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沉疴难愈2021-01-27 01:561,936

  十年之后。

  城南的皇庄中,一声婴孩的啼声响透半云天。

  岑寂排门冲入,紧紧将蓝叶翎抱入怀中,用唇轻轻摩挲着她汗湿的鬓发:“以后再不许如此胡闹了。”

  已经脱力的蓝叶翎,微微笑着,抚着岑寂的脸:“不去看看孩子吗?”

  旁边的稳婆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正想上来恭喜,便被岑寂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有什么好看的,孩子不都长成那样吗?你若再如此欺我,以后便分房睡吧。”

  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

  三年前,岑寂去给军中兄弟家道乔迁喜,偶遇了兄弟的妻子产子,那凄厉的尖叫声吓得他回来好几宿没睡好,便偷偷去找府医要了绝育的药。结果被蓝叶翎知道了。

  待到得知蓝叶翎有孕的时候,岑寂差点杀了府医。

  “落胎伤身,这便是一辈子都不能好的。然而生产不一样,瓜熟蒂落顺其自然,妇人生产虽然痛苦,但并不伤身。且若月子坐得还能养养夫人那气血亏损的毛病。”府医说这翻话的时候,刀就在脖子上,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然而今天听到蓝叶翎在房中绝望的痛呼声,府医的脖子差点又被斩断了。要不是还指着他让蓝叶翎平安生产,只怕此时早已经身首异处。

  “相公可是不要我了?”蓝叶翎水灵灵的清眸可怜巴巴的望着岑寂,那一眼岑寂纵然是怒火冲天,也瞬间熄了个干净。

  “你若不听话,我要你做什么?”岑寂无奈叹息,看着她仍旧憔悴苍白的小脸,想着那刚刚扔出去的床单上满是血污,岑寂只觉得腿脚发软,伸手小心翼翼的抚着她的脸颊,指尖微微的颤抖着。

  曾经尸山血海都不曾皱过眉的镇国大将军,今天是真的怂了。颤抖的手握着那双冰凉柔软的小手,只怕稍稍用力便要捏碎了,又怕稍稍松开她便消失了,只在那柔嫩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着,借着这温柔的触感一遍遍的让自己心安。

  “侯爷……”稳婆抱着孩子站在一边感觉这孩子有点凄凉,真的没有人注意一下人家初来乍到的小世子吗?到现在连问是男是女的人都没有。

  这时候岑寂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稳婆,然后说道:“哦,对了。”

  稳婆眼睛一亮正要道喜,然后就听到岑寂说道:“一会儿你跟婆子下去,把女人做月子要注意一些什么,事无巨细一一让人记下。还有这孩子夜啼,给奶娘去吧,别吵着夫人休息。”

  所以……

  蓝叶翎叹了一口气,挣扎着要起身,岑寂赶紧上前搂着她,让她靠在身上,又小心翼翼的给她掖好被子。蓝叶翎柔弱无力的道:“好歹让我这当娘的看一眼吧?”

  说着伸手要去抱孩子,却被岑寂给拦着了:“坐月子,不能拿重物。”

  然后转头对稳婆说:“抱过来让夫人看一眼。”

  稳婆嘴角抽搐不已,只得抱着孩子侧过来让蓝叶翎瞧上一眼。

  这时候只听得门外宣:“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盛亲王驾到。”

  远远便听到皇帝的声音:“翎丫头身体可好?朕把太医院能用的都叫过来了,一会儿会诊给开个调养的方子。”

  太后也跟着进来了,笑眯眯的说道:“看着这丫头气色还不错,这个月可要好好听岑寂的话,把身子将养好了,切切不可再任性了。”

  盛王:“嗯,确实看着还不错,那些个补品拿过来现在炖上吧,一会儿晚些时候能吃上。”

  岑寂立刻领了岳父的意思,让人将燕窝人参拿去给太医们开药膳方子。

  终于一阵嘘寒问暖之后,皇帝才想起来:“对了,孩子呢,让朕好好瞧瞧。”

  稳婆无奈上前,心道:“孩砸啊,终于有人想起你来了。”

  上前行礼道:“恭喜皇上,恭喜侯爷,是个小世子。”

  三个老人无不感慨,三年前岑寂突然带着健康的蓝叶翎回来,天知道他们有多么庆幸自己还没有入土,还能再见他们一面。谁曾想今日居然还能见着他们的孩子,这对他们三人来说便是上天最好的眷顾了。

  五年之后。

  岑寂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正在给孩子缝制冬衣的蓝叶翎,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衣物说道:“去休息吧,熬坏了眼睛可怎么好?”

  蓝叶翎无奈的说道:“孩子都让你送到军营里去了,我只想着做两件冬衣送去罢了。”

  “军营有军需发的,要你操这个心。再说了,苏南秦滔在那儿呢,还能亏待了他?”岑寂一把将人搂在怀里笑着说道。

  “就没见过你这样狠心的爹,五岁就送到军营去,人家家里的孩子还满脸鼻涕泡呢。”蓝叶翎说不出来的心疼,这五年她恨不能天天将孩子抱在怀里疼着,生怕磕着碰着了,如今倒好直接给扔到军营那种地方,叫她如何不担惊受怕。

  只是即使如此,她没有办法,这些年虽然一直在调养可是毕竟当年是死里逃生的,身体羸弱不堪,想出门走一趟都难,哪里拗得过岑寂,只得任由他安排孩子的去处。

  岑寂深视着蓝叶翎,一下一下的温柔抚着她的鬓发,吻着她的眉间:“为了我,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好不好。这世没了你,我便再没了牵绊了。”

  蓝叶翎将脸颊贴上岑寂的手心,轻轻蹭着,笑道:“我会长命百岁的。白雪覆顶不算白头。我会真的跟你一起青丝化雪,这是我蓝叶翎的誓言。”

  岑寂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将脸埋在她肩窝中闷声说道:“我此生,见过朔漠荒凉,见过血河尸山从不曾怕过。唯怕的只有‘你不在身边’。莫要再欺我,我受不住!”

  “好。”蓝叶翎轻轻抚着岑寂的头温柔的应道。

          --(全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人如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人如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