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小姐脾气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371

  坐在角落一直未动的男人听到矮个子男的话,毅然起身,挡在他前面的人见此,立即退到两旁,给他让出一条路。

  那男人,人未到影子先到。

  景鹿抬头望去,正好撞进一双凶神恶煞的眼睛里,他两臂粗壮无比,面孔发黑,没有一丝慈祥。

  “确实有几分姿色。”声音粗犷带着沙哑。

  身旁一个看了许久热闹的瘦高个起身,凑近男人,低声说:“老大,这人有点眼熟,有点像景氏集团的大小姐!”

  景鹿进入公司得早,很多事又是亲力亲为,代表景氏上过几次电视,参加过几个大型的活动,有少部分人认识倒也正常。

  “哦~千金大小姐!怎么到这儿来了?”

  “该不会是想体验牢房一日游吧!哈哈哈!”

  “哈哈哈!”

  几人相似笑了笑,“滋味一定不错!呵呵~”

  景鹿终于看清狱内的所有人,往后退了几步,清一色的男人,就她一个女子。她防备的看着面前将她围在圈中,不怀好意的狱友,“你们别乱来,否则,我就喊狱警了!”

  景鹿自知自己现在处境很危险,只能出言恐吓他们。

  四周的囚犯听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非但没有害怕,还相视大笑起来,那老大指着景鹿,“美女,你刚刚说什么?叫狱警?我没听错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说着又走近了几步,微弯下腰,粗犷的手轻轻扶上景鹿的肩,沿着她肩口衣物的缝合线一路划过。

  紧接着,前一秒还眉眼带笑,下一秒就阴霾密布,一巴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向景鹿,“喊呐!你倒是喊呐!大声的喊!还给老子这儿逞大小姐脾气!到了这儿,你以为你还是大小姐呢!”

  这一巴掌让景鹿措不及防,她没想到他会动手,情急之下,她双脚不停的后退才使得她没有摔倒在地。

  待她站稳脚跟后,她抬起还在微微颤抖的右手,小心翼翼的靠近那被打的半张脸,刚一触碰,就被那高高的肿起吓退。

  众人一片哄笑,没有人为景鹿感到惋惜,也没有人心疼她,因为他们都是恶人,没有那么多泛滥的同情心。

  “啪!”一个巴掌声清脆无比,四周的笑声毅然停息,这一巴掌落下,牢房中安静得可怕,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众人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有胆量有勇气还手,还击他们老大。

  这个女人,看着俨然是个软弱无力的娇女子,可那一巴掌却是给足了力气,体型健魄的男人脸上立刻浮起一片红,分外刺眼。

  老大率先反应过来,接近发狂,生平第一次被女人甩巴掌,红着双眼,怒吼道:“草~你个臭娘们儿,敢打老子,兄弟们,给我打!只要不打死就行,打残了再玩死她!草~”

  “是!”

  众人看见老大被打,皆是不爽,此时听到老大发话了,纷纷朝景鹿逼近。

  景鹿见状,大叫不好,撞开一人,拔腿就往狱门的方向跑,拼命的摇晃狱门上的铁栅栏,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嘴里还大声的求救:“来人啊!打人了!救命!救命啊!快来人啊!来人啊!”

  此时,正是狱警换班时间,有几分钟是没人看管的。而今日就更加不同,来接班的人是出了名的拖拉,已经迟到十分钟了,还是未见人影。

  因为没人在,所以无论景鹿怎么喊叫,都没有人回应。

  而众人却是不知……

  随着景鹿闹的动静越来越大,众人担心起来,害怕动静太大惊到狱警,不敢轻举妄动,都停在原地,没有上前。

  可几分钟过去了,任凭景鹿怎么呼叫,都没有人来,众人不惊疑惑起来。

  一个胖子如梦初醒,大喊道: “今天是小五值班!”

  众人一听,秒懂,随即没有了顾忌,大胆走上前。(小五就是那爱拖拉狱警的名字。)

  下一秒,景鹿被人拽着头发拉回角落,紧接着又打又踹,丝毫没有顾及她是女子。

  正值夏季,发放的狱服是短袖,不一会,景鹿白皙的手臂上便布满了淤青,还有几处破皮。

  “我……我有钱,只要你们放过我,你要多少我都给你们!”她狼狈的在地上求饶,希望他们能因此放过她。

  可惜,她的声音被拳打脚踢声埋没,没人听见。

  知这些人没有感情,她不再多说,抱紧膝盖,将头埋入,将自己蜷缩得更紧,企图这样保护自己。

  这场单虐不知持续了多久,反正对景鹿而言,那就是一个世纪。

  那囚犯老大是气消了,才停下手抬眼去看景鹿,却发现,无论怎样踢打她,她都没有反抗,没有声响。

  他示意小弟停下手里的动作,用脚踹了踹她,“喂!喂!”

  景鹿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那老大见此收回了脚,懒羊羊的说着:“怎么没反应?不会死了吧?没意思,这么不经打!”

  小弟们闻言仔细瞧了瞧地上的景鹿,见她确实没有动弹了,胆小的吓得忙往后退,被囚犯老大嗤笑一笔。

  一个小弟想在老大面前邀功,大胆的弯身,将景鹿侧躺着的身子翻正,将手指伸到景鹿的鼻下探了探,“好像真没反应了!”

  “啊?”几个胆子小的顿时吓坏了,紧抱着自己的头,往后缩了缩。

  “再探探,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囚犯老大表情倒是没怎么变化,大不了就是再背上一条命罢了,也没什么。

  那人再一次靠近,半晌才察觉到一股微弱的呼吸:“有,有,还有呼吸!人还活着!”

  见此,众人才松了口气,那个瘦高个男人想起之前老大说的话,大胆的问:“老大,那咋还玩这娘们儿吗?”

  他记得老大刚刚说过的:打残了再玩死她。

  囚犯老大扫了眼景鹿的脸,十分嫌弃的别开头,“这特么谁打人脸啊?肿成这副猪头样,谁特么下得去手啊!得得得!真是扫兴!”

  说完转头走了,几个平时趴着他势头的小跟班,见老大走了,也跟着离开了。

  有几个刚开始对景鹿起了色心的猥琐男,扫了扫地上的景鹿,无奈的别开脸,叹了口气,“真是的,把美女打成这副鬼样子,你们倒是下得去手啊!”

  一人闻言咧嘴大笑了声,调戏道:“脸虽然毁了,身材却是不错呢~”

  “算了!算了!”老大看上的东西,他们怎么敢碰。

  那人见此也不再多说,又扫了眼地上的景鹿,转身走了。

  不久,一个风尘仆仆,沿路系着皮带的狱警朝牢房小跑来。

  等他整理好皮带,再挂上手枪、对讲机,一脸严肃的开始了巡视工作。

  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景鹿,他指着她,问:“那谁,怎么回事?”

  “……”

  没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都假装忙着自己手中的活,小五无奈,打开门亲自走了进去,待看清景鹿的脸时,惊讶得大叫:“啊!怎……怎么是个女人!”还被打成这样?

  依旧没人回话,他用对讲机叫了另一位狱警过来,随后将景鹿带出了牢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