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奔赴
卫戍筝2021-03-13 17:501,685

  办公室里,当刘君佑的资料被传来时,关天啸一刻也没有停歇,立刻驱车,直奔惠城。

  “我查过了,闹闹是田妮的孩子。” 关天啸把中午他收到的,刘君佑的资料摆在了桌上,质问般地追问坐在她面前的肖笑。

  “现在,他是我的孩子,肖笑的孩子。”

  “你就为了这个孩子嫁给他?”

  他们该好好谈谈的,咖啡店里。只有他们两个,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几年了,肖笑为自己打造了一副牢笼,这一生,她都不可能再和关天啸在一起了,上次,他特意来找她,他见到了闹闹,他那么释怀地告诉她,他已经过得幸福了。

  她知道,他们此生都无缘了。

  肖笑没有想到,关天啸会再次来找她。

  当他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好像有人,把从她身上拿走的心又还给她了。

   

  “6年前,我和妈妈出车祸。妈妈没有救回来。我重伤,被送进了医院。醒来后,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了。我很害怕,也很孤独。刘大夫是我的主治医生。是他帮我走出了深深的绝望。后来,我发现刘叔刘婶带田妮来这里的妇产科,并在这里住院。我大概猜到了什么。趁着刘叔他们出去的空档,我去看田妮。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本来是要打胎的,可是医生说田妮的体质不适合打胎,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刘叔他们觉得孩子不光彩,就把田妮安排到这家医院,不愿意碰见任何的熟人。他们想把田妮生下的孩子送人,田妮没有反对。谁知道在生孩子的时候,在闹闹出生的第二天,田妮就自杀了。刘婶晕过去两次,办完田妮的身后事,他们还要把闹闹送走,他们认为是闹闹害死了田妮,我舍不得,我欠了田妮,我也害怕一个人,于是就接受了刘大夫的建议,和他结婚,领养闹闹。”

  肖笑把所有尘封的事实,娓娓道来。

  “凭什么?肖笑,我在你的心里究竟算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选择牺牲我?凭什么我要一直生活在痛楚里?你知道这些年我像什么吗?像服食了海洛因的瘾君子,每天、每晚被过去的光影困住,我的毒药是你,我的解药也是你。

  如今的我是什么样的身价,而你,肖笑,此时此刻你配不上我,你一点也配不上我。

  我本可以过得好的,可是就是因为你,是你先来撩拨我的!

  肖笑,你那可笑的举动,你把我的感情像垃圾一样地抛掉……让我再也没有办法爱了,你知不知道,除了你,我再也没法爱了,你知道你多么残忍吗?你!”

  他的手,指着她的脸,

  他还想用最恶毒的语言来伤害她,可是他终究是斗不过她的,

  他根本舍不得。

  她含泪的眼,她愧疚的样子,她无助的样子,

  这一些,只会让他觉得心痛,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她,为什么当时要赌气!

  他抱住她,输就输了,他认了。

  “嫁给我。这是你欠我的。嫁给我!”

  肖笑慢慢地抬手,摩挲着他微微颤抖的背。

  她多想安抚他的心。

  “刘大夫不喜欢女人。” 

  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

  关天啸怀疑自己耳朵。他的手些微发抖。

  肖笑在他的耳畔轻声补充道,“我们有协议的。他会是闹闹一辈子的父亲,我,也会是他名义上永远的妻子。”

  ………

  日子似乎突然就阳光明媚了。

  关天啸的屋内,肖笑和他并躺在床上,闹闹已经咋另一间屋子睡着了。

  “刘大夫不想让其他的人知道他的秘密,特别是他的母亲。”

  关天啸转身抱着她,他吻着她的头发。

  “以后,闹闹是我们的孩子,明天去改姓。”

  肖笑闭上眼睛,她是幸福的。

  结婚的日子定在下月十五,正是中秋。

  亲戚方面,肖笑只请了刘君佑,她说,那是她的家人,她的哥哥。他们还一致认为要请盖色扁食的刘阿姨一家。

  闹闹叫关天啸大哥哥,总是不叫爸爸。关天啸想着法子在收买和逗他,总是没有效果。

  回到了x城,肖笑辞去了原先学校的工作,和刘大夫是和平的离婚,对刘大夫母亲的说法是:刘君佑有更喜欢的人了。

  刘君佑说,他们离婚的借口是他和肖笑在结婚的那天,他就想好了的。

  那个微风和煦,宜嫁宜娶的日子里,在亲友的祝福中,刘君佑以哥哥的身份,郑重其事地把肖笑的手交到了关天啸的手上,关圆圆是的小花童,

  直到司仪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肖笑都还在担心,眼前的一切,是她的梦境,

  可眼前人即心上人,他所传递出来的温度和爱意,

  都融化在了时光里,

  如果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

  那,就算是梦,也是一个美梦。

  此时,那十字相扣的一对人儿,也分不清是谁牵着谁不愿放开,但可以知道的是,往后余生,他们会一直在彼此的生活里… …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热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热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