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心魔梦境
缪罪2021-08-05 14:392,667

  我自问,虽然学了点道术,但是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开什么玩笑,我连白瞳僵尸都杀不死,更别说对方可以控制的鬼魂了。苗疆的人对于鬼魂一直都是相信的,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这些东西,确实存在,而且苗疆人已经对其进行了研究了。

  我屏住呼吸,缓慢的在密林中前行。此时应该是树木繁茂的季节,可是周围的树木都是十分干枯的,仿佛冬天一样。

  忽然,我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骚动声,我一手握紧苗刀,一手捏住符咒,悄悄地走了过去,不管对方是什么东西,我都会第一时间发动进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屏住呼吸,缓步靠近,突然,一张干枯扭曲的恐怖面孔出现在我面前,血红的瞳孔告诉我这是一句僵尸。

  我敢发誓,这是我此生以来见到的最恐怖的景象,因为那具僵尸不是别人,正是我的阿爸!

  我大惊失色,连连后退了几步,怎么回事?接着,又是一具僵尸站了起来,这次我没有看错,是阿妈。

  本来,对方是红瞳僵尸,我只要轻轻挥动一下手中的苗刀就能轻易的斩杀他们,可是,我下不了手,因为这是我的父母啊!

  阿爸和阿妈咆哮一声,向我扑来,无奈,我只能向后退去。还好他们的速度不快,我完全来得及闪开。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说,是有人操控了他们吗?

  苏蕾站在门外,对手下问道:“你给他创造的是怎样一个梦境?”

  黑衣人手下回答到:“我没有给他固定内容,只是勾起他内心最恐惧的东西,也就是他的心魔。”

  苏蕾听到这不由得微微一愣,心魔这种东西是很难战胜的,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才能成功。

  “他这段时间修炼的是道术,为什么要考验他的意志力呢?”

  手下人说道:“领主,你还看不出副教主的意思吗?大人是想不断激发他的潜力,想让他,觉醒。”

  听到“觉醒”这两个字,苏蕾便不再出声,如果蚩真的觉醒了,那他将成为堪比教主的绝世天才。

  现在的我可没心情想这些东西,我可不知道我自己在梦境中,我只是在山上不停的跑,后面阿爸和阿妈变成的僵尸对我穷追不舍,我不禁心头产生一丝怒火,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难道说是巫蛊教把他们变成僵尸了吗?这些该死的家伙。

  我决心要回去问个究竟,我冲巫蛊教大本营的方向跑去,可是越跑我觉得越不对劲,这里的路完全变了样,天空中竟然洒下了红色的月光,在红月的照耀下,阿爸阿妈竟然变成了白瞳僵尸,速度大幅度提升,转眼间就跟上了我。

  不过这样也好,我不用担心会杀死他们了,我转过身,念起了符咒,只见两团火燃起,将他们禁锢在原地。

  趁这个机会,我赶紧藏了起来,刚刚一直跑我都没注意,血瓷的温度竟然热到把我的衣服烫开了一个洞,甚至里面竟然流出了血!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老者对我说过,当血瓷流出鲜血的时候,就证明——人蛊,就在我的旁边!

  我转过头去,只见阿莎那张美若天仙的脸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精致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瑕疵,让人白看不厌。

  我不由得眼神迷离的起来,她真的,好美。

  阿莎冲我嫣然一笑,问道:“你在跑什么?”

  闻到她身上刺鼻的香气,我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激灵,整个人也反应了过来,她是人蛊,这点我没办法忘记。

  我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告诉我,你婚礼当天去哪了?”

  阿莎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一直在冲我微笑。我急了,大声质问到:“告诉我!我阿爸阿妈的死是怎么回事?”

  他轻轻推开刀子,整个人贴了上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猜。”

  紧接着,她原本美丽的面容瞬间变成厉鬼一般恐怖,咆哮一声,冲我扑来。

  “啊!”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是梦啊,还好,只是梦而已,我可不希望阿爸阿妈变成僵尸。

  我轻轻下了床,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借着月光摸到了一个水壶,喝了口水,躺在床上,半晌才平静下来。

  刚刚的梦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做那种梦?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梦中的景象为什么这么逼真?

  此时的我睡意全无,我穿上衣服,走出房间,刚刚开门,门口的景象不禁让我目瞪口呆。

  只见已经化身成僵尸的四叔正蹲一具尸体旁边,刨开他的肚子,把他的内脏掏了出来,周围摆满了下蛊所用的道具,那具尸体,正是阿莎!

  尽管阿莎只做了我一夜的新娘,甚至我都没有碰过她,但是心头还是燃起一股怒火,我冲了上去,发疯般的把四叔的头砍了下来,伏在阿莎身边,此时的阿莎脸色惨白,浑身是血,显然已经死去多时的。

  我轻轻合上她死不瞑目的双眼,心中升起一丝悲伤,我的父母死了,族人也惨遭毒手,就连我的新娘,也离我而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求死的想法充斥着我的脑海,我拿起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准备随他们而去。

  世界上是有鬼的,那么,等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可以见到他们吗?

  手中的符咒猛的震动了起来,黑衣人说道:“看来他已经到了极限了,只要他在梦境中死去,那么他就是真的死了。”

  苏蕾默不作声,她只是微微攥紧了拳头,一般的梦境,是会让你在梦中遇到各种危险,你要在梦中战胜他们并意识到这时一个梦才会通过考验,而心魔梦境不一样,心魔梦境里的危险不会杀死你,但是会让你承受无与伦比的心理压力,最终承受不了自杀而亡,可谓是所有梦境中最恐怖的一种。

  现在,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颤抖着拿起刀子,正准备割下去的时候,突然,我睁开了眼睛。

  父母大仇未报,妻子被邪念教抓了去,我就这么死了,有何脸去见我的族人?我放下手中的刀,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猛然,我只感觉浑身冰冷,我再次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已经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无论发生任何事,也绝不会寻短见。

  撑着站了起来,我再一次走出房门,场景转化为一座冰冷的雪山,刺骨的寒风夹杂着雪花无情的打在我的身上,薄薄的单衣根本无法抵抗寒风的冰冷,我忍不住抱住双肩,走了出去。

  这次血瓷没有变色,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只是在黑夜里漫无目的的走着,祈求能找到一户人家,喝点热茶,暖和一下。

  终于,我在山腰上遇到了一户人家,敲开门,让我惊讶的是,开门的竟然是阿莎的父母!

  他们仿佛不认识我一般,热情的把我迎进屋,给我套了一件厚厚的外衣,又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问我:“年轻人,你要去哪?”

  也许是我认错人了吧,我不再多想,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天太冷了,我能否在这借宿一宿?”

  老两口点点头,笑道:“我们家好久没有客人了,你就尽管在这住下,对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成亲啊。”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对我来说,真的算不上成亲。

  老人笑了笑,说道:“正好,老朽有一女,尚未婚配,不知道你是否刻意做老朽的女婿呢?”

  他挥了挥手,一个妙龄少女走了出来,看样子也不过十七、八的年纪,甚为可爱,一笑两个甜甜的酒窝,和阿莎很像。

  是的,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简单且幸福,如果没有阿莎的话,也许我也会过上这样的日子吧。

  但是现在,我不可以。

  我轻轻放下杯子,说道:“苏蕾,我在这说话,你应该听得见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