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孤云山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214

  敬希宁跟着那人来到一处破旧的宅院,那人进去之后,敬希宁悄悄躲在一旁等候,过了好一阵子,终于有了动静,从里面走出来了七八个人,刚才那人也在其中,其中两人走在前面,抬着一个麻袋,而那麻袋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敬希宁悄悄跟了上去,竟听见麻袋里发出人声,心中不禁一怔。那几人抬着麻袋去到后面,然后塞进停在旁边的一架马车,一人驾着马车在前,两人钻进马车里,其余人在后面跟着。那马车从此处出发,又返回城中,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江边,敬希宁一直紧紧跟着,他分明认得其中的几人曾经去过彦山派,当时就跟在萧云后面,回想起舒怜伊突然消失,敬希宁怀疑是冷月峰所为。只见那马车停在江边,两人抬着麻袋从马车下来,江边还停靠着一艘小船,船边站了两人,正在向他们招手,敬希宁大胆猜测麻袋里的人有可能是舒怜伊,但却想不通清风教掳走舒怜伊的动机,若真是如此,唯一的可能就是萧云想报复自己,而舒怜伊那日跟着自己,萧云便拿她下手。眼看冷月峰的人准备将麻袋抬到船上运走,敬希宁心想,“就算麻袋里的人不是舒姑娘,以江湖上对清风教的评价,定又是在干什么害人的勾当,我得去救人”,想到这里,敬希宁从清风教几名教徒背后蹿出,一脚踢倒两人,前面四人听到动静迅速转身,认出了敬希宁,便挥刀砍去,敬希宁三拳两脚将四人打到,那抬着麻袋的两人将麻袋放下,双双挥拳甩向敬希宁,敬希宁跨上前去抓住两人拳头,用力往前一推,两人失去重心往后栽倒在地上。那站在船边的两人见状不敢乱动,只得眼睁睁看着敬希宁走到那麻袋前面,弯腰准备将其打开。

  正当敬希宁准备将系在麻袋上的线绳解开之时,一人从其身后挥掌而来,敬希宁把身子往下一弯,那人手掌从其头顶呼啸而过,敬希宁心惊之余往后退了几步,让出空档来,抬头一看,偷袭他那人正是萧云,敬希宁道:“萧云果然是你,你想干什么?”

  萧云不紧不慢地走到敬希宁面前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敬希宁指着地上的麻袋道:“这麻袋里明明装了人,你们是不是又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舒姑娘是不是被你抓走的?”

  萧云朝那麻袋瞥了一眼,吩咐刚才那几人将麻袋运到船上,那几人上前去抬,敬希宁大喝道:“住手!”伸手便向那人手上抓去,萧云见势也往敬希宁手上抓去,两人双手齐出,一抓一放,横竖交错,突然往上一甩,各自退走,那几人趁此机会,抬起麻袋便往船上跑去,敬希宁上前欲追,却被萧云拦住,眼看那几人将麻袋抬上了船,方才等在船边的两人立刻扬帆抛锚将小船驶向江心。敬希宁被萧云死死缠住,眼看小船渐渐驶入天际,无法追上,便准备好好的教训一番萧云,哪只萧云见船已经行远,便不再纠缠敬希宁,虚晃了一招,将旁边一路人推向江中,趁着敬希宁去救人之时,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等敬希宁将人救回,只听得萧云声音回荡半空,“要想救舒姑娘就来冷月峰找我,过时不候”,敬希宁循着声音喊道:“你要杀要剐冲我来,不要为难舒姑娘,否则我决不会饶你,萧云……”,敬希宁眼看萧云溜开,望着江边长叹了一口气。

  敬希宁断定麻袋里的人是舒怜伊,想着她因为自己而被连累,遭此横祸,心里自责难过,又想起萧云方才所说,决心上冷月峰救人,于是找到一马市,挑选了一匹快马,连夜寻路往冷月峰赶去。

  敬希宁快马连行几日,终于来到冷月峰脚下,勒住缰绳下马,抬头望去,孤云山在一片群峰翠岭的环绕下若隐若现,高高耸立,如入云端,遮天蔽日,甚为壮观。上孤云山总教的路一共四条,分别由围绕其四方的冷月峰、霜星峰、断鸿峰、信天峰而上,每座山峰都极其陡峭险峻,其宽度仅容一人,易守难攻,四大护教使分掌四大峰,守护总教,敬希宁此时正在冷月峰脚下,不禁感叹清风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不过却没有心思去欣赏眼前这如画般令人痴醉的景色。

  敬希宁沿山路而上,攀至半腰,眼前突然蹿出许多人拦住去路,其中一人大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闯冷月峰?”

  “在下敬希宁,要找萧云,还请为我通报一声”,敬希宁怒气未平,声音生硬,在清风教徒前直呼萧云名字。

  那人道:“大胆狂徒,冷月使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说着露出手中铁钩,划向敬希宁,其余众人也不由纷说一拥而上。敬希宁身子往右一偏,右手往钩背上一拍,顺着滑向其手背,然后用力往后一拉,那人一个踉跄向前栽倒在地。敬希宁抬头看去,身子一翻,跳入人群,右手一拍,左手一挡,前脚一踢,后退一抬,将眼前众人打得七零八落,其中一人指着敬希宁惊恐道:“你是那日在彦山派打败冷月使的敬希宁?”

  敬希宁目光扫过众人,其余人一听跟着惊慌起来,重新靠在一起,死死堵住前面的去路,盯着敬希宁,正准备再次杀去,突然背后一阵洪钟般的声音传来,“住手!”

  冷月峰众人听到声音,立马转身低头道:“拜见冷月使!”

  敬希宁往前一看,正是萧云,只见萧云面带笑容,哈哈大笑道:“你们怎么能对客人这么没有礼貌呢,我平日里都是怎么教你们的,都给我退下。”一边假装呵斥着众人,一边走向敬希宁。

  萧云略微在敬希宁身上扫视了一番,“你还真是有胆识,竟敢一人独上冷月峰”。

  敬希宁一把抓住萧云的袖子问道:“舒姑娘在哪里?你拿她怎样了?”

  萧云不紧不慢地将敬希宁的手从袖上拿开,“别这么激动嘛!你想见舒姑娘,跟我来便是了。”

  敬希宁绷紧神经跟在后面,时刻警惕着周围,萧云转身道:“敬兄弟,放松点,我又打不过你,你怕什么?”敬希宁故作镇定,想起江湖上对清风教的描述,个个才狼虎豹般,今日独上冷月峰,如何能不害怕。不过方才萧云自认败于他之手,如此坦荡,却是让他有些吃惊,那一声敬兄弟叫得也让他增添了些好感,怒气消了一半。

  敬希宁上到冷月峰,触目远眺,天边晚霞如锦,白云如丝,鸟叫虫鸣,风吹树动,余辉洒在脸上,安静而美妙,登高而立,寒意频袭。远远望着清风教总教,云雾缭绕,落日霞辉,宛如仙境,不过敬希宁一心想着舒怜伊的安危,根本无意欣赏此景。

  敬希宁一路跟着终是忍不住问道:“萧云,舒姑娘到底在哪里,你把她怎样了,快带我去见她。”

  萧云道:“这么担心,看来你跟那舒姑娘的关系不一般呐。”

  敬希宁道:“我跟舒姑娘什么关系用得着你管嘛,你和我有什么仇什么怨找我便是了,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可你要是敢伤害舒姑娘你绝不会饶过你。”

  萧云突然收起脸上的肌肉,冷眼道:“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冷月峰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法,看来你是不管舒姑娘的死活了。”

  敬希宁咬牙切齿地瞪着萧云,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立马上去给他一拳,萧云看着他那样,却笑了起来,摆摆手道:“好了,实话告诉你吧,现在舒姑娘不在冷月峰。”

  “什么,你骗我?”敬希宁质问道。

  萧云道:“你听我把话说完,那位舒姑娘本来是在冷月峰,不过现在已经被教主押到了孤云山。”

  敬希宁道:“那你带我去孤云山。”

  萧云道:“你可想好了?去了孤云山教主可没我这么好说话,那可是九死一生。”

  敬希宁道:“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死吗?若我死能够换舒姑娘一命,也算是死得心安理得。”

  萧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却如此重情重义,要是不多管闲事与我们清风教作对我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萧云说着便引敬希宁往孤云山而去。

  四大峰与孤云山总教之间以铁索寒桥相连,根根铁索都是由千年玄铁所铸,坚固无比,悬于半空,走在上面摇摇晃晃,令人胆寒。敬希宁看着铁索寒桥和桥下一望无底的悬崖心中不禁泛起阵阵寒意。萧云道:“怕了?”敬希宁没有理会萧云,直接往桥上走了上去,刚踏上桥头,走了两步,铁索寒桥便开始摇晃起来,赶紧抓住一旁的铁链,继续走了几步,摇晃得更加厉害,敬希宁在桥上站了好一阵子终于适应过来,徐徐往前行,刚走到中间,桥上一阵剧烈抖动把敬希宁从上面弹了起来,直接掀到桥外,敬希宁在落下瞬间慌乱抓住一根铁链,人却悬挂在桥外,往下瞥了一眼,顿时头晕目眩,往桥首望去,原来是萧云趁他走到半道之时故意以脚用力踩踏铁索寒桥,铁索反弹之时把他掀了出去,萧云看了一眼挂在桥外的敬希宁,往桥上一踏,一眨眼的功夫便从桥上奔到孤云山。敬希宁抓紧铁索,脚往上用力一抬,翻回了桥上, 正当他重新站回之时,四个身穿黑衣之人从桥头飞身而来,其中一人手持双钩,劈头盖脸划向敬希宁,敬希宁抓着铁链转动步子,那铁钩从敬希宁身旁的铁链上落下,火花四溅,另外三人一人持斧,一人持刀,一人持叉跟在后面横扫而去,敬希宁被四人围在铁索寒桥中间,身子晃晃荡荡无法全力施展武功,而那四人却是如履平地,如四条魅影一般在桥上纵横穿梭,好几次逼得敬希宁差点掉落下去,险象环生。敬希宁突然双脚夹住脚下一根铁索,身子悬于半空,双掌向前,变幻无常,在斧头与钩叉之间游走,待后面来袭,转动身子,调转方向,将身后之人打退后趁其未攻来自之前,又集中全力攻击一人,身法十分迅速,前面之人抵挡不住,撤开之时,敬希宁双膝跪在桥上,从那人胯下穿梭而过,跃到桥头,那四人见敬希宁过了桥,一齐追赶而去,敬希宁重新站回了地上,觉得自在无比,两掌与双腿之间协调自如,那四人虽然凶狠,被敬希宁夺了兵器,一人中掌在地,其他三人再欲赤手而上时,被人喝住,“住手”,声音浑厚响亮,铿锵有力,回荡于孤云山和冷月峰之间,众人听到声音,立马拜倒在地,齐声呼道:“参见教主!”

  敬希宁寻声望去,说话的人大约六十来岁,极是威武,而且一脸严肃,不苟言笑,嘴边胡须浓厚,却又一半花白,旁边站着一人,大约五十来岁,两人分别是清风教的教主施吾言和长老虞载道。其实在虞载道之前,清风教的长老本是两位,当年由于枫闲儒和林庭鹰在清风教内部各自形成了互相对立的两派,内斗直至互相残杀,让清风教大伤元气,所以林庭鹰当上教主之后,为防止教内内斗内耗,便决定只设一位长老,长老地位仅次于教主,但没有实权,协助教主处理教内事务,各地分坛,四大峰都直接向教主负责,中间不再经过长老。

  敬希宁望着施吾言,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只见舒怜伊从施吾言身后突然出现,直奔向敬希宁,敬希宁见到舒怜伊活蹦乱跳地出现在面前,又惊又喜,“舒姑娘,你没事儿吧?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舒怜伊道:“既然知道是你连累了我,那你准备补偿我呀?看你这么诚恳,要不我就勉为其难,你以身相许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敬希宁满脸通红,突然抬头道:“不对呀,你既然被他们抓了,怎么能够这样轻易地跑出来?”

  舒怜伊一时语塞,“我……我……”。

  萧云道:“其实敬兄弟你误会了,我们并没有抓舒姑娘,只是想请你们俩到孤云山来做客而已。”

  敬希宁道:“你这请人的方式还真特别,我刚刚差点就被你们逼下悬崖了知道吗?”

  虞载道道:“孤云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来的,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岂能踏足孤云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