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四路出击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3,852

  原来清风教弟子事先把地下挖空,然后藏匿下面,小叶派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进入陷阱,清风教教徒从地下爬出把人拽下然后乱刀砍死,手段十分残忍。

  清风教教徒在地下神出鬼没,小叶派弟子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人人自危。突然有两只手从地下冒出抓住丁望舟的双脚,丁望舟深扎脚步,铁剑出鞘,一道寒光闪过,那两人之手被丁望舟挥剑砍断踢入半空,丁望舟嫉恶如仇,睚眦必报,一连砍掉清风教好几人的手掌,丁语心和乐云起也刺伤了数名清风教弟子。

  突然有人从地下拽住丁语心的双脚,将她拉倒在地上拖行,乐云起往前一跳扑在地上,死死抓住丁语心的手,结果被连着一起拖行在地。丁望舟远远望见,情急之下,飞身而来,唰唰两道寒光,又是几只手掉在了地上,只见那几人捂着断手痛苦的嚎叫。

  丁语心和乐云起见地上满是断手,既感恶心又觉惊恐,一齐望向丁望舟,只见丁望舟杀红了眼,丝毫不为所动,下手毫不留情,小叶派渐渐重掌主动权,丁望舟带领众弟子一起厮杀,隐藏在地下的清风教教徒在小叶派的强烈反击下,不得已从地下爬了出来,与小叶派弟子混战在一起。其中几名教徒各自扛着一面小旗,上书“洺州分坛”四字。原来在此处设伏的并非冷月峰,而是虞载道调回的洺州分坛教徒,它与另外三个分坛一起分别被按排在了四大峰的外围作为第一道防线对五大派进行伏击。

  丁望舟对派中弟子向来要求严格,这次随丁望舟一起前来的更是派中的佼佼者,在一阵激烈地厮杀中,洺州分坛的人渐渐不敌,随后如鸟兽散。丁望舟见情况不明,喝住准备追击的弟子。丁望舟的师弟郭兴远问道:“掌门师兄,我们初战告捷,清风教徒落荒而逃,为何不趁胜追击?”

  丁望舟望着地上一片狼藉,尸横满地,怒火中烧,“刚刚那些贼徒只是洺州分坛的,可我们杀敌一百,自损八十,如今还没攻上冷月峰,损失已经如此之重,清风教向来诡计多端,贸然追击只会中了他们圈套,况且我们的目标是冷月峰和孤云山,先不要管他们。”

  郭兴远把剑高高举起,大声吼道:“小叶派弟子听令,随掌门一起攻上冷月峰,踏平孤云山。”众弟子听罢也跟着举剑高喊道:“攻上冷月峰,踏平孤云山。”

  小叶派斗志昂扬,一鼓作气冲到冷月峰脚下,可当丁望舟抬头望着冷月峰的道路,狭长而陡峭,险象环生,易守难攻,实在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心情陡然沉重起来。

  丁语心道:“爹,上面山势崎岖,非常不利于我们山去。”

  乐云起道:“是啊师父,方才一战损失惨重,硬攻恐怕不行。”

  丁望舟道:“我岂有不知,可这是上冷月峰的唯一路径,其他各派正在全力攻山,我们小叶派岂能落于人后,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丁望舟突然收起满脸忧虑,振作精神对众弟子道:“眼前即将有一场恶战,但除魔卫道,职责所在,舍身取义,未为不可,大家随我一起杀上冷月峰”,丁望舟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越是往前,每走一步,愈加谨慎,一直走到半道上也不见有任何动静,可越是安静,越是不同寻常,越是令人不安。小叶派不知道萧云到底是何意图,心情忐忑,悬而不定。

  其实萧云早已探得小叶派进攻冷月峰的消息,手下纷纷建议利用山势在半山腰设伏,然后以逸待劳,打破小叶派的围攻。萧云视丁望舟为手下败将,不把小叶派放在眼里,更不屑使用阴谋诡计,想要光明正大打败小叶派,两手背在身后望向厅外道:“有时候未知的恐惧比恐惧本身更令人害怕,面对如此有利于我们的地形,任何人都会想着设伏,但是我偏偏不这样做。”

  小叶派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挠,顺利地来到了冷月峰。往对面望去,神秘莫测的清风教总教似乎就在眼前,胜利唾手可得,一众弟子兴奋不已,丁语心和乐云起却开心不起来,他们深知,孤云山虽然近在咫尺,但有萧云把守,也许远在天涯,根本无法企及。

  就在此时,冷月峰的教众突然从四面八方簇拥而出将小叶派围了起来,小叶派众人拔剑四顾,严阵以待,萧云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来,指着丁望舟厉声喝道:“上次在彦山派饶你一命,你不思感恩反倒不自量力进攻冷月峰?”

  丁望舟瞪着萧云,冷冷道:“萧云匹夫,今天五大门派要替天行道,将你们清风教魔子魔孙斩草除根。”

  萧云道:“手下败将,竟如此大言不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丁望舟道:“上次一时大意让你赢了一招半式,今天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那就把你的本事全部使出来”,萧云话刚说完,右掌一个凌云饶,猛拍而去,丁望舟右手两指往剑把上一拨,一道青光直指萧云,萧云右掌击出一半,丁望舟的铁剑已经到了跟前,萧云往地上一蹬,凌空跃起,身子翻了两圈,好不容易躲了过去,只听身后一声轰鸣,一块巨石被劈成两半,然后回剑往萧云身后刺去,萧云回身一脚反踢向丁望舟,丁望舟将铁剑紧紧握住,萧云看着被劈成两半的石头,心头一震,背后发凉,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丁望舟的武功进步得如此神速,几招破场式已经杀机四起,不留余地。萧云不敢再轻敌,一招“魂飞千里”,纵身跃起,然后朝着丁望舟远远的一掌,丁望舟反手一剑划去,剑气与萧云的掌力撞在一起发出巨大声响,余波散向四周,逼得二人各自退出好几丈。

  一时之间,冷月峰厮杀之声四起,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就在小叶派与冷月峰大战之时,彥山派也早到了断鸿峰峰脚下,只见周围林深树密,突然从树林中冒出许多人,摇曳旗帜,上书“齐州”二字,原来齐州分坛教徒在此设伏。不等彦山派反应,透过密密的树林,一只只乱箭狂射而出,许多弟子措不及防,应声而倒,不一会儿的功夫,许多弟子中箭或死或伤。齐州教徒完成任务,不再与彥山派纠缠,迅速撤离。韩寻留下一部分人照顾受伤弟子,带领其他人一起继续上断鸿峰。

  彦山派众人登上断鸿峰,守在断鸿峰的是断鸿使钱梵,那钱梵虽是男子,但声音尖细,举止造作,听他说话,让人一身鸡皮疙瘩,双方互相言语骂了几句,便拔刀厮杀,钱梵手拿一对银钩,钩身长约一尺,钩尖两寸,小巧灵活,活动于两手之间,伤人于丈八之外,毙敌于尺寸之前,酣战一个时辰,双方各有死伤,彦山派损失尤重,韩寻环顾四周,身边弟子寥寥无几,暗自思忖片刻,未免彦山弟子悉数折在断鸿峰,韩寻嘱咐且战且退,慢慢离开,下山之后再图大计。剩下众弟子听罢不再恋战,跟着韩寻杀出血路往断鸿峰下撤退。钱梵哪肯罢手,命令所有教徒全力追杀,彥山派损失相当惨重,逃下断鸿峰清点人数,发现已经所剩无几,就连其中一名得意弟子牛一虎也命丧断鸿峰。钱梵追到半山腰,见彦山派狼狈逃窜,丢盔弃甲,铩羽而跑,意得志满地返回了断鸿峰。韩寻自知已无力进攻断鸿峰,只得带着余下弟子返回决战坡,与途中接应的少林弟子一道等待其他三派消息。

  剑门在霜星峰山脚之下遭到了相州分坛的伏击,但此次剑门人多势众,声势浩大,除留派中前辈带领少数弟子留守山门,几乎倾巢而出。特别是常汉贤的师弟万之声,平时寡言少语,与人无交,但武功却是极高,甚至连常汉贤也不是他的对手,只因他不善交道,又厌恶被派中事务缠身,掌门之位才传予了常汉贤,而且万之声冰冷无情,整日专研剑法,几近痴狂。这次清风教徒在霜星峰脚下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吃了大亏,死伤过半,最后只得四窜而逃。剑门弟子在三人的带领下一路冲杀,很快就到了霜星峰。坐镇霜星峰的霜星使乃是宋疏,此人自诩风流,手持折扇,身袭白袍,舞文弄墨,一副书生摸样,尽显儒雅,江湖外号“玉面俏书生”。

  剑门刚到霜星峰,一卷卷雪白的宣纸足有三四丈长,从四面八方朝中间飞驰而来,每张宣纸上面满是宋疏所写之字,附到之处,如一张张刀片般割人性命,常汉贤、万之声和尚元韦从中间踏着宣纸一跃而起,长剑横空,一道道剑气呼啸而出,一张张宣纸从中间开花,喷入半空,被万之声的无影剑拦腰击断,场面蔚为壮观。

  宋疏手持折扇,踩着一张长长的宣纸飞奔而来,万之声将其脚下宣纸击碎成几片,宋疏往后一翻,腾空而起,将手中折扇掷出,呼呼几声,从万之声耳旁划过又返回手中接住。宋疏将全身武功融入折扇之中,与敌对战,便是一把杀人利器。

  常汉贤和尚元韦也上前助阵,两人各持一把利剑,一前一后,朝宋疏一阵猛刺,宋疏站在中间,将两人挡于身外,折扇在两掌和腰背之间来回旋转。宋疏突然将折扇抓住,用力掷向尚元韦,尚元韦横剑挡在胸前,折扇打在剑身,一通火光,就在此时宋疏飞速移步到尚元韦跟前,一掌打在他腹部令他失去重心,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宋疏展开折扇一把插去,尚元韦惊恐万状又不得脱,万之声两指一比划,一道剑气落在两人中间,将宋疏逼开。宋疏自动后退了几步,立足未稳,万之声嗖嗖划出几道青光像几把横贯天际的巨剑从宋疏头顶压下,宋疏展开折扇挡在头顶,被压弯了腰,身子慢慢向下一屈,突然发力往上一推,将万之声的剑气移开,自己却歪歪倒倒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

  万之声的无影剑法令宋疏惊叹,其手中无剑,却似有千把剑,剑在心中,一根手指即是一把剑,而其威力比一把实实在在的剑更加令人可怕。

  常汉贤见万之声一时难以压制住宋疏,从眼下脱身,扶起尚元韦,三人合力围攻宋疏。常汉贤、万之声、尚元韦三人虽然性格各异,但同门师兄弟多年,感情甚笃,配合默契,万之声攻其上面,常汉贤攻中间,尚元韦攻下盘,四人酣斗了一炷香,宋疏渐渐招架不住,被万之声从背后一个袭击,右肩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常汉贤和尚元韦见势发难,一阵猛刺,宋疏自知不敌,带着教众踏过铁索桥往孤云山跑去。常汉贤带着剑门众弟子正准备追击,尚元韦:“掌门师兄请慢,我们现在要是过了这个桥那就到了魔教的老巢了,可是其他几派的情况我们尚不清楚,如果只有我们剑门攻上了孤云山,其他几派都没有上来,到时候我们剑门将独自面对魔教的围攻,难免深陷重围啊。”常汉贤只顾能先到孤云山,在各派面前扬威,尚元韦这么一提,才恍然大悟,吩咐弟子给其他四派发信号,一名弟子放出响箭,冲上天际,一阵刺耳的声音响彻霄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