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密道逃生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3,404

  话音刚落,又从四面八方涌现出一大批清风教教徒,四大护教使和铁战带人像饿狼一样冲向五大门派,一时之间,喊杀之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整个孤云山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之中。五大门派上山之前已经折损过半,而五大掌门之中丁望舟、智远方丈和不如道长又身受重伤,清风教人多势众,士气正盛,双方一直从黄昏杀到第二天拂晓,五大门派损失惨重,清风教四大峰和几个分坛全部聚集在孤云山,五大门派已经筋疲力尽,被死死围在一堆,生死悬于一线。

  敬希宁之前在冷月峰时,从萧云口中知晓五大门派围攻冷月峰,正准备离开,突然发现孟思悠鬼鬼祟祟出现在爱孤云山周围,看着眼熟,想起了与舒怜伊在客栈遭人暗算,又见她举止怪异,神神秘秘,便悄悄跟在身后,可不多久却被孟思悠给甩开,不见了她踪影,正在此时,五大门派已经登上孤云山,敬希宁便混在其中,暗中观察,突然看见丁语心和乐云起被许多清风教人围住,十分危险,情急之下,为避免被清风教人认出,便将脸上抹满灰土,混进厮杀的人群之中,奔到丁语心面前,打倒了围攻她的五六名清风教徒,喊道:“丁姑娘你没事儿吧?”

  丁语心看了看满脸污垢的敬希宁,满脸疑惑地问道:“你是?”

  这时乐云起从旁边兴奋地大叫道:“你是敬兄弟?”

  敬希宁用袖子稍微擦了一下脸,笑着点了点头,“乐兄,丁姑娘,是我,好久不见!”

  丁语心又惊又奇,“敬少侠你怎么会在这里?”

  敬希宁道:“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在跟你们解释,现在快跟我走,我带你们离开这里。”敬希宁说着去拉丁语心的手,刚一触碰便伸了回来,愣了一下,将乐云起和丁语心一起抓住,拉着他们两人走,丁语心道:“希宁你不要管我们,各位师叔师伯身处险境,我们必须与他们一起面对清风教。”

  敬希宁发现场上的形势对五大门派越来越不利,焦急万分,各派弟子所剩无几,纷纷蜷缩在一处与清风教对峙,敬希宁松开乐云起和丁语心的手,“你们一定要等着我”,施展着轻功迅速闪开。施吾言和虞载道远望见一人从五大门派之中飞身离开,身手矫健,颇为诧异,而那身形更让两人有些眼熟,却又一时说不明白。

  此时五大门派除了死去的弟子,剩下的或伤或残,全部靠拢在一起,施吾言和虞载道带领清风教教众一步步向他们逼近,仿佛一大群豺狼虎豹垂涎欲滴地对一群群乖小绵羊虎视眈眈。虞载道喝道:“你们已经穷途末路,若投靠清风教,唯教主马首是瞻,可饶你们一条性命,否则明年的今日就等着你们的徒子徒孙给你们烧纸。”

  丁望舟道:“五大门派已报必死之决心,不成功便成仁,何须多言?”

  尚元韦双手有些发抖,小声自言自语道:“丁掌门你代表你们小叶派就是了,可不要把我们剑门拖进去。”万之声听到尚元韦的嘀咕,狠狠瞪了他一眼,尚元韦赶紧捂着嘴巴低下了头。

  韩寻道:“反正都是个死,五大门派绝不能在清风教面前失了体面,大家一起跟他们拼了。”说罢,举剑而起,正准备向前冲去,敬希宁从清风教教众头顶踩过,提着两大包石灰粉朝脚下挥洒而去,一时之间,漫天飘洒着粉末,正好一阵风从五大门派后面吹来,迎面扑到清风教教众眼前,把石灰吹进了眼睛,眼前好似雾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人,更无暇顾及,一个个擦拭着眼睛,敬希宁落在五大门派掌门面前,“你们快跟我走”,说完自己正一脚踏出,五大门派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望着他面面相觑,敬希宁情急之下,拉住智远方丈的袖子,“大师快让他们走”。

  韩寻认出了敬希宁,“敬少侠是你?大家快走!”众人听韩寻认得敬希宁,便一起随敬希宁逃走,敬希宁跑在最前面,五大门派紧跟在身后,此时逃命要紧,谁也无暇顾及敬希宁的身份。过了一会儿,大风骤停,所有石灰粉也全部散尽,睁眼一看,却发现五大门派剩下的人全部消失不见,虞载道又气又恼,远远望见五大门派跑向东南方,赶紧呼叫众人一起追了上去。

  敬希宁一路狂奔,把五大门派带到了当初躲藏的练功房,后进之人人把房门紧紧关上,众人眼看无路可走,准备做最后的抗争,敬希宁突然将练功房中的机关打开,进入密道的大门缓缓启动,众人见状,又惊又奇,目瞪口呆,敬希宁率先走了进去,回头看众人,却一个也没有跟来,“你们快进来呀!”

  常汉贤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带我们来这里有什么企图?”

  敬希宁道:“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清风教的人,是专门救你们出去的。”

  韩寻道:“诸位听我说,这位少侠就是当初在彦山派力敌萧云,打退冷月峰的敬希宁!”

  丁语心和乐云起也出面解释,唯有丁望舟板着一张脸,站在那里默默不语,众人听韩寻和丁语心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智远方丈道:“原来你就是韩掌门跟我们提到过的敬少侠,真是年少英雄。”

  敬希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智远大师谬赞了,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这里面有一条密道,可以直接通往孤云山下面,大家快跟我走。”敬希宁重新进入,智远方丈招呼众人跟随,众人顿时放下戒心,跟着一起进入了密道。敬希宁拿出那张羊皮地图,按图索骥,径直朝里面走去。施吾言带领孤云山众人和四大护教使追赶而来,追索到小院之后五大门派没了踪迹,虞载道道:“救走五大门派那人我怎么觉得有点像是敬希宁那小子。”施吾言道:“我也觉着有些像,可当初他突然在孤云山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现?”

  虞载道道:“那日我也是追到这里被他甩掉,难道这里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施吾言与虞载道对望了一眼,施吾言道:“你是说?”虞载道点了点头,施吾言道:“不可能,那条密道已经消失了一百多年,他怎么可能找到?”

  两人说话间,罗古往里搜索而去,走到那间练功房的时候,推了推门,发现里面被反锁,顿时有些生疑,向施吾言禀报道:“教主,练功房被反锁了。”

  施吾言和虞载道走近,往里面推了推,施吾言道:“这间房间从来不会上锁,今天却被反锁,赶快将他打开。”虞载道上前准备将门破开,手刚举起又放了下来,看了施吾言一眼,想到这练功房是施吾言闭关之所,任何人不得冒进,直接破门而去,对施吾言有些冒犯,施吾言看出了虞载道的心思,点了点头,“打开”,虞载道得到施吾言的允许,一掌将门推倒,施吾言踏门而如,五大门派进去之后慌乱之中未将密室之门关上,施吾言看着里面竟然有一间密室打开,心中一怔,他一直在里面修炼,却从未发现过里面竟有密室,一时有些恍惚。

  虞载道小声道:“教主,这里面有密室?”

  施吾言喝道:“五大门派肯定是从这里跑了,赶紧追。”说罢,清风教所有人进入密道追赶五大门派。

  施吾言和众人一起进入之后,走到半路,听到前面人声,更加断定,加紧追赶而去,追到石室处,直接闯了进去,结果触动机关,一时间暗器四射,杀伤了许多人,无奈之下,虞载道吩咐众人从石室中撤了出来,问道施吾言:“教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里到底是哪里?怎么到处都是机关?””

  施吾言道:“看来这里就是已经消失了上百年的那条地道,肯定是敬希宁上次逃命之时误打误撞发现了这里,这次又带着五大门派从这里逃掉。”

  施吾言道:“可是这里到处都是机关暗器,他们是怎么过去的?”

  施吾言摆了摆头,道:“这个我也不明白,恐怕只有抓到了敬希宁才能问出其中的缘由。”

  虞载道道:“教主,那我们现在该如何?”

  施吾言道:“他们能够过去难道我们还不能过去吗?”虞载道明白了施吾言的意思,带着清风教众人再次冲了进去,可不一会儿又退了出来,虞载道道:“教主,里面的机关暗器实在是太厉害了,已经死伤了很多人,再这样下去恐怕只会死更多的人。”

  萧云道:“教主,虞长老,我想这条地道很有可能是通往山下的,既然他们要下山,我们就在山下等着他们,免得让弟兄们死在这里。”

  施吾言道:“冷月使言之有理,留一部分人守住出口,其余人下山找寻五大门派。”

  施吾言和铁战留在孤云山等候消息,虞载道与四大护教使一起去到孤云山下寻找五大门派,可是孤云山茫茫一片,找寻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更没有找到那条地道的最后出口,搜寻了几个时辰之后,虞载道与四大护教使一起返回了孤云山,施吾言有些失望,叹道:“这次好不容易引五大门派上山,本来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想到居然让他们跑了,真是天意弄人。”

  虞载道忿忿道:“教主说得是,更可恨的是敬希宁那小子,三番五次坏我们事情,要是抓到他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施吾言道:“悔不该当初心慈手软没有杀了他。”

  虞载道道:“教主不必自责,您也是爱才心切,只可惜那小子不识好歹。”

  施吾言道:“这次他们吃了亏,以后要想对付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真没想到他们会找到地道,这条地道直通孤云山,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我们找不到它的最后出口,但绝不能让它被五大门派利用,铁战你派人将它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