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启文
洒家老烟鬼2020-08-21 11:512,272

  秋日,遍野枯黄。

  夜,更凉几分,可这凉是沁在心底的,梦的身体被那燃烧着的火烤的灼热滚烫。

  她瘦小的身影藏在院门后的长寿竹下,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悲痛几乎从喉咙中冲出,可还未来得及,她便被两道人影拖走了。

  白色的珠帘随着车身摇晃而动,她的眸子随着珠帘摆动,一下又一下……

  “梦。”

  耳旁的声音似远似近,她眨了眨眼睛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她的好友,零。

  “你如何?”零问道。

  梦侧脸看向窗外,泪珠一串串落下,哽咽声还未从喉咙中挤出她便被一道柔软的怀抱拥住了。

  “梦。”零红着眼眶低喃道,“我会保护你的,不要害怕。”

  所有的委屈也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她紧紧回抱零痛哭起来。

  凄凉的哭声随着马车的摇晃渐行渐远,直至隐入夜色消失。

  冬日,行人皆是裹着厚袄披着雪白匆匆赶往家中。

  新年之际的东见城,却毫无喜色,除了漫天的雪白便是零零散散刺眼的红。

  如同素缟上染上了猩红,令人生出几分厌恶。

  梦坐在屋檐下看着院子中舞剑的零,心口的浊气总算是呼出了一点。

  手中的手炉不知何时已经凉了,一旁的暖炉中的碳也熄灭的差不多了。

  这时,零甩剑收尾大步朝她走来,她一身墨绿锦服,高束马尾,如同男儿郎一般英姿飒爽。

  也不知为何,梦每次见她这般,也会像其他女子见到情郎一般,羞涩脸红。

  “可饿了?”零走到她身侧坐下,伸手在炉子上烤了起来。

  梦摇了摇头,她自是不饿,自从来了零府,每日里就藏在房中,除了像今日一般站在屋下看看雪,听听雨几乎是不出门的。

  “那你可冷?”零倾身去过椅子上的鹤氅替她披上。

  “你看看你。”零将她的手拉过放到暖炉上,抱怨道:“你若是再是这样,等我爹娘回来定不会饶过我的。”

  梦垂眸勾了勾唇,低声反驳道:“没有我伯伯和伯娘也不会饶过你的,他们若是看你做如此打扮,定会像往日一样罚你。”

  从她记事起,零就与她玩耍了,那时,家族还未造受如此劫难,她每日除了看书最期盼的便是零来找她玩耍。

  零自小便与其他女子不同,她喜欢穿修身的骑装,如男儿一般骑马舞剑,小时,伯伯和伯娘时常在外,家中仆人也管束不到她,后来大了,伯伯和伯娘虽严令她穿寻常女子那般的衣裳,但只要找到机会,零又会换回之前的打扮。

  她很高兴认识零这般潇洒的女子,若是像东见城中的那些贵女一般,岂不是像她自己一样无趣。

  这时,院落转角拐出一个小丫鬟,她径直走到零身侧,垂下脑袋说道:“小姐,年夜饭已经备好了。”

  “好。”零掀袍站起拉了拉梦,笑道:“今年只有我们俩,但习俗不能掉,用完饭带你去放烟花。”说着牵着她朝花厅而去。

  用完晚饭,已是戌时,席间,屋外已经烟火漫天了。

  零叉着腰指挥着下人们将烟火箱堆到一起,随着她一声令下,震耳的响声伴随着漫天的霓虹炸开,美不胜收。

  零伸出手细心地帮她捂住耳朵,她抬头看向她的脸,身体虽是温热的,可那心却凉如白雪,若是没有那场浩劫……她此时肯定与爹爹和阿娘一起站在院中看着烟火,等着新一年的到来。

  似是察觉到她的难过,零低下头看向她,面上的喜悦渐渐落下,她都忘了,想到这,她忙收回手问道:“你若是不想看了,我就送你回去。”

  梦看着她关切的样子,只得轻轻点了点头。

  似是在迎合这盛大的烟火,雪渐渐停下。

  新年的第一天,白雪开始融化,更是冻骨。

  梦坐在桌前缝制着衣裳,今日府中有些冷清,总归是过节,下人们也能得假回家去。

  随着门口的脚步声响起,梦慌忙将膝上的衣衫藏到床上,等她用被子盖好时,零刚好走了进来。

  “听冬霞说你早就起了。”零站在门口打趣道,“为何还在整理被褥?”

  梦不由得脸红,她嗫嚅道:“方才……有些冷。”

  零并未放在心上,大步迈进走到桌边坐下。

  “今日没有看书?”零看向一旁的书架,书台上摆放的纸还是昨日的。

  梦随着她的目光扫了一眼,应了一声。

  零正准备询问她时却忽然注意到脚下掉落了一块东西,她刚弯下身还未伸出手,床边的梦就慌忙冲过来抢过去捂到了怀中。

  看到她如此慌乱的样子,零诧异道:“怎么了?”

  梦连忙摇了摇头,零却觉得越发古怪,她站起身朝着梦走去,梦自是慌忙退后,只是退了没两步便被她逼到了床边。

  零看着她怀中捂着的东西,心口有些闷闷的,她挪开几步,说道:“你若是不方便给我看的话,那就算了。”说着转身欲走。

  梦见她生气,顿时情急伸手拉住了她,零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她手中捏着的正是一小块月锦。

  “你要做衣裳?”零蹙起眉,“府中有绣娘,你想要什么告诉我一声就好,何必自己动手,你看你这手。”她拉起她的手端详起来,果然,指尖上有好几处血痂。

  “不是。”梦急忙将手收回,她打量着她的神色小声说道:“我做的这衣裳是要送人的。”

  “送……人?”零打量起她手中攥着的布料,神色顿时黯然,东见城中的月锦多是用来做男装,她曾也想要,但爹娘管得紧,她便用其他布料做,只是……

  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好,零忙挤出笑容说道:“送人的衣裳那便也不急这两日,别总是低头做针线活,对眼睛不好,我带你去院里走走。”

  梦忙将手中的布料放下点了点头,对啊,她每日都会来找她的,到时做好送给她不就好了。

  冬雪融化后,已是初春,正是出游的好时节。

  那件衣裳,梦也终于做好了,只是还未送给她,伯伯和伯娘就已经赶回来了。

  零也罕见的穿起了宽松的绣裙,至于那些她喜爱的剑更是被藏了起来。

  春日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梦在花厅外的亭子里见到好久未见的零,她虽穿着绣裙,可那坐姿实在不敢恭维,冬霞站在一旁与她说着什么,见她过来连忙住了嘴,零也转头看向了她。

  “梦姑娘,你快劝劝小姐吧。”冬霞连忙开口说道。

  “怎么了?”梦小步走进亭子里。

  零忙挤出笑容说道:“无事。”说着伸手拉着她坐下,一边问道:“今日怎么新奇地出门了?”

  梦看着她面上的颓然还未追问,一旁的冬霞就开口说道:“老爷说要给小姐许配人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