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义之徒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229

  柴荣越说越来了兴致,“青雀帮虽然三教九流,多乌合之众,但是它在卫州一带经营已久,根深蒂固,消息通灵四方,若是能以此为基础,进行整顿,招募义士,广纳豪杰,则定能有一番所为。”

  赵匡胤道:“二哥所言正是,就算从小处来说,接了帮主之位,引他们回归正道,也正是我们当初来青雀帮的初衷。”

  敬希宁叹道:“荣弟心怀百姓,志在天下,真是让我有些汗颜。”

  柴荣道:“大哥就别取笑我了,你虽然初涉江湖,但论才智武功都远在我和三弟之上。”

  敬希宁苦笑了一下,他虽然敬佩柴荣和赵匡胤的志向,但从小生活在缘隐谷,过惯了与世无争的生活,眼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快乐,安宁。自从来到青雀帮他目睹的全是人心的背叛,帮派的争斗,血雨腥风的打打杀杀,这一切都让刚刚接触外面新世界的敬希宁措手不及,难以接受。他还不习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更不想看到那么多无辜的人在无谓的争斗中丧失性命。他现在还没有柴荣和赵匡胤那样的志向,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这天晚上,敬希宁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入睡,很快做起了梦,梦中他回到了缘隐谷,那里有他的母亲李芷柔,还有枫闲儒,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可是突然他的仇人用一张模糊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当年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敬希宁在梦中挥舞着拳头,打在了床板上,声音惊醒了柴荣和赵匡胤。

  柴荣和赵匡胤看敬希宁满头大汗,脸上表情惊恐而愤怒,知道他做了恶梦,正准备将他叫醒,敬希宁自己已在梦中惊醒。

  赵匡胤道:“大哥你刚才是做恶梦了?”

  敬希宁擦了擦汗,冲赵匡胤点了点头。

  柴荣道:“大哥你梦到什么了,竟会如此愤怒?”

  敬希宁将双脚绻起,两手抱在膝盖上,此事在他心中压抑已久,无人述说,于是将自己的身世详细讲给了柴荣和赵匡胤。

  柴荣听完感叹道:“真没想到大哥你还有这样的身世,真是难为你了,那仇人的模样你还记得吗?”

  敬希宁道:“这些年来虽然当年的场景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但仇人的模样却越来越模糊,早已没了记忆,唯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他当时出刀的招式,刀法之精妙狠毒至今让人胆寒。”

  赵匡胤道:“大哥,你的仇人就是我们的仇人,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他,报仇雪恨。”

  敬希宁道:“这个心结长期困扰在我的心里,我一定要找到他,做个了结,既然现在已经出了缘隐谷,我先要办的就是这件事,所以想来想去,我决定明早出发去汴州寻找下落。”

  “去汴州?”这有些出乎赵匡胤的意料。

  “对,去汴州寻找线索”,敬希宁语气十分坚定。

  赵匡胤道:“若大哥去汴州,我们也和你一起去,帮你寻找仇人。”

  敬希宁道:“青雀帮现在群龙无首,没人管教,让他们自由发展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们必须留下。”

  柴荣心里看得清楚,缘隐谷的生活养成了敬希宁与世无争的天性,一时之间无法适应江湖上的打打杀杀自在情理之中,可身在乱世,很多事情身不由己,生活的浪早晚会将人推向风口浪尖,敬希宁太过善良单纯,倒不如先让他一个人去闯荡江湖,积累一些经验,这对他来说也许更好。

  柴荣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道:“大哥,你想好了吗?”敬希宁点点头。

  柴荣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们也不便强留,不过大哥你记住不管到哪里,我们三个永远是兄弟,等你从汴州回来,记得来找我和匡胤,我们随时等着你。”敬希宁心里既暖和又感动,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地点头。

  赵匡胤心里着急,还是忍不住劝道:“大哥,我们三人意气相投,有缘结为兄弟,你怎么突然说走就走呢,留下来吧,我们可以离开青雀帮。”说完又推着柴荣道:“二哥,你怎么也不劝劝大哥呀!”

  柴荣道:“好了三弟,你就不要难为大哥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强求,只要有缘,我们兄弟三人还会再见的。”赵匡胤看不懂柴荣的心思,但见各自心意坚定也不好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敬希宁收拾好行李与柴荣、赵匡胤辞行,两人送了敬希宁好几里路,敬希宁见越送越远,便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柴荣道:“江湖险恶,大哥千万要小心。”

  敬希宁嘱咐道:“张义阴险狡诈,程远山心狠手辣,你们一定要小心,帮主之位能争就争,争不到就算了。”赵匡胤道:“大哥你就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们,小小的青雀帮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倒是你自己涉世不深,又心地善良,容易被人欺骗,一定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一路保重。”

  柴荣拱手道:“大哥,一路小心。”

  柴荣和赵匡胤站在那里看着敬希宁渐渐离去的身影,心中掠过一丝惆怅,下次相见也不知道是何日。

  送别了敬希宁,柴荣和赵匡胤开始商量如何擒拿张义的事情。柴荣道:“飞云帮人手众多,戒备森严,很难直接潜入,就算能够进去杀了张义也难以全身而退。我们只有等机会在外面下手。”赵匡胤道:“不错,确实外面下手的机会最大。而且我已经打听过,张义嗜酒如命,每天都会到南城酒肆去喝酒,随行的人也不多,南城酒肆地处闹市,人来人往,不易引人注意,最好趁乱下手。”柴荣道:“那就这样决定了,今天再去看一下那里的情况,明天行动。”

  第二天柴荣和赵匡胤在南城酒肆观察了半天,然后扮成酒保混入了酒肆里,这间酒肆是卫州城最大的酒楼,凡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都常常聚集于此,因此酒肆里跑堂端茶送水的人又多又忙,没人会主意到突然多了两个酒保。天色渐暗,夜幕降临,城内一片灯红酒绿的景象,街上行人如流水,熙熙攘攘,甚是热闹。

  这时,张义与飞云帮几人一起走进了酒楼,吆喝一声,直接往楼上走去,叫了一桌酒菜,大肆的喝起来,这张义自从郑大有死后根本就不把青雀帮放在眼里,而且最近飞云帮趁青雀帮群龙无首抢了很多地盘,气焰正盛,张义也更嚣张,所以才敢到这种人多口杂的地方喝酒。柴荣和赵匡胤等到张义几个人喝酒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端着酒低头走了进去,张义抬头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在意,在加上柴荣、赵匡胤入帮的时候张义不在帮中,因此完全没有认出来,只是醉醺醺的道:“快把酒给本大爷满上。”柴荣和赵匡胤快步上前给张义和其他三人倒满了酒,赵匡胤站在张义后面,柴荣站在了其他三人背后,过了一会儿赵匡胤慢慢抽出身上短刀然后抱住张义的脖子割了下去,一刀将他毙命,其他三人被张义的一声惨叫惊到,马上反应过来正准备出手被身后的柴荣突然一拳将一人打晕,另外两人见状准备起身逃跑又被柴荣一脚踢飞了一人。赵匡胤将短刀扔向剩下的那人,一刀插在后背当场倒地。二人见张义已死,也不再做纠缠,没有取另外三人性命,然后故作镇定关上房门离开。外面一片嘈杂之声,根本没人注意,过了好一阵子真正的小二进来之后才发现此事,立马报告了飞云帮。

  其实郑大有已死,青雀帮大部分地盘都已收归飞云帮下,张义在程远山看来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飞云帮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对于张义这种卖主求荣的外人程远山非常警惕,根本没有信任过,他不想有朝一日步郑大有后尘,心中早已对他起了杀心,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找到借口,这次赵匡胤和柴荣暗杀张义正好帮了他的忙,高兴唯恐不及哪里会去报仇。

  柴荣和赵匡胤回兴致勃勃地回到青雀帮,将事情告知众人,很快青雀帮的眼线也证实了这个消息,赵匡胤道:“我们事先已经约定,谁杀掉张义替帮主报仇,谁就接任新一任帮主,如今我们兄弟俩杀了张义,帮主之位理所当然应该由我二哥接任。”

  这次青雀帮再也无人反对,都被两人折服,敬他二人有勇有谋,心里暗自佩服,一人带头,其余见状也跪地呼喊道:“拜见柴帮主。”

  柴荣没有假意推辞,欣然接受,道:“蒙众位兄弟抬爱,柴某受之有愧,今后定当不负大家所望,与大家一道让青雀帮成为天下大帮,名扬天下。”

  柴荣有着天生的组织能力,自从接任帮主之位后和赵匡胤一起整顿帮风,制定了许多规章条例,招募义士,加强训练,提振士气,几个月的时间不但让青雀帮恢复了元气,风气也为之一新,一改过去的流氓习气,逐渐在当地积累起一些好的名声。

  话说敬希宁自从离开青雀帮便往汴州走去,这日正行在路上,忽听得前面拐角处一阵打斗之声,觉得好奇,便加快了步伐,走到拐角之处看到一群壮汉正在围攻一年轻女子,于是躲在旁边一个大石头后观看。只见那女子手中拿着一把长剑,样子俊俏可爱,穿着一身上等丝绸做的衣服,颜色鲜艳。围攻那女子的有七八个人,各个面露青筋,出招狠辣,意欲置女子于死地。打斗了一会儿,那女子渐渐体力不支,处在了下风,一直在找机会逃跑,但是被死死地围在了中间,毫无机会。敬希宁看着非常气愤,暗想这七八个大汉居然合伙围攻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子,实在是有违江湖侠义。正想着,只见那女子露出了一个破绽,身后一人抓住机会一拳向女子打去,敬希宁情急之下顺手捡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弹了过去,正好击在那人的拳头上,那人手上一阵疼痛,拳头一下子缩了回去,一声惨叫。其他人听见叫声心中大为惶恐,料想这女子定有高手相助,于是一人大喊道:“大家注意,这妖女还有帮手。”那女子也极是聪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见这几个大汉害怕的神情,故作镇定的唬起他们,那女子说道:“你们上当了,我是故意把你们引到这里来的,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敬希宁听着这女子吓唬那几个人,不禁笑了出来,暗想这女子虽然长得年轻乖巧,如小家碧玉一般,没想到却也这么奸诈耍滑。几个大汉听女子这么一说,心中更是没了底,望了望四周,只想速战速决,于是一拥而上,十几个拳头朝着那女子打去,那女子本已没了体力,如何招架得住,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几只飞石又打了过来,有三人直接被击倒在地,躺在地上痛的直打滚。

  见此情景,其中一领头模样的人站出来叫道:“不知是哪位高人前辈,偷偷摸摸躲在背后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出来,正大光明的较量。”说完,所有人都一起环顾四周。敬希宁想着自己也没必要躲藏,于是从石头后面站起走了出来,走上前去斥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几个堂堂七尺大汉欺负一个弱女子,传出去也不怕江湖人笑话。”

  众人本以为是哪路高手,没曾想竟是一年轻小子,心中不免小觑,更觉敬希宁和那女子一伙儿,感觉刚刚被耍,心中非常气愤。其中一人道:“师兄,这小子刚刚装神弄鬼戏弄我们呢。”

  那人回道:“妖女,竟敢下毒暗算我神拳门的弟子,赶快拿出解药,姑且饶你们性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话的正是神拳门的三弟子张吉。那女子听到张吉这般狂妄,道:“你那两个师弟横行霸道,欺善怕恶,本姑娘是替天行道,我看呀你们神拳门的人都好不了哪里去。”敬希宁向来以和为贵,不想看到双方大打出手,又听张吉说他两个师弟中毒,于是向那女子说道:“姑娘,我想这位兄台的两位师弟应该也尝到了苦头,不如你就把解药给他们吧。”

  敬希宁本想说你要是不给他们硬抢吃亏的还是你,但是怕这姑娘要强失了面子反而适得其反,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哪只这姑娘却不领情,道:“哪里来的臭小子,关你什么事,一边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