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名其妙
废帝2020-08-26 12:092,630

  谁还不是在九年义务教育下茁壮成长起来的;

  谁还不是在科学和真理的灌溉下认识世界的;

  谁还不是在五星红旗的飘扬下努力奋斗的。

  但尼玛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张墨看着自己嫩如18岁的手,喃喃自语,沉默良久,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点燃一根芙蓉王奋力吸了一口。自己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离奇事件,竟能让自己从嵩山到了尼玛这个鬼地方。

  一泡尿而已,就他妈一泡尿而已,至于吗,你罚款也好,哪怕关禁闭也好,有这样玩的嘛,还被劈,被尼玛雷劈,尿尿也要天打五雷轰嘛,哥们憋屈呀,兄弟怨呀!张墨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开了一年的北京吉普晃了两下

  还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那张在手机上倒影的陌生又熟悉的脸颊,手机还是没信号,电话还是打不通,微信还是发不了信息,嗯,其他功能都可以用,刚刚还拍了一样自拍照,45度角那种,由于心情原因没有比剪刀手,

  醒来已经十多分钟了,也懵了十多分钟了,这里没有自己熟悉的乡村公路,没有曾经无数次看到的路边公司的广告牌,连那根自己喝醉撞过的电线杆也没有了。

  我在哪?我是谁?这是哪?

  张墨,今年26岁家住嵩山下望留镇旺巷村,当地近少林寺,民风彪悍,本地人尚武,自幼在武校上学,算得上文武兼备,18岁当兵入伍,家中独子,父母年龄大了,需要人照顾,去年刚退的武,8年的军旅生涯没抹去张墨嘻嘻哈哈慵懒的性格,但却练就一身的本领,本身就有武术功底,连里擒拿格斗大比武次次都是第一名,偶尔一次失手得了个第二名,也还是和女朋友分手乱了心智,棋差半招,稍落下风。退伍后留在老家在县种子公司上班,推广农药化肥种子,整日里往各个乡镇送产品。

  今天月底了公司分派的任务也早完成了,上个月的奖励也发下来了:10kg的优质小麦种六袋,一个不锈钢炒锅,还有两提清风抽纸,还有加碘食盐一箱10袋,一提农夫山泉12瓶还有几包蔬菜种子。中午下班张墨没去吃饭,把这些福利三下五除二放在后备箱,他要回家,虽然在县里买了房,父母还是没搬来和他一起住,家里还有五亩地耕种着,老爸也在村里的建筑队做瓦工。

  往常20分钟的路程就到家了,刚走了一半,车就抛锚了,胎爆了,麻利的换好了备胎,点了根烟,左右看看没人,张墨拉开裤链,对着电线杆嘘嘘了起来,正在舒服的张墨眯着眼,并没有看到上空硕大的黑洞携带着浓到滴墨的乌云笼罩着他的正上方。

  “轰隆隆咔嚓”一道耀眼的闪电披在电线杆上,当然,顺带着连接到了张墨身上。

  张墨在这个世界最后的想法是“尼玛,我只是小了个便而已,至于吗,还拿雷劈,发克油”

  悠悠醒来的张墨努力回想了一下刚刚什么,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哈哈,没有死,没有肉香味,也没劈坏,只是熟悉的一切没有了,正南小孤山不在,正北本来还是镇上唯一的有着18楼高的小区也不在,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吉普,全是半米高的荒草,偶尔夹杂着一两颗歪脖树,荒芜的就像未开发过的大荒地没有路,等等,什么叫没有路,我这是在哪呀,站在车顶四处眺望,没有自己熟悉的一切,电话也打不通,什么情况,什么意思。

  自己是在做梦嘛,被雷劈晕了,劈睡着了,自己在做梦,对的,一定是,张墨一巴掌拍下车上,“砰”“啊,疼”,手上传来的力道让张墨整条胳膊发抖,无比清晰的痛感让张墨也清醒了。

  不是梦,确定了,那么神奇嘛,一道雷而已还能把自己劈到十万八千里,乐观的张墨也没多想,管他呢,想也没用,自己的知识经历根本解释不了这是什么现象,手机有信号了,再导航开回家就是了。以后跟老战友吹牛批也有素材了。脑神经大到也是没谁了。

  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抽了半根烟的张墨释然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呗,自己有车,在哪不一样,开回去就是了。

  愣头青张墨经过最初的不解,无助之后,从迷彩服里取出来了笔,又在车上找到了笔记本,打开了手机指南针,标记好自己的位置一路向南出发了,甚至还打来开车载音乐播放器。

  点火挂挡出发,荒草太高,也没什么路,辨别好方向,一路开不太快,极限60码,越往南树越多,越高。十分钟,二十分钟,有两个十几米高的小山包不算很陡,绕了过去。又半个小时后,张墨慌了,几十公里过去了,本来心情都放松起来了,现在头发都炸起来了,他看到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一具男尸,裸体,不,裆部有一块巴掌大小的说不清材质的兽皮,关键是蓬头垢面,身材矮瘦155cm左右,眉骨突出脚掌手掌粗糙,比常人略大,就像,就像从来没有穿过鞋一样,年龄约40岁左右!

  怎么个意思,野人嘛这是,车停好,张墨不敢再走了,从车上找出半年都没动过的军刺,谨慎的下了车,猫着腰查看,这人头上插着羽毛用野草箍在额头。身上的伤疤不少,有新的也有上了年头的,皮肤略显粗糙,且这黝黑的肤色充分肯定了张墨最初的想法,这明显就是野人的打扮,身上肉还没腐烂,尸体僵硬说明死去的时间大概在24个小时前,表情扭曲痛苦,左腿小腿内测隆起呈紫黑色,有两个小洞。

  应该是毒蛇的牙印,中毒而死。

  尸体旁边有凌乱的脚印,还不是一个人的,通过分析张墨确定应该是至少九个人在此驻足过,这些都是野人嘛?

  张墨头顶有个大大的问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角就漂到了不寻常的东西,前方40米豹纹若隐若现,定睛一看,正在慢慢像他的方向靠近,张墨没做他想,握紧军刺,慢慢退到车旁,快速开门,上车发动汽车转向一路向西东绝尘而去。

  通过后视镜张墨发现至少有两只豹子靠近野人尸体,惹着作呕的肠胃,张墨明白了些什么,这里不是他认识的世界,别说见了,21世纪连野人的故事或新闻都没有了,这里是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活着离开这里。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一路飙去,张墨一直在压着森林走,向南树木越来约密,他不敢往里去,里面一切都是未知的。就在森林边缘距离一公里出开,他希望能开出去,向东,再向东,慢慢的,地势越来平坦,有水的声音,是河流。

  把车停好,张墨洗了把脸,望着宽近20米的大河,发呆了,从前老家也有丘陵,也有山,但是绝对没有这样一条河,这里远远不是自己熟悉的家乡,野人,豹子,荒无人烟,连路都没有,这里就算不是原始地带也离原始不远了,一路上手机还是没信号,张墨放弃了,也算奔袭了几十公里了,张墨也饿了,在车上找了包自热火锅,倒上水,等着。

  随便清理了一下自己的物资,油还有半箱还能跑三百多公里,还有三包自热火锅公司的奖品:

  10kg的优质小麦种六袋,一个不锈钢炒锅,还有两提清风抽纸,还有加碘食盐一箱10袋,一提农夫山泉9瓶(路上喝了三瓶),半条香烟,两个打火机,还有几包蔬菜种子。整理好思绪,吃完火锅,盒子都没舍得扔,在河边洗洗又放在车上了,张墨点了颗烟,真想着这一连串离奇的事。

  突然“吐呼罗,呼噜兔,咕噜咕噜”有声音,把烟掐灭,赶紧进车,关好车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知原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知原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