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姓傅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12,189

  张扬没有说话,一时间,他竟不知怎样反驳。

  想了想,回答:“景小姐,求您饶了我吧,我这儿仅仅是个小律师所,做不好一个月还有可能亏本,那样的人物,我们实在是得罪不起呀,当然,您我们也是不敢冒犯,事先,我们不知道是您要请律师呀。”

  他们怎么会想到一个集团的大小姐亲自来律师所请律师为她打官司呢?

  景鹿嘴角依旧轻勾着那抹冷笑,

  “所以……现在两者中,你是选了那边,对吗!”

  张扬低着头,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景鹿闭了双眼,许久才出声,

  “我只想知道一点,对方是谁?”

  张律师犹犹豫豫纠结了半天,“唉,我也想知道呀,可我是真不知道,只知那人来头很大,出手大笔,一扔就是几百万,我们配合的话,钱就是我们的,要是不配合,那后果……唉……”

  他叹了口气,随后似想到什么,“哦……我倒是想起来,听见有人叫了声,傅~,不太清楚,那人应是离电话很远的。”

  话语一落,四周便安静得可怕,只见景鹿的脸色苍白,眼瞳收了收,好似听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张律师看着景鹿,感到奇怪,从没听说有个傅家,怎么景氏集团的大小姐听到后,会是这样的反应?

  傅家,寻常人家自是没听说过,但拥有百年历史的景家却是知道。景鹿小时候便从外公口中了解到一二,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家族,傅家,要真是它,景家和他一博就如同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景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张律师所的,她一直沉浸在他刚刚的话里,脸色黯沉。

  虽然不确定,警察局里那个陌生的男子和张律师口中的大人物,是不是傅家人,可她心里一直有着不好的预感,让她很不安。

  费力的抬起手,打了辆出租车到景氏集团。

  前台的两位小姐看见她,忙叫了声景总,眼中除了该有的尊敬,还多了几分惊讶。

  景总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

  然而这时候的景鹿却没有注意到她们的不同寻常,没有做任何回应,径直的走进高层人员才能使用的专用电梯,坐上五十二层。

  推开她私人办公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她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走错了。

  属于她的竹椅上,一个女子卧躺着,二郎腿翘得老高,此刻她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惬意极了。

  那张竹椅上有着各种穴位的按摩具,平时她工作累了,就会在上面躺会儿。

  而正躺在竹椅上的女子,不正是她的私人秘书白零吗。

  那女子没有想到,门会在没有经她允许的情况下突然打开,看清门口那人后,更是吓得直接从竹椅上弹起,“景……景总”

  她略微窘迫的垂下头,很是难堪。

  她是景鹿的私人助理,平时只需做景鹿吩咐的事,景鹿不在的这几天,她自是清闲了起来。

  景鹿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只是那双眼格外冷漠,看着她,“我父亲他们呢?”

  “白总他们正在会议室开会,景总,您不在的时候,还发生了件事……”她说完看了看景鹿的脸色

  “说!”

  “您上次说的,海山那块地的项目被白总停了……”

  “……”

  她一心想着,怎样把景氏带上曾经的巅峰,而他父亲,不知是怎么想的,很多时候都往相反的方向做。

  有次,他父亲那一党的股东都同意了她的方案,可她父亲却是反对,导致公司吃了大亏,她都开始怀疑白楼缇是不是真的硕士。

  景鹿转身走出办公室,白零见此,忙跟上,同时还大声的喊:“景总,景总,您去哪啊?等等我。”

  因她平时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此刻大声的说话,景鹿便没有在意。

  而离她办公室不远的会议室门口的一人听到后,推开门,“白总,小姐来了。”

  白楼缇随意挥了挥手,那名男子又径直走向自己的岗位。

  白楼缇侧头看了看身边的股东,面带微笑,“麻烦各位老伙计了。”

  身旁的几位客套了声便不再说话。

  门口传来他们期待已久的声音:“白总,景总来了!”

  “进!”

  随后,门打开了,那美丽得过分的女子走进,扫了一眼会议桌上众人,“父亲,几位开会怎么不叫我,不叫另外几位董事呢?”

  眼前这几位全是白楼缇那一边的,其他站中立和站景鹿一边的董事,却没有一个出席。

  白楼缇还未说话,身旁的一人已抢先,“景鹿,你还好意思说,私自转走公司一个亿,你明知公司投入了几个大项目,资金周转不开,你这是何为!”

  没有称她景总,亦没有叫她景大小姐,一字一句没有一丝尊敬,都在述控她的罪行。

  景鹿双手插进裤兜,偏头,笑得冷漠,“刘老,当年,你只不过是东街巷子里卖早点的贩子罢了,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起我来了!”

  会议室在一瞬间安静,只剩众人的呼吸声,

  “你……你……”刘老半天只说出个你字。

  “放肆,景鹿,刘老是长辈,更是救过你外公的命,你外公是这么教你对救命恩人的?”

  景鹿闻声看去,笑容放大,“呵,我当是谁,原来是父亲大人,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现在还在提,不觉得好笑吗。”

  要是没有报答他,他会有今天?景鹿心里冷笑。

  “父亲大人怕是忘了,我外公在我五岁的时候就走了,自然是您教我的了!”

  几人听后皆没再说话,白楼缇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许久,道:“你可知你这次是要坐牢的!”

  见景鹿脸色微变,白楼缇心里竟升起一分得意。

  “那不是我做的。”

  “是不是你做的,不是你说了算,那笔帐出现在你的私人银行卡上,你怎么解释。”

  景鹿深吸一口气,收起对白楼缇的偏见,直盯着他,一字一句的回应:“父亲,我可是您的女儿,景家的继承人。”

  “……景家还有航儿,我……会争取帮你减刑的。”

  白楼缇冰冷的脸,终还是出现了裂缝,多了分不舍,疼惜。

  “呵,呵呵,景逸航,原来如此,你以为姓景就是景氏的继承人了吗?别忘了,我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景鹿话说得极难听,一下子冲刷了白楼缇心里的那分心疼。

  “你还不知悔改,因为你犯了罪,你的股份会被收回,具体的由股东大会来决定。”

  “不,你们没有这个权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