颗,几乎是一模一样!

  嘴微张了张,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谁准你碰它的!”

  它自然指的是她身后的桔梗花。

  景鹿很是反感他说话的语气,总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感觉。更为他出手伤她的行为感到愤怒。

  感情这人觉得,随便伤人,一点错都没有,反而责怪起她,怪她在没有经他允许的情况下,碰了他的花?

  她承认她是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触摸了花瓣,但也只是触碰,仅此而已,没有对花照成一丝损害,他凭什么打她。

  错了就是错了,对的就是对的,她从不狡辩,此刻,她认定,她没错,错的是傅瑾离。

  李伯几人在这时赶到,从代步车上走下,没有上前,整齐的站立在不远处。

  景鹿只是随意瞄了眼那几人,没有理会,深吸了口气,缓和着心中的烦躁,保持语气平稳,“傅瑾离,给我道歉!”

  她,景鹿,生来尊贵,从出生开始,就被外公宠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伤了。

  家里有家里人宠着,学校有学校的人惯着,在外有众人捧着。

  就算是后来,外公与景灵走了,白楼缇也不敢动她,从来没有打过她,最多说她两句。

  哪有像遇见傅瑾离的这段时间这样,先遭人背叛,名声被毁,进男监狱被毒打,现又被他无缘无故的射伤。

  她再冷静沉着,此时也演绎不了心里的愤怒,小宇宙在这一刻爆发。

  若是平时,景鹿肯定会先静下心想一想,考虑好做这件事的后果,可现在,她被这几天的怨气与愤怒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竟说出让傅瑾离道歉的话。

  身后几人听完景鹿的话,顿时傻了眼,拉长了下巴,就连面瘫的初一都不自觉的往景鹿方向多看了两眼。

  初二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低声轻语,“乖乖,我没听错吧……这女人不仅长得磕碜,胆子更是大得惊人呀!”

  傅瑾离是谁,动动手指头,A国都要抖一抖的人,眼前这女人叫他道歉!

  一个字,服!

  傅瑾离闻言,手里把玩石头的动作一顿,仅仅几秒,接着继续转动,脸上似笑非笑,嘴角微勾,“你说什么?”

  “我说,你,给我道歉!”

  重复的一遍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替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的几位验证了其真实。

  傅瑾离锐利的双瞳看着景鹿肿小的眼睛,似乎透过它看穿了她的内心。

  他的那双眼睛平静,黑且冷,犹如寒冬里的深潭,漆黑深邃,风骨刺人。

  “你,让我,给你道歉?”

  在强烈的压迫感下,景鹿别开了视线,没有再与他对视,视线转移到那片桔梗花海里,重点了头,没有退缩。

  傅瑾离笑得冷且狠,“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嗯?为什么动我的花?”

  “不就一朵花吗,干嘛这么小气。”景鹿小声的嘀咕着,她也只是轻轻的碰了下,并没有对花照成任何损失,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声音很小,除了靠她最近的傅瑾离,其他人都没听见,他眉尾微扬,“不就一朵花?”

  说着,在景鹿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朝她膝盖踹了脚。

  又快又狠!

  皮鞋尖端硬且实,与膝盖冲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对上景鹿不可置信的眼神,不紧不慢的开口:“你不就一个下人吗!”

  对他来说,那可不仅仅是一朵花……

  景鹿吃痛,闷哼了声,却没有出声,死咬着嘴唇,倔强的挺直了腰板。

  膝盖是人体的特殊部位之一,它既坚硬又脆弱,用它去攻击人,力量会极大,可当他被攻击时,却是会疼之入骨,那滋味,不亚于心绞疼痛。

  她紧盯着傅瑾离,依然不敢相信,这人怎么动不动就使用暴行,不会是有狂暴症吧。

  既生气又愤怒,恨不得还他踢上两脚解气。

  可膝盖的疼痛却提醒着她,不能那样做,眼前的这个男人,与她之前认识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

  他不是绅士,也不装做绅士,相反,他手段残忍,报复心极强,还有致命的一点,他会打女人,简直就是个精神变态。

  一环接着一环的经历,景鹿有些怕了,与生俱来的要强与现如今的恐惧争执着。

  “这花,可比你金贵多了!记住,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奴隶!”

  不屑轻蔑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他脸上眉间。

  “你……”她气得脸色涨红,无言以对,高肿的红脸蛋此刻竟有些滑稽。

  傅瑾离见她脸色难看,说不出话来,顿时愉悦了几分,不再看她。

  世界仿佛在这时静止了,多么祥和的景象呀。

  片刻,这副安宁的景象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啊!她……她……”

  众人朝着传出声音的方向望去,见初二张大嘴,指着一个方向,手指微微颤抖。

  只觉得是初二大惊小怪,好奇心驱使下,看了眼初二手指向的地方,待看清后,突然就不那么认为了,眼前那一幕,可不是小怪了。

  花海边,景鹿迅雷不及掩耳,纤细的手臂不知哪来的力气,疯狂的摘拔拉扯桔梗花,桔梗花有的被连根拔起,有的被横刀折断,她面前的小片花丛,丝毫没有了刚开始的美感。

  景鹿愤怒,把气几乎全撒在了那上面,你不是说,我碰了你的花吗,那我就碰给你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