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锋芒初露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289

  敬希宁拱手道:“在下山野村夫,无名小卒罢了,不在任何门派。”萧云冷冷道:“我们清风教的武功从不传外人,我在教中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你,你既不是我四大峰的人,各地分坛也不曾有你这号人,你的武功到底是谁教的?”

  敬希宁心想,枫闲儒已经隐退江湖多年,这世上知道他的恐怕无几,非但萧云疑问,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回答,若不以实相告,彼此间定会心存芥蒂,难以再处,于是轻描淡写道:“我的武功都是枫爷爷教的。”

  众人粗略这么一听,都摸不着头脑,萧云正色道:“你口中的枫爷爷叫什么名字?”

  敬希宁道:“他的名字叫枫闲儒。”萧云继续追问道:“难道是当年我教的枫长老?”敬希宁道:“枫爷爷不是什么长老,只是山谷中的闲云野鹤罢了。”萧云道:“枫长老还活着?如今在什么地方?”敬希宁满脸伤感道:“枫爷爷已经驾鹤仙游了。”萧云叹道:“这也难怪,枫护法离开清风教已经是将近四十年前的事情了,物是人非,当年的那场纷争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既然你是枫长老的传人,那就是我清风教之人,应该为我清风教效力,刚才怎么出手救那丁望舟的女儿?”

  敬希宁道:“枫爷爷早已离开清风教多年,清风教之事也与他没有干系,我虽然师从枫爷爷,枫爷爷却没有让我拜他为师,自然跟你们清风教没有什么瓜葛,而且枫爷爷说过,自从林庭鹰当了教主,清风教就再也不是当初的清风教了,我岂能帮你们助纣为虐。”

  萧云道:“你不与我们站在一起也罢,但你也不是小叶派和彦山派的弟子,赶紧退在一边,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舒怜伊突然插嘴道:“我看你是怕了吧?”

  敬希宁道:“我也不想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不过丁姑娘对我有恩,还请你高抬贵手,不要为难他们。”萧云道:“小兄弟,我看在枫长老的份上不想为难你,但是你如果硬要替他们强出头那就休怪我不客气。”敬希宁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谁要是想伤害我的朋友,我绝不会置之不理的。”萧云道:“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跟我们过意不去了,我倒想会会枫长老教出来的人武功到底如何?”

  敬希宁不甘示弱,“若你非要如此,那我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舒怜伊吵闹着让小叶派的人将她手中的绳子解开,丁语心忙替她解了下来。舒怜伊跑到敬希宁旁边低声附耳道:“敬大哥,你傻啊,干嘛替这些人出头。”敬希宁没有回应,径直朝萧云走去。

  丁语心道:“敬少侠,这是我们五大门派和清风教之间的事情,你没有必要卷进这无端的纷争。”敬希宁道:“多谢丁姑娘关心,虽然我不是五大门派之人,但我娘从小就跟我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人对我好我就应该对他好,丁姑娘你一路上对我和舒姑娘都很照顾,如今你们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理,你放心吧,没事的。”

  敬希宁两眼直视萧云,丝毫没有怯意,萧云深知敬希宁不好对付,加上自己连战韩寻与丁望舟,耗费了极大体力,必须速战速决,时间越久越对自己不利,于是屏息凝神,不待敬希宁出手,一招“魂断天涯”直击敬希宁面目,掌风阴冷,让人不寒而栗。敬希宁虽得枫闲儒传授,但与萧云这样真正的高手过招,仍不免有些紧张,面对萧云如此厉害的攻势,只得迎上,数招之后,萧云很快发现他临敌经验不足,找到破绽,一掌拍在他肩前,小叶派和彥山派众人都替敬希宁捏了一把汗,舒怜伊脸色铁青,出了一身冷汗。

  萧云不给敬希宁喘息的机会,一手扣在他肩膀,一手抓向他腰间,同时发力,可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力道进去敬希宁体内之后却在一点一点被分解减弱,直至消失。

  原来敬希宁和萧云的内功心法本是同根,而枫闲儒传授给敬希宁的更是清风教武功之上上乘,萧云的掌力到了敬希宁身上如同泥入大海,瞬间被吞噬搅拌。敬希宁反手抓住萧云的手往前一拉,将其力道全部卸掉,顺势一掌将萧云逼退到数丈之外。舒怜伊刚才乌云密布的脸庞也一下子如同雨过天晴一般干净而明亮,丁语心和乐云起也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敬希宁虽然险胜萧云,却是谦卑有礼,“承让了!”

  萧云万万没有想到会败在敬希宁这样的无名小卒手上,脸上顿时没了颜面,十分羞愧,敬希宁道:“不愧是清风教的冷月使,已经连战两大门派掌门,我也只能和你打个平手,在下佩服。”敬希宁在众人面前给萧云找了台阶,萧云也乐得其所,回礼道:“不愧是枫长老的传人,在下心服口服,今天看在你和枫长老的份上姑且算了,不过他日我清风教冷月峰绝不会善罢甘休,告辞。”萧云说完转身准备离去之时,特意嘱咐敬希宁道:“敬兄弟,来日有缘再见定要与你好生畅饮一番。”身后一教徒有些不解,觉得敬希宁只是稍稍占了上风,问道:“冷月使,我们就这么走了?”萧云道:“休得多言。”说完拂袖而去,那教人不敢再多言,跟在萧云后面随其他人一起出了闻君殿,小叶派和彦山派的弟子让出一条路任他们离去,无人敢上前阻拦。敬希宁望着萧云离去,也被他豪爽的气概所感染,反倒不觉得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舒怜伊蹦到敬希宁身后拍了拍他肩膀,“希宁,你太厉害了”。敬希宁笑着挠了挠头。

  敬希宁打败萧云,不但救了丁语心和乐云起,还解了彥山派之围,丁语心谢道:“没想到敬少侠年纪轻轻武功造诣却如此之高,小叶派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见怪,今日多亏有你出手相助,否则实在是不堪设想。”

  敬希宁不好意思的傻笑道:“丁姑娘客气了,我只是尽了绵薄之力。”

  舒怜伊愁眉舒展,看敬希宁腼腆的样子,噗哧一笑,又拿他打趣道:“丁姑娘,你要是再夸他我看他今晚上觉都睡不着了。”丁语心低下头笑而不语,敬希宁习惯了舒怜伊拿他玩笑,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三人都不禁大笑起来。

  韩寻从椅子上撑起来,赞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彥山派多谢敬少侠今日出手相助。”敬希宁回礼道:“韩掌门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当如此。”

  众人对敬希宁一片称赞,唯独丁望舟脸色严肃,站在一处默不作声,正眼不瞧敬希宁。丁语心走到丁望舟身旁,小声道:“爹,我们都误会敬少侠了,之前那么对他和舒姑娘,他不但没有怀恨,反而以德报怨,您是不是应该上去以表歉意呀?”

  丁望舟把脸转过去,冷冷的哼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丁语心见丁望舟如此固执,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无奈地走开。

  敬希宁看在眼里,来到丁望舟跟前,拱手拜道:“丁掌门,我和舒姑娘确非清风教之人,之前都是误会,现在您应该相信了吧。”

  丁望舟道:“满口谎言,你的武功出自清风教,还敢说与清风教没有瓜葛?”

  敬希宁解释道:“我已经说过,我的武功是枫爷爷所教,他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离开了清风教,而我在出谷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清风教之人,又怎么会与他们是一道的呢。”

  敬希宁不停地解释以让丁望舟释疑,丁望舟却一直驳他,舒怜伊满心不平,道:“丁掌门,敬大哥要真与清风教有勾结,刚才又怎会出手相助,帮你们打退萧云?”

  丁望舟道:“谁知道是不是使的苦肉计,串通起来博取信任。”

  舒怜伊气得语无伦次,指着丁望舟道:“你,你,简直是老顽固,不可理喻,希宁,我们走,别理这群人了。”舒怜伊拉起敬希宁便准备离去。

  韩寻见状赶紧过来圆场,“诶,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争了,舒姑娘消消气,如今非常之时,丁兄有这样的担忧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大家都是我彦山派的贵客,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如今天色已晚,我已命弟子收拾了厢房,大家就暂时住下吧。”

  舒怜伊望了望外面,这才发现天色已暗,此时下山,恐怕还没到半腰就摸不着道了,舒怜伊怕黑,只好忍气留了下来。

  丁望舟和韩寻受的都是外伤,稍作调息便无大碍,夜里乘着凉风来到院子里,两人踱着步走了好几圈,丁望舟突然开口道:“韩兄,清风教这次只派来一个冷月使萧云就连伤我二人,他们的教主恐怕更是深不可测,武林又将有一场腥风血雨啊。”

  韩寻道:“这次他们公然向我彦山派下挑战书,等于是正式向武林宣战,五大门派不能坐以待毙,等着被清风教各个击破,必须联合少林、善武和剑门,共同御敌,主动出击,才能掌握主动权。”

  丁望舟道:“韩兄说得没错,五大门派只有守望相助,才能维护武林正义,离开小叶派之前,我已向其他三派去信,说明了这里的情况,提醒他们早做提防。”

  韩寻道:“少林派三百多年来一直是武林的泰山北斗,慧清神僧更是位不出世的高人,由他们牵头,联合四派,定能对抗清风教。”

  丁望舟道:“可惜慧清神僧早已遁入山林,不理江湖俗事,现在只有智远方丈德高望重,希望他能率领五大门派共同抵御清风教。”

  第二日清早,一弟子手里拿着一封信急匆匆跑到韩寻面前,“师父,少林派弟子送来智远方丈的亲笔书信,说是十万火急。”韩寻道:“人呢?”那弟子道:“那位师兄很急,送完信就走了。”韩寻拆开信件,看到一半,脸色大变,赶紧找来丁望舟,丁望舟见韩寻一脸乌云,心中不解,韩寻把书信递给了丁望舟,“丁兄你看。”丁望舟接过信件,看完信后大为震恐,原来就在差不多萧云来彥山派之时,智远方丈应云华派掌门黄淮之邀前去做客,可是当智远方丈到达云华派时发现整个云华山尸横遍野,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掌门黄淮也惨遭毒手,智远方丈回到少林之后又恰好接到丁望舟来信,知道清风教已经公开向武林发了挑战书,所以分别给善武派、剑门、小叶、彥山四派掌门去信,请他们到少林一聚,共商对付清风教之事。

  丁望舟看完之后拍案而起,“这肯定是清风教所为,如此狠毒,简直丧尽天良,不灭了清风教武林再无安宁。”

  韩寻神色凝重,沉思良久,道:“我觉得此事有些蹊跷,清风教虽然野心勃勃,但行事坦荡,既然公开给我们彦山派下了战书,为什么又要突袭云华派,昨日在你们来彦山派之前,萧云本有机会消灭彦山派,可他并没有对我们下死手,何以又要灭了云华派满门,依我之见,清风教的目的不是屠杀,而是让整个武林臣服,所以大可没有必要如此。”

  丁望舟急道:“韩兄你糊涂,彦山派百年根基,乃是大派,云华派虽有些名气,但毕竟是小门小派,两者岂能相提并论,萧云虽有灭彦山派之心,却无灭彦山派之能力,况且彦山派作为五大门派之一,互相守望,清风教还不想同时与五大门派为敌,所以现在只是对彦山派下了挑战书,而其他四派并没有收到,云华派与我们多有来往,他们这是想先剪掉五派的羽翼,留下五派孤立无援,然后一网打尽,试问现在除了清风教还有谁有此动机?”

  韩寻道:“有些事情我还是想不通。”

  丁望舟道:“既然智远方丈来信,我们先赶往少林与各派掌门会合之后再做商议吧!”韩寻捋着胡须点了点头。

  第二日一早,韩寻叫来大弟子尹试味交待了一番,让他留守彥山,然后带着二弟子高远和三弟子牛一虎随小叶派一起准备前往少林。临行之前,韩寻找来敬希宁和舒怜伊道:“敬少侠,舒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本该陪你们在彦山多留几日的,实在是事情紧急,我和丁掌门就要去少林了,你们要不在这里多留几日,等我回来再与两位把酒言欢。”

  敬希宁道:“韩掌门客气了,我与舒姑娘本来是要去汴州的,只是因为与丁掌门的一点小误会所以才会来到彦山派,现在我们也该下山了。”

  韩寻道:“既然如此,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