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日军的疑惑
辉辉老湿2021-05-14 22:002,861

  在日军阵地上,中队长福田英夫坐在便携式椅子上,看着燃烧的酒精灯,一脸写满了疑惑:“情报不是说支那军一个士兵只有五发子弹吗?这一小股支那军跟我们耗了半天了,照理来说,子弹应该早就打光了,可怎么感觉他们的子弹跟打不完一样,而且火力也没有变稀疏。”

  站在一旁的小队长提出自己的看法:“这八路军火力挺稀疏的,所以五发子弹才打了这么久。不过,他们的手榴弹倒是不少,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是扔得很密集,就跟下雨一般。我们勇士的伤亡大多是这手榴弹造成的。”

  福田英夫分析道:“我怀疑这八路军兵工厂的产能提高了,或者是支那政府军对八路军有武器支援,所以他们的武器充足了。”

  小队长点头应和:“有道理,战场态势瞬息万变,不能以老眼光看待八路军的装备,不然,我们要吃大亏的。”

  一个侦察兵跑上来,气喘吁吁地说:“报中队长,我们的侦察兵发现有几个八路军悄悄摸到皇协军的尸体上搜集子弹。”

  福田英夫霍地站起来,一脸震惊:“八嘎,怪不得这八路军的子弹打不完,原来是皇协军给他们送免费弹药了。”

  小队长道:“皇协军这种行为简直是通敌,给敌人送武器。”

  福田英夫骂道:“八嘎,把那群饭桶全部撤下来,让我们的勇士发起全面进攻。”

  小队长立正道:“是,长官。”

  小队长跑出去后指挥着他的小队发起进攻。

  日军阵地上的炮兵又开火了,十多门92步兵炮和迫击炮打雷般响起来,震得地面腾起一股股灰尘。

  战士们听到炮弹飞翔的呼啸声后,又急忙躲在战壕里,有的望着天空,有的紧闭着双眼,有的一脸淡然,好像看淡了生死。

  听到敌人的炮响之后,瘌痢头急忙提着一些战利品弯着腰向阵地撤。其实,他也没摸到什么战利品,弹药和食品早就被其他战士给摸了,他就摸到一支钢笔和一包烟,至于纸张,是没有找到。

  瘌痢头在后撤的途中,被一颗三八步枪的6.5mm子弹打穿了小腿肚,幸好是贯穿伤,也没有打中骨头,不然他的一条腿就废了。

  他拖着一条伤腿撤回到阵地,卫生员急忙给他包扎伤口。

  瘌痢头顾不上疼,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脸上带着歉意:“杨同志,稿纸没有找到,但我找了一支钢笔,你看看用得着不。”

  他说完,把钢笔朝杨守信的位置抛过去。

  杨守信一把接住抛过来的钢笔,拨开笔套,仔细看了看,赞叹道:“是一支好笔。”他抬头看向瘌痢头:“等有纸了就给你写信。”

  “那我先谢过杨同志了。”瘌痢头开心地点点头,等伤口包扎好后就一瘸一拐地奔向战斗位置。

  上百号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攻向一连的阵地。

  日军为了全力进攻一连的阵地,也没有命令伪军助攻,让伪军留在后方观战。伪军助攻,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给日军拖后腿。尤其是在撤退的时候,伪军是跑得比兔子还快,说不定还在造成踩踏事件。

  日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也开火了,92重机枪压得一连的战士都抬不起头来,只能用手榴弹来对付攻上来的日军。

  连长喊道:“一排长,你枪法准,争取一枪把鬼子的机枪手给解决了。”

  屠彪探出头瞄准日军的机枪手,有些为难:“连长,敌人的机枪阵地太远了,我瞄不准。”

  郑皓骂道:“试试看,不试你怎么知道打不中呢?”

  屠彪举枪瞄准四百米外的92重机枪阵地,连开两枪都没有打中敌人的机枪手,反倒把日军的机枪火力给吸引过来了,一梭子机枪子弹扫过来,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杨守信朝屠彪伸出手:“一排长,把枪给我,让我试试看。”

  屠彪狐疑地看着杨守信:“你不是没打过枪吗?那么远的距离,别说打中了,你就是看也看不清。”

  杨守信底气不足,嗫嚅着说:“你就让我试试,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悠着点啊,这子弹可是很珍贵的,打一发就少一发了。”屠彪犹豫了片刻,不情愿地把三八步枪递给他:“学生哥,不是我看不起你,像你这种没打过枪的,我不信你打得准。”

  杨守信接过三八步枪也不再说话,瞄准四百米远的日军重机枪手。

  四百米远的距离,一个人看上去也就一个足球大小,要准确击中敌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屠彪见杨守信瞄的有模有样的,就没有再打扰他,掏出两颗手榴弹扔了出去,炸翻了两个日军。

  就在此时,杨守信也开枪了,枪响之后,日军机枪手倒下了,重机枪也哑火了。

  屠彪转过头看着杨守信,一脸不相信。

  连长郑皓喊道:“小杨同志,真是好样的。”

  连长话音刚落,敌人的重机枪又吼叫起来了,是日军的副射手补了上去。

  一梭子子弹扫射过来,打得杨守信前面的土坎飞溅起一股股烟尘。

  杨守信和屠彪急忙低下身子,藏在战壕后面。

  屠彪举起大拇指赞扬道:“学生哥,真是好样的,既然有这么一手。”

  杨守信脸上带着杀敌后的快感,谦虚地说:“运气好罢了。”

  听杨守信这么一说,屠彪有些怀疑他的枪法了:“真是运气好?”

  杨守信不好意思地说:“小时候在家乡经常打鸟枪,有时候连飞翔的鸟儿都能打中,打固定的目标自然是不在话下。这三八步枪虽然跟鸟枪有些不同,但瞄准的原理差不多,我刚才将你打枪的操作过程都记在心里了,自然上手也快。”

  屠彪擂了他一拳:“好家伙,孺子可教啊。”

  他又催促道:“好,那再来一枪。”

  杨守信点点头,退下子弹壳,探出脑袋举枪瞄准远处的日军重机枪手。

  砰……枪响之后,日军的重机枪手又倒下了。

  杨守信快速退下子弹壳,在补上去的机枪手还没开枪时先敌开火,狙杀了第三名重机枪手。

  连续三名重机枪手被狙杀,已经引起了日军掷弹筒小组的注意,掷弹筒炮手瞄准杨守信的位置就打了一发榴弹。

  就在掷弹筒发射榴弹的时候,屠彪就一把将杨守信的脑袋按下来,两人矮下身子躲在战壕里。

  榴弹落在杨守信5多米远的前方,炸得泥土纷纷扬扬落下来。

  炮响之后,屠彪又拉着杨守信顺着战壕转移到另一处。

  就在他们顺着战壕走出十多米远时,一发榴弹就落在他们射击的位置,爆炸形成的气浪冲得他俩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壕沟里。

  杨守信惊呼好险,幸好躲避得快,不然就被炸成烤乳猪了。

  日军的掷弹筒小组一般是用来对付中国军队的轻重机枪的,第一发是试射,第二发就能准确击中中国军队的机枪阵地。在八年抗战中,中国军队的很大一部分机枪是被鬼子掷弹筒发射的榴弹炸毁的。所以,日军的掷弹筒对中国军队的机枪手威胁真是太大了。

  屠彪和杨守信转移阵地后,来到另一处阵地,慢慢探出头举枪瞄准日军的掷弹手。

  日军掷弹手离杨守信有五百多米远,远远望过去,跟一个西瓜差不多大小。

  屠彪紧张问道:“杨同志,这么远的距离,能打中不?”

  看见杨守信精准狙杀敌人的机枪手后,屠彪对他多了一份敬畏,不再称呼他为学生哥。

  “我试试看。”

  杨守信长吸了一口气后瞄准敌人的掷弹手,三秒后扣动扳机,击毙了掷弹筒手。在掷弹筒副炮手要顶上去时,又被杨守信狙杀了。

  杨守信也学精了,狙杀了两名日军后就赶紧转移了阵地。果然,在他俩转移后,敌人的三发榴弹就砸过来了,在他俩原来的位置炸开了。

  杨守信惊呼好险,心说这鬼子的掷弹手打得也太准了,打出去的榴弹简直跟长了眼睛一般,指哪打哪。

  虽然杨守信击毙了3名机枪手和两个炮手,但并没有给日军火力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少了一挺重机枪和一门掷弹筒的压制,一连阵地上的机枪可以射击了。

  一连的三挺机枪扫过去,打得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日军摔倒在地上。

  其他战士又掏出手榴弹扔出去,炸翻了好几个日军。

  经过一阵激战后,终于将日军打了下去。

  但此时,打得只剩下二十多号人了,其中十多号战士还受了伤,班排长基本上打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建党百年征文】战友家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建党百年征文】战友家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