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单手开车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043

  待几人反应之际,景鹿已经毁了一片桔梗花。

  残缺的花枝,被她凌乱的扔在桔梗花海中,格外刺眼。

  傅瑾离上前,用力推开景鹿,冲击力太大,景鹿一头倒在了地上。

  他没有时间理会倒地后的景鹿,第一反应是跑去查看,花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办法存活。

  结果不太理想,断的断,死的死,那一小片花丛,俨然没有一株能救了……

  景鹿奋力坐起身,朝傅瑾离看去,看清他表情后,不免有些意外。

  心疼?怜惜?自责?

  这就稀奇了,雷打不动的傅瑾离竟然心疼起几珠花?

  心中的不平即刻竟有了一些缓和,她开始大笑嘲笑他。身后几人惊恐万分,看向景鹿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连平时爱捣乱的初二都紧闭上了嘴,四周安静极了,景鹿的笑声在此刻尤为突显。

  傅瑾离听见笑声,偏头,脸上的柔情全都不在,犀利的眼里闪着无法遏制的怒火,死盯着景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似一头被激怒的雄狮,随即朝景鹿大步走去。

  周围的佣人见此,身子弓得更低了,连头都不敢抬,生怕殃及自己,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

  景鹿见此,脸上的笑容俨然不在,内心极度不安,双手撑地,极力的往后挪步,想要逃离。

  她是第一次见傅瑾离如此恐怖的表情,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傅瑾离可没耐心跟她耗,大步逼近,一把抓起景鹿的后衣领,连拖带拉的将她带走。

  身高168的景鹿,在他高大的身影面前,显得娇小无比,竟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的动作太快,景鹿没有来得及反应躲避,就已经被他拖走了。

  没错,是拖,傅瑾离的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她的腿没能及收回,措不及防的被拖在地上,与地面摩擦了几下。

  她终是忍不住新伤旧伤的疼痛折磨,叫出了声。

  傅瑾离可没有因为她的出声而放缓动作,旁若未闻,继续往前大步走着,没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

  景鹿想制止他的脚步,却以失败告终,无奈只得尽量跟着他的动作走。

  可他走得实在太快,她不能及时跟上,脚还时不时的被地面刮蹭几下。

  “景小姐这下死定了……”初二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一脸担忧。

  当然不是担忧景鹿,是担心他们自己,傅瑾离一个心情不好,他们全部都得遭殃。

  李伯没有说话,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傅瑾离一把拉开代步车的车门,将景鹿扔到副座上,动作一气呵成,随即大步一跨,他人已经稳稳坐在驾驶位上了。(代步车是敞篷式的简单车辆)

  景鹿刚碰上座位就起身想逃,抬起手拉开车门,前脚才跨出,就被后背的一股力量给拉回了原地。

  她回头看了眼,见手腕不知何时被一只大手紧紧的禁锢着,加注在她手上的力道似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唔~疼!放手!”

  她疼得眼角溢出了泪珠,用另一只手疯狂的拍打那只大手,想让它放开她。

  傅瑾离的手被打得绯红,可就是没有松开,反而还加重了几分力道,疼得她眼泪直流,转而看他,面容仍是如初,没有一丝痛苦,仿佛被打的不是他。

  力都是相互的,见傅瑾离不为所动,自己的手心反而疼得厉害,景鹿无奈,只得停下动作。

  车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开出,景鹿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身子向前倾,“砰”的一声,额头撞上了车台,她疼得咬紧了牙关。

  侧头瞪着傅瑾离,双目发狠,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傅瑾离已经死了几万次了。

  傅瑾离不为所动,双眼直视着前方,单手掌握着方向旁,平稳却让人不安,每一个弯道看得景鹿都惊心动魄。

  “你神经病啊!放手!”

  “……”

  “我叫你松手没听见吗?”

  “……”

  “你是聋子吗,我叫你松手,很疼的!”

  “……”

  傅瑾离双肩高耸了下,成功的被景鹿转移了注意力,视线从前方拉回,一双犀利的眸子盯着身旁的女人,紧接着松开了她的手腕,景鹿面色一喜。忽然,面前的手错开她,一掌朝她的后脑勺劈下。

  “括噪!”

  他眼中仍有着难掩饰的怒火,加大车档,车速升到极致,接近疯狂……

  很快,一圈围墙出现在不远处,围墙将里封死,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只留下中间的一扇铁门。

  傅瑾离仍高速行驶着,不见转弯不见减速,朝着铁门开去,即将撞上。

  谁知道,车在距离铁门一米左右的地方稳稳停了下来。

  傅瑾离推开车门,长腿轻轻一跨便已到达地面,将西装外套脱下,一把扔进车里,用力的扯开衬衫的衣领,烦躁俨然还挂在脸上。

  随后走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看着车座上,那顶着肿红脸,还没清醒的女人,竟觉得有些好笑。

  她这样子真的像极了动画片里人物,脸肿得肉嘟嘟的。

  就在这时,脑中一女孩的画面转瞬即逝,接着景鹿拔花的画面又呈现在眼前。生生的打掉了傅瑾离心生的一丝怜悯,面容再次变得嗜血阴沉,无情的将女孩从车内一把拖出。

  将她丢在地上,紧接着朝不远处走去,不多时,他回来了,手里还拖着一条很长的水管。

  扫了眼地上仍没有转醒迹象的景鹿,没有一丝犹豫,扭开水龙头开关,冰冷的水不停的往景鹿身上淋去,从头到尾。

  “唔~唔唔~唔~”

  地上的人有了反应,她条件反射的拒绝水流,用手去阻挡它,全身的寒冷让她瞬间恢复神志,她急切的想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却因水流强大的冲击力,一直睁不开眼睛……

  忽然,那股水流停了,她慢慢的移开挡在眼前的手,细长浓密的睫毛煽动了几下,眼前的景象立刻明了,那一抹高大的身影立刻映入眼帘。

  男人穿着件黑衬衫,衣领随意敞开,露出深邃的锁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漠至极,作案工具被扔在空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