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真是律师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22,368

  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正好打断了景鹿所想。

  她朝着声音望去,刚好撞进对方的笑眸里,就是对面那一直没有出声的男子。

  见景鹿的目光成功的被吸引,他笑了笑,开口:“不好意思,没憋住,我只是被佳人全神贯注思考的画面美到了。”

  “……”

  这么假的借口,现场的三人,没一个会信,却也没有人拆穿,都知道,他是在提醒景鹿,该放下脑中所想,动筷了。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姓楚,名明月。”说完咧嘴笑了笑,嘴边的梨窝随之展开,一对细长的眼睛,如月牙般,璀璨夺目,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景鹿成功的被他逗笑,这么一个高大俊逸的男子,却有着如此女性化的名字。

  “得儿,终于把你逗笑了,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景鹿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话,很是好奇的问:“你真叫楚明月?”

  男子耸了耸肩,很是无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家那老头最喜欢这首诗,喜欢喝酒,也喜欢明月,楚明月,本来是准备给女孩的名字,没想到我是个男孩,偏他还固执的不改了,就叫楚明月。”

  宫思思见景鹿脸色好多了,背着她对楚明月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随后对景鹿说:“鹿,你就别担心了,不就是一个官司嘛,还瞒着我们,多大点事。”

  景鹿一点也不惊讶宫思思会知道,毕竟关于她偷挪公司财产的事,已经传得整个上流圈都知道了,要不是她压下来,怕是网络上也会掀起一阵风暴。

  而她所担心的,不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官司,是那个叫傅瑾离的男人,她总觉得那个男人对她充满敌意,可他们之前从未见过面。

  “我……不想让你担心。”

  “那你一个人憋着就好了?是不是朋友了?”

  “好了好了,别担心了,律师我们已经找到了。”

  景鹿眼睛一亮,不可置信的看着宫思思。

  全市的律师都被傅瑾离打过招呼,不敢接她的单,她们怎么找到的?

  宫思思知道景鹿的疑问,指了指对面的楚明月。

  楚明月骄傲的微扬了扬下巴。

  “你那是什么眼神哦,我,我真是律师。”

  被景鹿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反倒有些不习惯。

  景鹿收回视线,并没有相信,毕竟眼前这人和她心中律师的形象相差太远了。

  宫正凛紧接着说的话才让景鹿完全相信,“楚明月,楚家第十代唯一继承人,同时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律师。”

  话音刚落,楚明月就炸毛了:“宫正凛,你说清楚,什么叫小有名气,是很有名好吧,在这个圈子里,我可是混得响当当的,哼。”

  宫正凛不紧不慢的回:“不是第一,都是小有名气。”

  楚明月“……”宫正凛,我真是要谢谢你呀,谢谢你提醒我,谢谢你全家。

  他只在一旁小声的自语,三人都没有听清。

  “楚霸王,你在小声嘀咕什么?”

  “思美人,你哥总是拆我台,我……”我委屈……

  景鹿没有说话,看着三人打闹,开心的笑了,脸上的阴霾随之消失不见。

  “鹿,他是我哥在外国留学时认识的,全班只有他们两个A国人,就很聊得来,没想到竟都是Z市的,便成了好基友。”

  “思美人,这你就说错了,什么好基友,我是因为知道他有你这么好看的妹妹才接近他的。”

  “不过……你们也忒不仗义了,认识你们这么多年了,这么漂亮的朋友,现在才介绍给我!”说完还看了看景鹿。

  景鹿瞪了他一眼,他收回目光,装吓坏了的样子,“算了算了,美是美,就是带刺,唉,可惜了。”

  三人同时朝他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宫思思挑衅的笑道:“就你?还想打鹿的主意,做梦吧”

  “我,我也不差啊……”

  他楚明月,Z市上流圈谁人不知,除了眼前这位不问世事的景大小姐。

  景鹿每天忙于学习和工作,哪有那么多闲情去关注上流圈所发生的事。

  楚明月置身于花花世界里,却长了一张帅气无害的脸,很是讨姑娘欢心,人从花丛过,片叶不沾身。他认为女人都太物质太势力了,不适合长久陪伴在身边。

  而他也有了一句口头名言:世上女人千千万,不行我就天天换。

  “说正事,楚霸王,鹿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你不可能连这种小案件都搞不定吧!”

  楚明月比了个ok的手势,“记得把资料发到我邮箱里,开庭时间是后天是吧?”

  景鹿轻点了头

  “唉,看来明天不得去花巷玩了……”

  三人不再理会他的不正经,低头吃菜。

  大约半个小时后,四人在明珠宝楼门口告别,景鹿开着她的白色跑车朝景宅驶去……

  门口的警卫认出是她的车,很快放行,景鹿将车开进车库里,随后向主楼走去。

  大厅正在打扫卫生的张婶看见她,立刻停下手中动作,“小姐,您可回来了!”您都有半个月没回家了。

  景鹿眼睛盯着她手中的抹布,不悦的皱起眉头,“张婶,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这些事叫其他下人做就行了,你怎么……”

  张婶故意闪躲,避开景鹿的目光,“没事,老奴身子骨还硬朗,这些小事交给那些年轻的下人我不放心。”

  景鹿见此也不好说什么,点头应了声,便上楼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

  她是很少回景宅的,因为公司的事太多了,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很晚。

  为此,她在离公司较近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很多时间都住那个套间里,偶尔回景宅住一天,因为不放心把景宅交在白楼缇三人手里。

  景鹿走到床边,轻趴下,从床底下的空格里拖出一个小木箱,拿出钥匙将锁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份文件,就是她外公去世时立下的遗嘱,她抱着它看了很久才再次将它放进箱子里,放回原处。

  景宅是值得她眷恋回味的,因为,这里是他外公的家,一草一木都是他老人家亲自打拼下来的,这里有她和她母亲的全部记忆……

  景鹿在房间里一直待到晚餐时间,张婶敲门叫她吃饭,她才走下楼。

  老远就看见了餐桌上的三人,她没有理会,走近后也没有打招呼,自顾自的坐下了。

  她很反感王雨馨明明很讨厌她,可在白楼缇面前,故装出一副慈母的样子。

  就因为王雨馨善于伪装,从小到大,家里一出什么事,白楼缇事先责怪的都是她,没有怀疑王雨馨分毫。

  一顿饭吃得很闷,除了王雨馨的几声问暖,就没有了后话。

  接下来的一整天都很平静,景鹿自从将文件发给楚明月后便无所事做,难得的清闲起来,一直待在老宅里,没有出门。

  很快就到了开庭的那天,景鹿起得很早,早早的出门,第一个到达法庭。

  随后宫思思,宫正凛还有楚明月也到了,四人见面互相打了招呼,宫思思还不停的安慰景鹿。

  几人打闹,倒是没人注意到,身旁楚明月那异常的脸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