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还不如初一好看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32,029

  门口传来敲门声和小释的声音,景鹿整理好情绪,打开了门。

  下一秒,她人便整个呈现在小释面前,一直直视前方的她,没有错过小释眼中的一丝惊艳。

  她顺着小释的眼神扫了扫自己全身上下,没毛病啊,衣服丑,俗,差……

  至于那碍眼的蝴蝶结,自然被她拆掉了,太难看了。

  而小释却不这么想:眼前这个人身材真的超级好,一看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除了那张脸,其他简直接近完美,腰细腿长的。

  她也毫不吝啬的夸奖道:“你身材好好呀!”

  羡慕的目光直直扫在景鹿身上,就差贴上去了。

  “……”景鹿颇为无奈,这衣服能看出什么?

  其实这制服将曲线勾芡得很好,只是景鹿没注意罢了。

  不想继续讨论这个无聊的话题,于是乎她转移道:“你叫小释是吗?”

  那女佣有些意外景鹿记得她的名字,点了点头,应了声嗯。

  景鹿盯着她脸看了许久……

  单纯善良,应该可以……

  犹豫片刻,开了口,“你能借我你的手机吗?”

  小释听完这话,侧过头,警惕的盯着她。

  景鹿见状忙摆手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知道景氏集团和宫氏集团如今怎么样了!”

  不知道景氏现今是不是全落入了那三人手中,宫家的危机有没有解除?

  哪曾想小释不解的反问:“哪个景氏和宫氏?”

  景鹿睁大眼睛看着她,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不知道景氏和宫氏!

  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撒谎,无奈解释道:“A国Z市的两大世家。”

  小释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她是第一次知道,还有人不知道这两个大集团的。

  一股落败感涌上心头,她倾心经营集团这么多年,到头来竟无人听闻,这无疑是失败的。

  小释看景鹿落败的样子,有些惭愧,垂下头,小声的嘟囔:“而且……我也没有手机……”

  景鹿一直关注着小释的一举一动,小释说的话没有故意避开她,她自是听见了,“啊?你说……你没有手机,那你们平时都不跟家人联系的吗?”

  有些意外,不太相信,可看小释的样子又不像是在撒谎。

  小释的年龄,大约也只是20左右,不可能不用手机呀!这个时代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手机的,没手机寸步难行。

  小释怎么会不用手机呢?

  景鹿的几个疑问,被小释接下来的回答所解破。

  “也不是,我们每隔一周都可以回家一趟,在城堡里是不能联系的。”

  城堡里有规定,他们不准用一切通讯工具。

  景鹿立即明了,“这样呀……”

  她有些气馁,不再说话。

  小释摸了摸脑袋,继续往前走,只是脚步明显加快了,“我们得快点了……”

  景鹿仅仅只是走神了片刻,小释就已经到了她百米之外,无奈只得加快脚步。

  再一次经过长廊,这一次,景鹿才得以空闲,仔细的观看。

  走廊上挂着很多古往今来的名画,还有许多人物画像,名画景鹿倒是认识不少,至于那些人物,景鹿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走廊尽头最年轻的一副让她感到很熟悉,待走近些,得以看清,这,这不就是傅瑾离吗!

  对,就是他本人,画像中他的嘴角有一丝淡淡的微笑,又像是讥笑。

  总之,那就是他一贯的样子,明明是笑着的,却让人感觉到寒冬腊月的清冷。

  小释看了看身旁,身子微颤了下,景鹿怎么又不见了?

  要是再在她手里出意外,估计她会吃不了兜着走,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直到看到不远处仰头看画像的身影,才放下心,快步走到她身边,“你吓死我了!”

  景鹿不为所动,直勾勾的看着那副画像。

  小释见她一直盯着墙上的画像,也顺着她的方向仰头望去,只一眼便已清楚,这不就是他们少爷嘛!一脸自豪。

  见景鹿久久没有反应,小释以为她是被画像的颜值深深吸引了,得意的开口:“怎么样,我家少爷帅吧!是不是被迷住了!”

  景鹿被小释的话语拉回现实,看了眼身侧出现的一脸花痴相的小释,大声反驳道:“不帅,一点也不帅,丑死了,走了!”

  说完不待小释回应,就大步往前走了,不再看画像一眼。

  小释收起痴迷的眼神,看了看前方走得极快的景鹿,又瞄了瞄墙上的画像,有些摸不着头脑,转而跟上,“怎么不帅了,简直帅的人神共愤了,你什么眼光哦!”

  小释小跑到景鹿身侧,黏着她,“那你说,什么样的才算帅!”

  在她们心目中,傅瑾离就是高冷男神般的存在。

  就是脾气差了点,但这个问题在帅哥身上都不算是问题,他依然是榜上的第一男神,男神的地位是不容允诋毁的。

  景鹿缪了眼紧抱着她手臂的小释,有些不适应,推开了她。

  随后整理好情绪,见她那副,誓要为傅瑾离讨回公道的样子,颇为无语,“要我说那初一都比他好!”

  心里却是一阵反讽:好个屁,那木头脸好个啥子!和他主人一个样。

  小释对景鹿的回答感到意外,看景鹿的眼神像看怪物一样,“啊?你喜欢初一大人那样的呀……”

  景鹿见小释作势还要继续八卦的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双手捂着耳朵,不再搭理她,快步往前走。

  这丫头怎么把她的话扭曲得这么彻底。

  小释可不是这么认为的,看景鹿的样子,以为是被她说中了而害羞。

  在景鹿看不到的背后,朝她做了个‘我懂的’的动作,接着不再打趣。

  就因为她这个误解,后闹了不少笑话。

  很快两人便到达了一楼大厅,高座上的男人早已不再,整个大厅只剩下李伯一人,倒像是有意在等她。

  小释弓下身子行礼,“李管家!”

  李伯朝景鹿小释两人点了点头,嘴微张了张,又闭上了。

  少爷的原话是:整个大厅都由景鹿一人打扫,小释在旁监督,我回来时,要是发现一根头发丝,重新打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