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人山寨!
缪罪2021-08-05 14:442,017

  我叫禾孝蚩,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对边疆苗族,也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大清早,太阳蒙蒙亮的时候,亲戚们就准备完毕了,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等了太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大半个苗寨的人都醒了,希冀我迎回对面寨子的新娘。

  看着阿妈阿爸的笑容,我也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指腹为婚,这或许是一件传统的事,但是看到他们眼中的笑容,我认为这是值得的,对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妻子,也有了一丝好奇。

  “迎亲咧!”走头的四叔大喊一声,这意味着我们要出发了,苗寨迎亲,需要新郎将新娘子从对面寨子迎回来,进行拜堂仪式。而两座寨子之间,则是有足足几十里的山路,就算对长期在山上生活的我们而言,也并不是一件轻松事儿。

  我和几个同行的伴郎大喝一声,就带上礼物出发了,在娶亲的过程中,女方还有人来对歌接礼,也是为了让喜庆传满大山,这一路上,歌声嘹亮,似乎整座大山都知道,我,禾孝蚩,今天要结婚了。

  “诶,这天色怎么回事?”

  行至中午,早上大好的太阳居然隐没了下去,反而变得阴霾起来,熟悉天气的我们都知道,这阵仗,恐怕是要下大雨了。

  “四叔,彩礼不能淋湿啊!”一伴郎叫到,这是我阿弟,禾孝黎。

  我看了一眼天色,脸上表情也不是很好看,超前瞅瞅,眼看就要到下一个村寨了,看来只好到哪里避避雨,等天晴了再前行。

  “四叔,不如我们去下个村寨躲躲雨吧!”我问道。

  “不行!”哪知道四叔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我们,“娶亲队伍不能停的!我们去借些蓑衣就行。”

  我点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到了下个村寨时,大雨还没下下来,但是天色已经沉得和铁一样了。四叔来到寨前,可居然没人开门,就连路上接礼高歌的妇女也不见了,整个寨子在渐沉的天色下一片死寂。

  砰砰砰!砰砰砰!

  “有人吗!有人吗!”迫不得已,四叔敲寨门大喊,我也有了一丝怨气。这是不合礼数的,过往村寨都是收了我们和结亲寨子的彩礼,还有女方的人对歌接礼才对,前面几间寨子都好好的,可偏偏这间闭门不应,难道是想搅黄我的喜事吗!

  嘎吱一声,寨门没由来的打开了,一伙人走了出来,披着蓑衣,拿着火把,这时候天色已经沉得和晚上一样了,暗得看不清他们的脸。

  “你们怎么回事!”四叔刚要发作,那几人居然弯腰半跪下来,四叔一惊,这在边疆苗寨是极大的礼数了,请求宽恕,对方这样做,他若再发作就是蛮横了,无奈,他只好先挥挥手,请别人帮我们把彩礼收好。

  那几人从我手中接过了彩礼,我顿时感觉手上一轻,可接过我彩礼的那人身子猛地一晃,像是连腰都要被这彩礼压断似的,我赶忙去扶,可他摆摆手,拒绝了我的帮助。

  其他几人都是这样,晃晃悠悠,好像随时都会倒下,看着他们的背影,四叔脸上也多了一层阴霾,想和我说些什么,却欲言而止。摆了摆手,让我们快到屋里歇着。

  轰!

  我们前脚走进屋里,后脚大雨就下起来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雨,大得像是天都要塌下来。

  几个伴郎正好趁着休息一下,四叔在里屋默默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着这天,心想真晦气,接亲第一天,居然赶上这么个破事儿。

  这寨里的人也是,没人接亲,没人对歌,收了我们彩礼,就这样对我们,闭门不出,整座寨子宛如死寨,这怎么像是边角苗寨人的作风!以后,我一定让我爹……

  “四叔,我们现在到哪儿了?”我一时间想不起来,转身问道。

  这本不应该,边疆苗寨,大小村寨四十余座,我都应记熟才对,可现在却认不出这是哪座寨子。

  “瞎问什么?想偷懒?你这样去接亲,怎么能接回来新娘!”四叔脾气不是很好,埋汰了我几句,就揣着烟袋走进去了,甚至没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挠了挠头,本不是那意思,四叔突然发作,我也没办法。几个伴郎都睡憩了,我只得一人望着门外,脑补着我娘子的样子。

  她一定很美吧。

  听阿妈阿爸的描述,她是寨子里最美的人,媒婆敲着我的头,说我能娶到她,简直是天大的福气!

  正当我想着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我一看,那居然是个人,在这大雨中,凭空出现。

  “你是谁!”我感觉到对方不是善类,问道。

  黑影如同幽灵一般出现,转身离去,我发觉不对,身后的伴郎,屋内的四叔,这么睡着了,他们怕是中蛊了!

  “站住!”我一声大喝,此人是谁,敢对我亲人下蛊!令我愤怒不已!

  可我也惊觉,他是何时、何处于何地给他们下蛊!为何他们中蛊,我却没事!

  哗!

  如一道晴空霹雳,大雨散去,晴空普照,场景的切换只在一瞬间,我噗嗤一声摔倒在地,弄了一身腐败的木灰,咳了出来。

  “怎么回事!”身后伴郎醒来,这居然是个废弃苗寨,木材腐朽,一碰就碎,居然没在大雨中倒塌。

  可再看外面,阳光普照,炎热难耐,哪有下过雨的样子?

  “四……四叔。”禾孝黎惧了,颤声问。

  四叔脸色铁青,稔了片朽木,闻闻,表情更加难看。

  “收拾好东西,快走,这事谁都别说,当没发生过!”他厉声道。

  伴郎被吓坏了,我也有些惊恐,刚才的一切,莫不是幻觉么?

  “蚩,你要接亲。”他单独对我说,神色严肃,我明白,他让我忘了这事儿,接亲途中出现这种事,认谁都会觉得诡异。

  “嗯。”我点点头。

  四叔一声大喝,我们几人再次上路,可我心里一直还在想,如果大雨、苗寨都是幻觉,那我们看见的人,也是幻觉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