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文中
洒家老烟鬼2020-08-21 11:562,940

  只此一言,梦只觉耳旁响起震鸣。

  零撑着下巴,看着远处,轻声嘀咕道:“作为女子总是要嫁人的,只是竟没想到来得如此快。”话罢,她侧脸看向梦,可梦仍沉浸在震惊中还未回过神。

  不多时,上空的暖日忽地藏进了云中,整个天地昏暗起来。

  “快落雨了。”冬霞说,“小姐,梦姑娘咋们赶紧回去吧?”

  话语落下许久,两人却无一人回应。

  沉闷的气氛如同天气一般,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零倏地站起身冲进了雨中。

  梦跟着站起身愣愣地看着雨中的零,心口也在刹那间彻底凉透。

  “小姐,你干什么?你快回来……”冬霞大声喊道,只是话还未说完,身旁的梦也跟着冲了出去。

  零转过身看向奔来的梦,轻声问道:“总是要嫁人的对吗?”

  梦手足无措地看着她,两人站在雨中相顾无言,竟不知到底是那雨让人开不了口,还是那人心口藏着的隐晦让人难以开口。

  一场雨,将两人浇得如同落汤鸡一样。

  “去我房中换衣服吧?”梦心疼地看着她。

  零对上她的眼眸,无声地点了一下头。

  两人都是姑娘,冬霞自是没有多想,招呼着人朝着梦的院子里送热水去了。

  许是常年练屋的缘故,零的身体明显健硕许多,肤色也是浅麦色的,许是被梦看得不自知了,零干笑着让她转过身去替头擦背。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柔触碰,梦忽地想起了她做得那件衣裳,若是等她出嫁了,便永远没有机会了吧?

  想到这,她急忙侧头说道:“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她快速擦干身体披上衣服从屏风后跑了出去。

  零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身影,直至消失,她跨出木桶绕过屏风,入目便是抱着月锦做成衣裳的梦,她眉眼弯弯,说道:“我一直想着送与你,可是没找着好时候。”

  零的目光落到她手中的衣衫上,顿时恍然,心口不由温暖。

  那是一件月白色修身锦衫,将零衬得挺拔,英气十足。

  梦站在零的身后用帕子替她绞发,看着镜子中的人,竟有种回到几年前的时候,爹爹见她一身男装打扮,还调笑说,若她真是男儿郎就将她嫁与她,只是时过境迁,终归是一切不复当年。

  许是察觉到她情绪不佳,零抬手按住她的手,肯定道:“好看。”

  梦不由失笑,伸手轻轻拍了她一下,反问道:“当真?”

  “真!”

  短暂的笑后,两人同时止住笑意,铜镜将两人的面容照印出来,惆怅无限。

  “我爹准备将我嫁与极北之地。”零轻声说道,“他还说,你的身份不同我,他会好好斟酌你的婚事的。”

  梦在镜子中对上她的目光,她的结果她早已明白,可是零,她知道她注定不是寻常女子,她丝毫不逊色于男子,嫁作人妇永远被困与男人之下,她如何会愿意?

  梦缓缓转过身看向门口,外面的天已经暗下,院门处的红灯笼随着夜风轻轻摇曳着。

  “你想离开吗?”零站起身看着她的问道,“只要你想,我带你走!”

  梦垂下头,许久之后,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零深吸一口气一把拿过桌上的腰带大步走了出去,梦看着她的背影,眼眶微红,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水中浮萍一般无依无靠,辛得伯伯和伯娘相助,她又如何再能害了她。

  夏日炎炎,烤的人几乎喘不过气。

  梦坐在轿中听着外面的喧闹声,竟感觉到几分罕见的凉爽。

  这时,马车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随之而停,梦偏过头撩开车帘看去,只见零身着月锦长衫驱着马转到马车旁,低头问道:“你喜欢的那家糕点铺开着,我去给你买点吃食。”说着不待梦拒绝便驱着马朝街角走去了。

  到了夏日,其他人都不愿出门了,偏偏零还喜欢出门,前些日子伯伯和伯娘去外地看茶,她便每日穿着她送的衣衫带着她游街串巷,她坐在轿中倒也还好,就是零晒得越发黑了,更不像个姑娘家了。

  她撑着下巴靠在车窗旁看着零的背影,轻轻勾起了唇,殊不知这一幕正好落在了对面茶肆中的一人眼中。

  那道犹如烈日的炙热目光,梦没有看见,她也不会知道,这是她噩梦初始,亦是她的深渊结局。

  眼看着快要入秋了,燥热却丝毫未减半分。

  梦站在屋檐下看着那些领着包袱的下人,随着嘈杂散去,她转身刚好对上零颓然的面容。

  梦缓缓走上前将她拥进怀中,两月前,也不知为何,零府的生意突然大不如前,现在更是落到遣散下人的地步了。

  零府世代为商,专营清茶,虽算不上富贵人家,但也吃喝不愁,竟没想到也遭遇厄运了,就连伯伯极北之地的那位旧友也退了亲事,现在的零府也剩下府门外的那块匾了。

  她拥着零,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直至夜色降下,她将零带到内室,陪伴至她入睡。

  这两月,零每日奔波在外,伯伯和伯娘也不再抱怨她做这副打扮了,她也无需嫁人了,如今的世道,被退亲的女子,何况是现在的零府,再择夫婿已是难上青天了。

  她看着她的脸,轻轻抬手拨开她脸颊上的发丝,心口那股隐隐的喜悦,她知道不该如此,可她真的无法控制。

  许这样,她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好似能多些一般。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眼看着睡梦中的零蹙起了眉,她急忙起身小步朝着门口奔去,冲到门口差点和冬霞撞上。

  “梦……梦姑娘。”冬霞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家小姐呢,老爷和夫人吵起来了。”

  “什么?”梦来不及多想快步朝着院外奔去。

  站在原地的冬霞看着屋内躺在床上的零,迟疑片刻转身跟着出了院门。

  “……接下来是什么,是我们死!是零儿死,我们全家死!”

  梦刚奔花厅外就听见了伯娘歇斯底里地哭喊声,她不由得僵住脚步靠在门边不敢再踏出一步。

  “姓姬的不会放过我们的,就像不会放过梦大哥家一样,你都忘了吗?老爷,你说这时候,该怎么办?”零夫人站在厅中痛哭道。

  零老爷坐在桌前,他用拳头重重捶到桌子上,怒道:“不行就是不行!我们怎可用梦儿去交换,我若是死了到了下面,如何和梦大哥和嫂子交代?”

  零夫人攥着拳头一下下捶着胸口,喊道:“姬家人不会放过她的,我们还能护她多久?他们是皇族,我们只是平民百姓,如何去和他争?”

  零老爷眼嵌怒意,重重地摇了摇头。

  见此,零夫人扑过去抓住他的衣襟,哭道:“老爷,你听见他们说什么了,梦大哥他们什么下场你也看见了,梦儿总是要嫁人的,她嫁过去虽不是正妻,但日子不会比我们还难熬的,这几个月来,你也看见了,姬家人要弄死我们,轻而易举啊!”

  零老爷倏地站起身,瞪着妻子一字一句道:“我若是像那小人一样拿一个姑娘换得生命,那我下辈子永无安眠之夜,况且……”他一把捏住妻子的肩膀,劝道:“我们已经熬了这两月了,再多熬些时日一定能熬过去的,等过两日,你就带着她们离开。”

  “不不……不!”零夫人抓着他的衣服连连摇头,想说的话却被嗓子涌出的哭声挤了回去。

  梦扶着柱子愣愣地看着,眼泪一串串从眼眶落下,直至最后,她抖着肩膀哭出了声,姬家人,杀害她全家的姬家人又来了,还连累了伯伯和伯娘,她抬起袖子重重地抹了一把眼泪,提步朝着厅里走去。

  “梦……儿……”

  零夫人愣愣地看向门口,听到声音,零老爷跟着转身看去,神色顿时凝滞,还未出口劝说,梦就掀起裙摆重重地跪了下去,她俯在地上,哽咽道:“还请伯伯和伯娘同意了与姬家的亲事,梦儿愿意嫁!”

  零老爷箭步上前想拉起她,可梦死死俯在地上,零夫人缓缓站起身,轻声问道:“梦儿,你若是不愿意……就算了。”最后一句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梦儿愿意!”梦猛地直起身攥紧拳头,她目视前方一字一句道:“伯伯和伯娘的恩情,梦儿永生难忘,梦儿自愿嫁去姬家!”说着,她再次重重地叩首下去,唯有那颤抖的肩膀昭示着她此时的软弱。

  “唉……”

  零老爷转过身,眼泪从眼角滑下,他只恨自己无力,恨自己是个卖茶的百姓,不是那坐拥九州的皇族。

  零夫人捂住嘴,低声啜泣起来,她知道,让梦儿嫁去姬家,还不如一刀杀了她来得痛快,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零儿,自己的家人去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