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祸起萧墙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3,929

  秦成附和道:“帮主我早就跟你说过张义与飞云帮私下来往密切,这次肯定是他与飞云帮里应外合抢了我们的货,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郑大有听罢不禁勃然大怒:“看来飞云帮这次是要与我们撕破脸了,走,等我先回去清理门户,然后再找飞云帮算账。”秦成跟着呼喊道:“对,找飞云帮算账。”于是郑大有带着人又返回了青雀帮。

  回到青雀帮,郑大有气势汹汹的吼道:“张义,给我滚出来。”张义此时正在房间里,听到郑大有的喊声,发觉情况不妙,料想识破了奸计,事情败露,急急忙忙出了屋,往后院跃墙跑去。其实张义本以为郑大有五大三粗,一介莽夫,他身边的狗头军师秦成也只是个整天只知道溜须拍马的小人,本想继续卧底在青雀帮,没想到事发突然,只得赶紧逃窜。

  帮中弟子听到郑大有的叫声纷纷出来,一人跑到郑大有面前报道:“帮主,我刚刚看到张义从后院翻墙跑了。”郑大有一听,火气更大,骂道:“这个混蛋,做贼心虚,还敢跑,给我追。”

  柴荣道:“帮主不必追,若是飞云帮指使他现在无路可走肯定是去飞云帮寻求庇护了。”

  郑大有道:“那我们就去飞云帮,新账旧账一起算。”秦成也附和道:“弟兄们,带上家伙跟着帮主走。”

  敬希宁劝道:”帮主不要冲动,凡事谋定而后动,我担心飞云帮早有准备,若贸然行事会中了他们埋伏。”郑大有是个有仇必报之人,早已被怒火冲晕了头脑,哪里还听得进敬希宁的劝告。

  飞云帮是卫州一带的另一大帮,平日因为与青雀帮争抢地盘生意,存在很多利益纠葛,明争暗斗,积怨已久。郑大有带着帮众来到飞云帮,守门的飞云帮弟子见状立马飞奔进去,郑大有正带人准备冲进去,柴荣再次劝道:“帮主,这里毕竟是飞云帮的地盘,小心有诈。”

  郑大有推开柴荣,直接冲了进去,赵匡胤跟在后面对敬希宁说道:“大哥,这个郑大有匹夫之勇,实在是不足与谋。”敬希宁无奈地摇了摇头。

  柴荣也叹了一口气,但三人还是跟着冲进了飞云帮。郑大有带着青雀帮弟子冲进之后发现院内空无一人,柴荣发现不妙,喊道:“不好,有埋伏,快撤。”正在众人疑虑之际,外面大门突然紧闭,院子四周冒出来许多人来将青雀帮团团围住,郑大有抬头往楼上一看,发现上面布满了弓箭手,拉弓引箭正瞄准院内。

  青雀帮弟子顿时陷入恐慌之中,秦成躲到郑大有身后一个劲地问道:“帮主,怎么办?”

  郑大有大气地把手一挥,“怕什么怕”。

  这时,二楼上出现了一人,正是飞云帮的帮主程远山,那张义就跟在程远山的身后。郑大有见状,破口大骂道:”张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枉我这么多年来如此信任你,把盐帮的生意都交给了你,你居然这样对我,我今天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张义给自己壮了壮胆子,隔楼回道:“帮主,你扪心自问真的信任我吗?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鞍前马后,任劳任怨,没想到你却听信秦成这个小人的话,对我处处堤防,还派人监视我,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吗?”

  秦成听了张义的话顿时急了,跳起来指着张义结结巴巴的骂道:“张义你……你……才是个卖主求荣的小人,别……别……在这里血口喷人。”

  郑大有虽然隐隐有此感,但仍矢口否认道:”我是青雀帮的帮主,怎么样用人做事自有我的主意,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再说了就算是这样难道你就可以背叛我去投靠程远山吗?”

  张义道:“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程远山看戏似地望着郑大有和张义骂战,拍手哈哈大笑道:“精彩,真是精彩,好久没看过这样的画面了,真是过瘾,郑大有,其实我便没有打算这么快跟你撕破脸的,不过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不能让你走了。”程远山几句话轻描淡写,但似乎早已胸有成竹,身上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气。

  郑大有指着程远山道:“程远山你这个卑鄙小人,尽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有本事下来跟我单打独斗。”

  程远山摇着食指道:“你这样的莽夫只会逞匹夫之勇,青雀帮迟早会毁在你的手里,天予弗取,反受其害,我又岂敢违背天意。”

  郑大有吼道:“一派胡言,简直岂有此理,我今天要是不杀了你那才是违背天意。”

  程远山扬起嘴角,轻蔑地哼了一声,转头对旁边的心腹唐石道:“给我全杀了,一个不留。”

  程远山话音刚落,唐石将手一挥,楼上的弓箭如雨点一般射向院中,青雀帮弟子顿时慌作一团,左躲右闪,有的甚至撞在一起,场面十分难堪,许多人躲之不及应声而倒,程远山和唐山顿时得意得哈哈大笑起来。

  青雀帮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贸然闯进飞云帮中了程远山的埋伏,一时之间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郑大有带去的人就只剩下柴荣、敬希宁,赵匡胤和和秦成,秦成本没什么本事,但向来耍滑,眼准腿快,早早躲到院中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小角落躲了起来,所以能够安然无恙。

  慌乱之中只听赵匡胤大喊道:“大家小心,箭上有毒。”话音未落,只听郑大有“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柴荣上前将他扶起,挡在前面。

  敬希宁眼见事急,使出一招“秋风劲”,双手交叉,将内力运至掌心,突然猛地将双掌推出,只听“嘭”的一声,楼上的栏杆碎成几截,栏杆后面的人有的倒在回廊,有的直接摔下,敬希宁顺势又连出了几掌,剩下的弓箭手都吓得躲了起来。

  柴荣趁着这个空隙,忙叫道:“大哥三弟,快冲出去。”说着一把将郑大有托到背上,架着往外面冲,敬希宁和赵匡胤紧跟在身后护随。

  方才敬希宁那几掌令程远山吃了一惊,忙问道张义,“那人是谁?青雀帮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高手?”

  张义也是摸不着头脑,摇了摇头道:“我走的时候帮中没有这个人啊,属下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程远山骂道:“真是个废物。”

  程远山这一骂令张义隐隐有卸磨杀驴之感,心中颇为不悦,唐石正准备带人追赶,程远山行事稍微谨慎一些,在不知其三人来历的情况下叫停了众人,不过对他来说更为重要的是郑大有中了毒箭必死无疑,只要他一死青雀帮必定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到时候根本不足为惧,于是将唐石喝住。

  秦成见敬希宁三人丢下他一个人准备逃跑,从角落里爬出来焦急的叫道:“别跑,还有我在这儿,救我呀。”

  秦成刚才溜得最快,敬希宁、柴荣、赵匡胤三人瞧不起他贪生怕死的样子,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喊声,径直望外面跑了出去。

  秦成无奈,也跟着想跑,可惜迟了一步被唐石逮住,被他用绳子捆得严严实实的押到了程远山面前。

  秦成最善见风使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程帮主您大人大量饶命啊,小的也是被郑大有胁迫被逼无奈呀,否则就算是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冒犯帮主您啦。”秦成一边说一边以扇遮面,哭哭啼啼,狼狈至极。

  程远山知晓秦成品性,白了他一眼,却让唐石把他放开,秦成伏地拜道:“多谢帮主,小的以后一定唯帮主马首是瞻。”

  程远山声音不大,但绵里藏针,讽刺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秦成使劲地摇头,程远山继续说道:“因为对你来说换主子跟换衣服一样,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会为前主子报仇。”

  程远山一针见血,不留余地,秦成一时哑言,只好附和着尴尬的赔笑,引得边上众人极尽嘲讽,哈哈大笑。

  程远山让人把秦成带下,众人一一散去,独留唐石一人,程远山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唐石道:“帮主,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要留下他,像秦成这种墙头草留着是个祸患,还不如一刀杀了他。”

  程远山满怀自信道:“这种人要杀他就跟踩死一只臭虫一样简单,倒不如留着他,只要给他一口吃的你让他咬谁他就会帮你咬谁。”

  唐石心中不赞同,嘴上却附和道:“帮主英明!”

  再说柴荣三人救上郑大有逃回青雀帮,帮里众人见郑大有身受重伤纷纷围上前来,柴荣将郑大有放下,此时的郑大有已是奄奄一息,迷迷糊糊中顺手抓住了敬希宁,口里喃喃念道:“报……报……仇”,然后便一命呜呼。昨日日还意气风发的郑大有突然殒命,众皆愕然,青雀帮突生横祸,一时之间,群龙无首,皆惊慌不知所措。

  赵匡胤突然站出来道:“大家听我说,飞云帮不讲江湖道义,暗下黑手,以致帮主惨死,此仇不报,我青雀帮有何颜面立足江湖。为今之计,应当重新选出一位新的帮主,带领大家重振青雀帮,为帮主报仇。依我之见,我大哥敬希宁不但运筹帷幄,足智多谋,而且武功高强,鲜有敌手,足以担当帮主之位。”赵匡胤声音浑厚,掷地有声,一众小喽啰皆扬头称点。

  一片沉寂之后,突然站出来一人反对道:“你们三人来帮中不过数日,既无资历又无功劳,凭什么坐帮主之位。”

  这人话音刚落,一众人又开始跟风,指指点点,随声附和。一时之间,郑大有被众人抛到了脑后,他们似乎对于接下来帮主之位花落谁家更感兴趣。

  柴荣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前众人的反应,默不作声。敬希宁道:“各位,我兄弟三人初来乍到,便无心觊觎帮主之位,请大家不要误会。”

  众人的反应早在赵匡胤的预料之中,如此红口白牙,定然没人能服,于是说道:“既然大家不服,我有个注意,帮主之死罪魁祸首乃是张义,他勾结飞云帮,杀人越货,,谁要是能先拿了张义狗头,为青雀帮清理门户,告慰帮主在天之灵,谁就接任帮主之位,大家以为如何?”

  青雀帮的一众小喽啰完全没有自己主意,这人说这便往这边点头,那人说那便往那边点头,刚刚反对那人听了赵匡胤的话,勉强点头道:“好,这个方法公平。”

  这天夜里,月明星稀,清风徐徐,青雀帮弟子都有些疲劳于是早早睡去。院子里十分安静,静得连树叶飘落的声音都那么清晰,不时发出的几声虫鸣和蛙声显得那么清脆而响亮。敬希宁、柴荣、赵匡胤三人睡不着,坐在院子里小声的聊着天。敬希宁道:“郑大有贩卖私盐,越做越大,不但坏了官府的规矩,也惹得其他帮派眼红,有今天的下场那是迟早的事。况且青雀帮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如今郑大有死了更是一盘散沙,我看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去争那个帮主之位。”

  柴荣拖着下巴略微顿了一下道:“大哥你听我说,自黄巢起义以来,战祸连连,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大丈夫身逢乱世,应当有所作为,如今天下大乱,四分五裂,只有天下重归一统,才能拯万民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到时候流芳千古,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啊。”

  柴荣的话让敬希宁和赵匡胤都有些震惊,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他一语惊人,石破天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