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任务已经完成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22,294

  “当年你外公亲自立下的规定,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要是犯罪,你所持有的所有财产会被冻结。”

  “这……”景鹿挺得笔直的身体晃了晃,对面几人脸上那得意的笑,像是刀片朝她射来。

  她缓了缓,许久才出声:“外公确实有立这一规定,”

  几人的笑意更大,好似事情已得逞。

  景鹿冷眼扫过几人,咧嘴笑了笑,“可……你们却没有它的分配权!”

  指了指白楼缇几人“你没有,股东大会更没有!”

  “……”白楼缇及其身旁的几位,脸一下子黑了。

  当年,景老爷子死的时候,景鹿还小,他们原以为景鹿不会找到那份文件,没想到……

  这下好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景鹿不能得到,他们亦不可能。

  看着眼前几位,吃了shi一样的表情,景鹿大笑几声,随后走出会议室,白零紧跟在她身后。

  乘上专用电梯,此时,便只剩下景鹿和白零两人。

  白零眼珠转了转,随即看着景鹿,很单纯的问:“景总,白总说的是真的吗?您的财产真的被冻结了?”

  景鹿低头看了看她,见她眼神纯净,心里叹了口气,真是的,我怪她干嘛。(景鹿身高168,白零只有159)

  收起对她的怒气,应了声嗯。

  随即说服自己,压下因白零办公室发生的反常而产生的隔阂。

  白零跟着景鹿三年了,以前又与景鹿做过同学,所以景鹿对她多少有些情谊。

  电梯很快便到了一楼大厅,景鹿两人刚走出电梯,就听见大厅传来的嘈杂声,不同于以往的安静。

  景鹿眉头微皱,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距离越近,那声音越大,也越能听清。

  “小丽,你说这景总如今会怎么样?”

  那人脸色狠狠,接声,“能怎么样,肯定要进局子呗!景家大小姐又如何,还不是得接受法律的惩罚。”

  她说得大义凛然,自信满满。

  人总是不喜欢比自己美好的事物,景鹿在她们眼中就是如此,她们碌碌一生,都达不到景鹿的起点。

  对景鹿,有嫉妒,同时也有不少的怨气。

  那人听后接着说:“可,不是还有白总吗?他会不管自己女儿吗?”她说完偏头笑了笑,显然心里还是赞同小丽的话。

  “你傻不傻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景总和白总不合,这么好的机会,他会救她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人听后,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么明了的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自己说出来罢了。

  两人说得正起劲儿,自是没有注意到有人朝她们走近。

  那叫小丽的接待,感觉有束强烈的目光盯着她,侧头看去,脸上那抹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收敛,就这样挂在脸上,僵住了。

  “怎么了?”

  另一个见她久久没有出声,侧头看她,见她神色僵硬,朝她看的方向望去,

  “景,景总……”

  她的心一下子“怦怦”地猛跳起来,额上渗出了冷汗。

  “还叫什么景总,你们刚刚不是都说了吗,说我已经下台了?”

  景鹿抱手冷视着眼前两人,似笑非笑。

  小丽这才收起脸上僵硬的笑,慌忙的解释:“景,景总,是,是我们不对,可我们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呀,整个公司都在传……”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对啊,不止是我们,整个公司都知道……”

  两人说完都垂下头,不敢看景鹿的眼睛。

  白零和景鹿是一前一后走进的,她们刚刚议论的话语,她自也是听到了,看了看眼前两人,又看了看景鹿,没有出声。

  “怕是要让两位失望了呢,只要我景鹿还在一天,景氏就依然是我的,倒是两位……呵,怕是景氏留不下两尊大佛!”

  虽然全公司都知道,可……没有一个人敢公开议论,这两人倒真是大胆。

  “白零,下次我走进景氏大厅,希望看见的是,两位彬彬有礼的接待!”说完不再看那两人,径直朝外面走去。

  “是……”白零没有跟上,站在原地。

  待看不见景鹿身影后,脸色突变,没有了那份纯真无害,多了恶狠,仰着头看着眼前两人。

  “白零姐,我们……”两人此刻才是真的感到害怕了,虽然前台接待,看着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景氏给的工资比其他的大部分都要高,她们两人没有很高的学历,念着是白零老乡的关系,两人才能进来。

  白零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不紧不慢的抽出一根,点上火,纤细的手指优雅的送入口中,深吸了口,“还叫什么姐啊,收拾东西,走人吧!”

  “……”她们以为景鹿如今大势已去,白零会看在她们以往的情分上,给她们一条路,可……

  白零从口中抽出那根还冒着烟气的香烟,随即插进小丽嘴中,小丽不小心吸了一口,立即呛得眼泪直流。

  可她却不敢扔,她们俩都是靠着白零进来的,很明显,白零现在心情不好,她要是扔了,就是打她的脸,她们在外面找工作就更难了。

  直到白零走后,她才得以喘息。

  白零走出景氏大楼的时候,路上已经没了景鹿的身影。

  “该死!”

  她咬紧嘴唇,气得够呛,脱下标志的西装外套,用力的往地上甩去。

  那两人是她带进公司的,只是个小岗位,景鹿便没在意,可景鹿心里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那两人是她的人,这下好了,今天发生的两件事,景鹿肯定会怀疑她。

  随即一想,她的任务已经完成,撕破脸倒也没什么。

  想着想着,那些不悦通通不见,转而哼着小调离开了。

  景鹿没有打车,沿着江边的路一直走,微风浮浮朝她吹去,像是在安抚她烦躁的心。

  本来打车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她硬生生的走了四十几分钟,才到达小区。

  门口的保卫一如既往的朝她打招呼,她回一微笑后便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门刚打开,眼前的一幕,让她停下了脚步,眼中有毫不演绎的惊讶。

  复古风的沙发上,男人懒散地坐着,翘着二郎腿,一张报纸遮住了大半个脸。男人身体修长,褐色的西装完美的勾芡出他手臂的线条。

  而沙发一旁,中年男子站得笔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睛许久才眨一下。

  紧接着,男子将报纸拿下,放到一旁,“景小姐,可是让我好等啊!”

  一句玩笑话,出自他口却是冷漠至极。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景鹿有些愤怒,眼前这男人,不正是和她有着赌约的那个陌生男人吗?

  李伯见景鹿一直瞪着傅瑾离,不紧不慢的开口:“景小姐,这不关少爷的事,这门,是老奴打开的。老奴也想给小姐提个醒,女孩子一个人住在外面,还是用好点的门锁比较好。”

  “……”感情还是她门的错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