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这是座城堡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324

  李伯在间客房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道:“因为景小姐还没有清醒过来,需要休息,所以我把她安置在了客房里。”

  李伯说完忧心忡忡的看着傅瑾离,生怕他生气。

  傅瑾离对景鹿的态度,他是看得很清楚的,傅瑾离不想让景鹿过得安逸,哪怕一点都不行。

  可他呢,从心底里,对景鹿有一丝愧疚和心疼,想给她一个能好好休息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景鹿是他的失误,才导致的进男监狱,又或许是因为,他也是为人父母吧。

  傅瑾离点了下头,没有过多的去纠结景鹿被放在客房的事,让李伯松了口气。

  开门走进,房间干净整洁,床上的人很安静……

  傅瑾离不紧不慢的走到床边,待看清景鹿脸后,鹰隼一般的眼,眯了眯,“怎么这么丑!”

  比上次见到的还要丑上几分!

  “……”

  李伯和初一(前文提到的面瘫脸)闻言大步上前,看清景鹿脸后也是吓了一跳。

  若非有那一头长发,怎么都看不出床上的是位女子。

  两边的脸颊高肿,青一块紫一块的,生生的把眼睛的位置挤了下去,整个脸盘子,估计大了一圈……

  “这……”李伯支支吾吾半天,不知怎么开口。床上那人确实是丑的面目全非,和之前所见的景鹿大有不同。

  傅瑾离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确定是她?”

  被傅瑾离这么一说,李伯也感到疑惑了,这个真的是景大小姐吗,上一次见面可不是这样的。

  “我去找初二核实!”初一说着,房间已没了他的身影。

  片刻,初一带着初二赶回,两人朝傅瑾离45度弯腰行礼,初二走上前,撇了眼床上的人,“少爷您放心,这是如假包换的景小姐。”

  傅瑾离极度嫌弃的看了眼景鹿,忙转过头,不想再看一眼,“即刻启程!”

  说完不再理会众人,转身走出了房间,李伯见状跟上。

  初二见傅瑾离走了,拍了拍初一的肩,“别说九爷不信,开始咱也不信啊,这也太磕碜了。”

  初一清冷的撇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话题不感兴趣,转身朝着傅瑾离的方向走去。

  初二见初一不搭理他,嘴里抱怨着,跟了上去,“哎,你也太无趣了吧,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总得支个声啊。”

  走在前方的初一闻言突然停住,回头,“闭嘴!”

  初二急忙刹住才没有撞上他,随后做了个给嘴上封条的手势,真的就不再多话……

  老远就看到了停在对面空草地上的直升机,越走近,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越明显。

  下人将行李袋放上直升机,紧接着用支架将景鹿抬了上去,平放在地上。

  别墅里的佣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儿,陆续走出,站在草地上恭送着傅瑾离,直升机缓缓上升,越飞越高,地上的人影越来越小,慢慢的不见踪影……

  纯白的床上,景鹿黑而浓密的睫毛动了动,终于清醒过来。

  她睁开眼,看清房间陌生的环境后,立刻皱眉坐起,随后警惕的将头伸进被子查看,见自己衣服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

  “嘶~”

  痛,浑身痛,像是散架了般,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有些发痒。

  她终是抑制不住,抬手去挠了挠脸,顿时脑袋空白了几秒。

  这……是她的脸吗?

  她忙一把拉开被子,就要起床,却因长时间未活动腿,跪到了地上。

  她在地上轻锤了锤腿,待双腿有些气力后,努力站起来,扶着墙壁走进了浴室。

  “啊!!!”

  镜子里的人是谁?

  是她吗?

  她再次向前靠近了几分,双手顺着盥洗台慢慢的摸索到镜子面前。

  将脸几乎贴到了镜子上,一双肿得细小的眼拼命睁得老大。

  回想起她在监狱里的遭遇,倒也理解了,却是不太愿意相信。

  她是被外面卧室响起的敲门声拉回现实的,她立刻浑身戒备起来,打起十二分精神,从盥洗间探出头打量起房间。

  见狭小的卧室里,一个佣人装扮的女人正收拾整理着凌乱的床单被套。

  景鹿就这样看着她,没有出声,直到不小心推倒了盥洗台边的洗漱用品,发出声响。

  女佣停下手中的事,抬起头四处张望,“小姐,是您醒了吗?”

  景鹿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索性走了出来。

  女佣见她,眼睛毫不闪躲的打量起她来,“刚刚是您发出的声音吗?”

  景鹿知道她说的是那一声大叫,没有回答,静静的看着她。

  这个佣人打扮的女人对她的态度有些奇怪,谈不上尊敬,但也没有对她不敬。

  “您换洗的两套衣物我已经放在床上了。”

  景鹿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衣服上醒目的两个蝴蝶结有些刺眼,仔细一看发现,衣服和女佣身上所穿的,款式几乎一模一样的,除了颜色和那两个丑陋的蝴蝶结。

  “……”

  如果说景鹿刚刚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便是一目了然了。

  苦着脸咬出三个字:“傅,瑾,离!”

  她与傅瑾离签订的那份合同,上面就有为奴一项。

  为此,女佣对她的态度,她也彻底明白了。

  女佣既觉得景鹿和她没差,又有一丝差别。

  两者的服饰款式一样,但可以明显的看出,沙发上那两套是粗布衫,而女佣所穿的那一身,不说名贵,但也是上等的。

  见景鹿脸色变了又变,佣人走近,拿手在她眼前摇了摇,“您没事吧?”

  景鹿想到那份伤脑筋的合同,一股子烦躁就涌上心头,抬手打掉了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手,在那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际,用力撞开那佣人,朝外面跑去。

  佣人被撞倒在地,疼得直叫了两声,待反应过来,立马追出去,“小姐,你不能出去!”

  景鹿哪会听她的,忍着疼痛,一路横冲直撞。中途遇到的佣人应是不认识她,没有一个阻拦,还纷纷退到一旁。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只知道她一直跑一直跑,成功的甩掉了那名女佣人,却还是没有走到出口。

  她路过了长长的走廊,终于到达了第一层,当她站在大厅的时候,整个大厅的奢华程度,让她吃了一惊。

  大厅一眼望不到边,挑高的大理石天花板上挂着繁华的水晶灯,发出冷冽的五彩亮光,四面的墙壁,在柔软的红色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阴影。

  她仅仅停顿了片刻,一顿感慨后,朝那厚重的半圆形大门继续跑去。

  踏出大门,迎面的第一口新鲜空气让她心情一下子愉悦起来,可那只是几秒,待看清自己身处何方后,她愣住了,脸上的微笑僵硬的挂着,一时间不知怎样形容此时内心复杂的情绪。

  这就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城堡啊!

  高大的塔白色圆形塔楼,狭小精致的水玻璃窗户,半圆形金色镶边的拱门,还有四周那几座低矮却格外好看的圆屋顶建筑……

  少了分现实中的真实喧嚣,多了童话中那梦幻的虚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