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故人之友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437

  虞载道道:“教主,他们怎么能去天字牢,况且……”,虞载道欲言又止,施吾言摆了摆手道:“无妨!”

  萧云还想劝说,施吾严打断了他:“好了,冷月使,你离开冷月峰已经有些时辰,该回去了。”萧云见施吾严有些不耐烦,担心惹恼了他,只好悻悻退下,四名清风教教徒将敬希宁和舒怜伊押着离开大厅。

  舒怜伊扶着敬希宁在四个清风教教徒的看护下被押出大厅,走到一长廊尽处转弯再走过一块平地,来到一处假山,假山下面有一个门,守在那里的两人从中间将门从两边拉开,进到门口往下面望去是一排陡峭的石阶,下完石阶往前几步一排铁牢赫然立在那里。施吾严也还算客气,一路上便没有让教众给二人任何绑缚,几名教徒却十分粗鲁地将两人推进一间牢房。这几个教徒把二人关进铁牢之后马上用铁锁把牢门锁了起来,没有任何言语,直接退了下去,舒怜伊见几人离开,大声呼叫,却没有任何反应。这间地牢身处地下,阴暗潮湿,里面铺满了乱七八糟的杂草,地上虫子蚂蚁爬来爬去,偶尔还有老鼠乱跑乱窜。突然一只老鼠从舒怜伊脚下飞速窜过,吓得舒怜伊尖声大叫,然后呆立在那里,一步也不敢挪动。敬希宁受了重伤,身体虚弱,靠在墙壁上歇息,见舒怜伊呆若木鸡,慢慢起身伸手拉她,舒怜伊看着敬希宁伸出来的手,竟有一丝害羞,但还是抓住蹦了过去,敬希宁重新靠下,舒怜伊转过脸去脸颊泛起一阵红晕。

  舒怜伊扫视了一圈脚下脏乱潮湿的地牢,望着如囚犯一般的敬希宁和自己,心中忿然委屈,站在那里大声骂起了施吾严。

  正当舒怜伊骂个不停的时候,两排铁牢中间尽头的门突然打开,未见其人,却听到一阵嘶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哎哟,是谁呀,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舒怜伊和敬希宁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里有一扇门,不禁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头发银白的老头慢慢悠悠地从门中走了出来。舒怜伊惊魂甫定,看到这悄然寂静暗无天日的地牢中突然冒出来一人,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趴在牢门前睁大眼睛使劲看去,可里面光线太弱,那人头发散乱,根本看不清人脸,舒怜伊故意大声壮着胆子喊道:“喂,你是人是鬼啊,从哪里冒出来的?”那老头像是没睡醒的样子,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回道:“哪儿来的女娃呀,你属鸟的是吗,一直在这里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睡个觉都睡不好。”

  舒怜伊见那人说话正常,思维敏捷,放下心来,大胆反讥道:“我看你是属贼的,突然从里面里冒出来,你到底谁呀?。”敬希宁从小受李芷柔教诲谦恭守礼,对老人家更是尊重,见舒怜伊和那老者斗嘴,且不知对方是何来历,提醒舒怜伊道:“舒姑娘不得对老前辈无礼。”

  那老者慢慢朝两人走了过来,道:“你这女娃,怎么这么粗暴,看看还是这位小兄弟懂事儿,多学着点。”舒怜伊道:“要你管,本姑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老者突然哈哈大笑道:“我可不敢管,你这女娃,脾气大得很,还一点都没有姑娘家的样子,不过对我这老头的脾气。”那老者说着蹒跚脚步朝两人走来,到了近处,舒怜伊凑上前去,终于看清楚了那老者模样。只见他蓬松的白发披散在身上,乱七八糟的,像是很久都没有打理过,满脸的皱纹尽是岁月的刀痕,一条一条清晰可见,身上的衣服也显得有些污秽,满脸的络腮胡子筷子般长。舒怜伊见他有些脏乱,不由得用手掌捂着口鼻后退了两步。

  敬希宁从小除了他娘就是跟枫闲儒最亲,所以对老者有种自然的亲近感,见他走上前来,赶紧从地上站起,舒怜伊伸手去扶。敬希宁起身向老者施礼道:“前辈,刚刚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晚辈敬希宁,这位是舒姑娘,您……?”敬希宁想问明老者来历,却觉得有些冒失,便收了回去,那老者显然知道敬希宁想问什么,见敬希宁对一个初见之人如此坦然道名,没有任何防备,一阵大笑,指着方才那扇门道:“我呀就住在里面,当然也是清风教的人了,这不刚睡下不久就被这小姑娘吵醒了,唉,真是的。”然后故意装出一副埋怨的样子,像个小孩子,极是好笑。敬希宁不解的问道:“您既然是清风教的人,可是怎么会住在这地牢里呢?”那老者还没来得及答话,舒怜伊抢着说道:“那还用问,肯定是犯了什么错,被关在这里了呗。”那老者双手叉着腰道:“你这小姑娘可真是聪明,我要是被关在这里的,能够这么自由的行走出入吗?”舒怜伊口中词穷,想不出话来,结结巴巴的喃喃着“你··你··哼。”那老者见舒怜伊穷词急眼,甚是可爱,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

  敬希宁站了许久,伤势发作,一手抓在牢门上,一手抚着伤处,那老者道:“你受伤了?”说着一把抓住敬希宁的手腕往脉搏处摸了一下道:“是被施吾严打伤的吧!扛到现在还能气定神闲,小小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实属不易啊。”敬希宁心中惊奇,这老者居然能轻易的看出自己是被施吾严所伤,更奇怪的是在这清风教内居然还有人敢如此直呼施吾严的名讳,对这老者的身份越感好奇,正想与他搭话,那老者道:“这里好久没来人了,所以跟你们聊了这么多,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要继续去睡我的大觉了。”说完打着哈欠走进门内,那石门在他身后自然地关上。舒怜伊见那老者离开,撅了撅嘴,在他背后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在这昏暗的地牢里面,除了孤零零立着的一排冷冰冰的铁门外就只剩下两人,偌大的地方如此空荡,舒怜伊觉着无聊,在铁牢里踱来踱去,不时地踢着脚下的乱草。敬希宁坐了回去,闭目养神,盘坐着自行运功调养内息疗伤。

  那老者睡了一觉醒来,又从石门中出来,发现舒怜伊已经无聊的睡去,敬希宁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又朝他们走了过去,看到舒怜伊疲惫睡去的样子,脸上充满了慈祥和蔼的笑容,不忍心将她吵醒,小声唤着敬希宁,敬希宁没有睡去,听到有人叫他,睁开眼睛,发现那老者站在铁门外,那老者呼道:“小兄弟,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敬希宁疑惑不解,想不通这老者身为清风教之人为何会如此好心,但见这老者面容慈祥,也不去多想,挪动身子走到铁门处坐下。那老者抬起敬希宁的一只手,突然变色,用力抓摁下去,敬希宁快速将手从那老者手心脱开,然后反扣住老者手背,手腕往他中间三指中指节处用力按下,手掌轻快灵活,只听一阵清脆的骨节声响,那老者赶紧将手甩开,瞪大眼睛问道:“你方才使的可是‘推云手’?”

  那老者的声音将舒怜伊惊醒,舒怜伊起身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连声质问那老者:“你干什么?”

  那老者似乎没有听见舒怜伊的话,继续追问敬希宁:“快告诉我你方才使的是不是‘推云手’,你到底是什么人?”

  敬希宁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本以为那老者好心替他瞧伤,却突然对他袭击,现在又不知所云的问他,“是又怎样?”

  那老者得到敬希宁的回答,显得更加激动:“果然没错,这是谁教你的,你师父是谁?”

  舒怜伊道:“说出来怕吓着你,敬大哥的师父可是当年威震武林的枫闲儒枫老前辈。”舒怜伊知道枫闲儒在清风教中素有威名,特别是以这老者的年纪,应该识得枫闲儒,所以故意将他的名字说了出来。

  那老者道:“不可能,你胡说,枫兄根本没有收过徒弟,更何况他早已消失了几十年,以这位小兄弟的年纪根本不可能认得他。”

  方才那老者突然下手,敬希宁本是十分生气,但见他口中叫着“枫兄”,心中便平和了许多,问道:“你认识枫爷爷?”

  那老者长叹一声道:“岂止是认识,我与他当年可是至交兄弟。”

  敬希宁道:“那你也是被关在这里的了?”

  那老者道:“我来去自由,你为何如此说?”

  敬希宁道:“当年枫爷爷之所以出走乃是为了顾全大局,不忍教中兄弟自相残杀,你既然口口声声称是枫爷爷的朋友,自然是与他一边,岂有不受牵连之理?”

  那老者惊道:“你竟然知道这些,难道真是枫大哥的徒弟?可你的年龄不像啊。”

  敬希宁见这老者果真识得枫闲儒,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将所有事情一一道给了他,那老者听罢,情绪有些激动,眼里满是泪水,差点夺眶而出。敬希宁见此情景,也不知道是自己哪里说错了,问道:“前辈,您怎么了?”那老者情绪到了极点,忍不住失声道:“枫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一个人先走了。”

  舒怜伊在旁边看着那老者,心中一阵窃喜,暗想:“看来这老头真的认得枫老前辈,我和希宁算是有救了。”

  敬希宁道:“前辈,当年枫爷爷离开清风教之后,手下众人也听从命令皆归附于林庭鹰,可是您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呢?”

  那老者擦了擦眼泪道:“老朽叫宋恩客,当年枫大哥本是教内的两大长老之一,我与他乃是至交兄弟,他为顾全大局离开,我替他不平,气愤不过,而林庭鹰心术不正,我不愿屈居他手下,林庭鹰便把我软禁在这里,这天字牢是专门用来关押教中犯有错误而地位较高之人的,直到林庭鹰去世,施吾严当上教主后撤走了看守之人,准备把我放出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故人都已不在,外面的世界已经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出去了,于是就住在了这里面的修身阁。”

  宋恩客讲完自己的身份,对敬希宁说道:“我看你的外伤虽重,但并未伤及心脉,施吾言应该是手下留情了,以你的武功,再调养几日便可痊愈,等你养好了伤,我便想办法将你们送下山去。”敬希宁和舒怜伊听后欢喜不已,连忙道谢。

  次日一早,施吾严和虞载道一起来到地牢之中,宋恩客好生将自己打理了一番,重新穿戴整齐正在让敬希宁给他讲和枫闲儒在缘隐谷的趣事。

  当年施吾严解除了对宋恩客的软禁,宋恩客一直对他心存感激,留有好感,所以虽然宋恩客当年连林庭鹰都瞧不上眼,论辈分更比施吾严高,但是对施吾严还是显得比较客气,只是因为他当年是林庭鹰一派,林庭鹰又将教主之位传给了他,所以对其仍是冷冰冰的,见到施吾严来了,起身不无讽刺道:“施大教主今日怎么也会屈尊来到这地牢之中,有失远迎,实在是对不住了。”舒怜伊见到施吾严,拍着铁牢道:“喂,快放我们出去,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施吾严面对宋恩客的讽刺和舒怜伊的威胁,依旧淡定从容,非但毫不生气,反而笑道:“看你们对我这么热情,我真是受宠若惊呀。”舒怜伊道:“真是人越老皮越厚,好不知羞。”虞载道见舒怜伊对施吾严如此无礼,勃然大怒,喝道:“臭丫头,你再敢对教主无礼,我可对你不客气了。”施吾严道:“虞长老,何必跟这小丫头一般见识呢!她就是这个脾气,你要是跟她斗嘴,非得气死你不可。”

  施吾严走近敬希宁道:“看来恢复得挺快的呀,你来这里有几日了,有没有后悔?大丈夫立世,应该有所作为,若能成就一番大业,尽享人世荣华,有何不好?你看你现在,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难道这就是你想要好的吗?”

  敬希宁道:“我说过,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施吾严嘴角露出僵硬的笑容,转向宋恩客道:“宋老先生,如今你见到故人之徒,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你呀最好劝劝他,别跟自己过不去。”

  宋恩客突然仰头哈哈大笑道:“枫大哥果然没有看错人,希宁不但侠肝义胆还有铮铮铁骨。”

  虞载道道:“宋恩克你可别倚老卖老。”

  宋恩克道:“我们清风教难道已经没人了吗,连个小兄弟都不放过,非逼着人家进来”, 说完又若有所思的自己答道:“哦,对了,是林庭鹰杀的人太多,稍有点骨气的都被杀没了,剩下小人当道。”

  施吾严是林庭鹰一手培养和提拔起来的,宋恩克当着他的面嘲讽林庭鹰,心中甚为不满,又想在宋恩克和敬希宁面前保持教主的威严,吼道:“哼,那就让在这里好好呆着吧。”说完,忿忿地甩袖而走,出了地牢,上到假山外面,虞载道吩咐道:“把这门给我锁了,好好看着他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