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伊人惹怜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236

  敬希宁听这话不免有些寒心,但转念一想这姑娘虽然有点任性蛮横,听她方才之言那也是打抱不平,所以也不生气,只是打趣道:“姑娘,你想清楚了,真让我一边去?”敬希宁说完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这女子瞧敬希宁武功不一般,自己一人身陷重围,根本不是神拳门这几人的对手,要是继续缠斗下去肯定吃亏,以为敬希宁真要走,急道:“喂,臭小子,你真走啊?”

  敬希宁道:“姑娘吩咐岂敢不听,既然让在下走,在下当然得遵命啊。”这女子这才看出敬希宁是在故意拿她打趣,放下心来,但嘴里却说道:“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那你现在就去帮我教训一下这几个人,去啊。”

  张吉见敬希宁和这女子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完没了,非常不耐烦,道:“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还有完没完,少废话,赶快把解药交出来。”那女子有敬希宁壮胆,瞬间又恢复了元气,翘起嘴唇道:“有本事就到本姑娘这里来拿。”

  张吉大怒,一拳挥向那女子,其他几人也一齐拥上去。敬希宁见张吉几个人凶神恶煞,又听那女子说他师弟横行霸道,想来这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虽然有意把解药给他,却想给他们一番教训。

  敬希宁将那女子挡在后面,以掌对拳,那几人除了张吉能接上敬希宁几招外,其他的被敬希宁三两掌便轻松打倒在地,张吉见状又挥出一拳,敬希宁右掌正面接住,然后借力打力,将张吉出拳的力道全部还了回去,张吉受到重击,身子往后一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敬希宁的领悟能力十分之快,与人拆招已经运用自如,再也没有了刚出缘隐谷之时的慌乱。

  那女子见敬希宁三拳两脚便把神拳门这几人打得没有还手之力,高兴的拍起手来,哈哈大笑道:“臭小子,没想到你武功这么好。”然后走到神拳门那几人前面道:“再起来打呀,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嘛。”

  张吉几个人哀嚎着道:“姑娘饶命,大侠饶命,都是我们的错。”

  那女子道:“方才还叫我妖女,现在就叫我姑娘了,你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张吉苦笑着望向敬希宁,敬希宁见他们已经吃了苦头,受到教训,道:“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就念在他们还有点同门情义,为师弟求取解药的份上算了,把解药给他们吧。”那女子大为解气,见好就收,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子,扔在了地上,道:“拿去,只需服上一颗就够了。”张吉连声说道:“多谢姑娘,多谢大侠!”说完之后拿着药一溜烟便跑得没了踪影。。

  那女子拍了一下敬希宁的胸膛道:“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敬希宁道:“你这姑娘要说就说干嘛动手动脚的。”

  那女子双手插在腰间,“嘿,臭小子,我一个如花似玉俏皮可爱的姑娘还占你便宜了不成?问你呢,叫什么名字?”敬希宁道:“臭小子叫敬希宁,臭小子敢问姑娘芳名啊?”那女子听敬希宁也学着她自称臭小子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再看他那委屈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本来又想叫臭小子,收了回来,说道:“敬希宁是吧,我叫舒怜伊。”敬希宁道:“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再说看样子你也比我小,怎么也得叫我一声敬大哥吧。”舒怜伊打量了一下敬希宁,看他穿着朴实,样貌清秀,温文有礼,既不是纨绔子弟,也不是市井之徒,道:“好,那就看在你仗义出手的份上叫你一声敬大哥吧。”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敬希宁道:“舒姑娘,用毒这种旁门左道为江湖正派人士所不耻,你以后还是不要用了为好。”舒怜伊不屑道:“刚叫你一声敬大哥你还真当自己是我大哥啦?”舒怜伊从小娇生惯养,说话随意任性,敬希宁的性格却比较敏感,听后有些不高兴,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说道:“舒姑娘,咱们就此别过吧。”

  舒怜伊发现有些不对劲,忙做出一副笑脸道:“你生气啦?男子汉大丈夫不要真么小气嘛!”敬希宁见舒怜伊刻意讨好自己,立刻释怀,“我才懒得生气”。

  舒怜伊见敬希宁终于笑了,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敬希宁道:“我要去汴州。”舒怜伊一听敬希宁要去汴州,犹豫了一下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道:“汴州?正好我也要去,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吧。”

  敬希宁道:“舒姑娘,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结伴而行,恐有不便,还是各走各的吧。”

  舒怜伊道:“你这个人真是的,一个人走多无聊,一起走还可以有个人说说话,多好啊!”

  敬希宁想了一下,舒怜伊虽然看上去唧唧喳喳的,但活泼好动,一路上有她在也可以打发一下路上的无聊,于是假装勉强的同意。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欢乐得很,敬希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与她一道自己的话变得多了起来,还老是与她玩笑。两人饿着肚子走了半天的路,正午时分来到一个镇上,远远望到一处酒楼,舒怜伊的肚子早已饿得直叫,兴奋的叫了起来,酒和饭菜的香味早已飘到了她的鼻子。敬希宁也觉得俄了,于是和舒怜伊一起走进了酒楼。坐下之后,舒怜伊连忙招呼起店小二,“小二,把你们店最好的酒和菜都给我上来,要快啊。”随即掏出一锭银子给那店小二,店小二看到这么大一锭银子心里乐开了花,赶紧麻溜的应道:“好嘞,两位客官稍等,马上就来。”敬希宁见舒怜伊年纪轻轻的一个姑娘出手如此大方,非富即贵,不禁好奇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舒怜伊笑道:“干嘛突然问这个,我就是个普通姑娘啊,你呀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敬希宁见舒怜伊不愿说,便不再多问。

  不一会儿功夫,那店小二把酒菜都端了上来,满满的一桌,敬希宁道:“这么大一桌,就我们两个怎么吃得完,太浪费啦。”舒怜伊道:“怕什么,吃不完又不要你付钱,快吃吧。”敬希宁摇头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舒怜伊有些不乐意了,“请你吃饭还这么多话,我没偷没抢的怎么了?你要不吃我可不管了。”敬希宁身上确实也没什么银两,要他付这一桌酒菜的钱他真还付不起,不过第一顿饭就让一个姑娘家付钱,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看舒怜伊狼吞虎咽吃的津津有味,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正当他们快吃完饭的时候,从店外走进来了一群人,个个手持长剑,其中三人走在前面,看其装扮应该是江湖中人。其中一个中年人男人,大概四十几岁,走在他们当中,样貌雄伟,身材结实,旁边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一袭红白相间的衣服,样子生的极是美丽,面若桃花,皮肤光滑,嘴唇润泽,两条柳叶眉又细又长,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泛着晶莹的泪滴。另外一个年轻男子,大概二十几岁的样子,生的端端正正。只见他们进来后分坐在两张空着的桌子上,那年轻男子叫来店小二点好酒菜。

  敬希宁望着他们进来,目光扫向那女子,见她举止投足之间端庄典雅,温柔贤惠,一下子愣住了,从他侧面望去,那女子虽然样貌与李芷柔不一样,但神态和举止却是极像,顿时心中涌出一阵暖意,不免多看了几眼。

  舒怜伊见敬希宁眼神不离那女子,心中不免不快,轻咳了两下,说道:“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敬希宁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觉满脸绯红发烫,于是故意清了清嗓子道:“胡说什么呢。”

  舒怜伊看到敬希宁满脸通红的样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笑,便故意一本正经的跟他开玩笑道:“见到漂亮姑娘就没了魂儿,你看你,脸都红了还不好意思承认。古人说的好‘饱暖思淫欲’呀。”

  敬希宁知道舒怜伊拿他打趣,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道:“你吃完了没,吃完了就走啦!”舒怜伊道:“你急什么呀,刚吃完不能歇会儿呀,你先坐下,还急了,我不开你玩笑便是了。“说完把敬希宁拉回了凳子上。

  只见那几个人吃饭很快,桌上说话也不多,那中年人最先吃完,闭目养神等着其他人,等了一会儿听到桌上不再有碗筷碰撞的声音,慢慢睁开眼说道:“大家都吃完了,那我们赶紧赶路吧,否则下月初三就赶不到彦山派了。”说完便起身付钱离去。

  舒怜伊酒足饭饱,歇了一会儿,拍拍肚子道:“我们走吧。”

  两人起身离开酒楼,舒怜伊找来两匹快马,一路慢慢悠悠欣赏起来沿途风景,走不多时,却遥远望见了在酒楼看到的那群人。由于此路山道崎岖狭窄,蜿蜒盘桓,难以快行,敬希宁和舒怜伊被堵在后面无法越前,但靠得太近又多有不好,便远远跟在后面走着。

  就这样走了大概两个时辰,行至一树林,前面那群人停下来歇息,舒怜伊突然也觉得有些疲困,便跟着坐下休息,靠在一棵大树下大口喝起了水,边喝边一个劲地叫累。

  敬希宁看她那满头大汗,散乱在额头的几丝长发混合着汗水粘在能一把掐出水的脸蛋上,狼狈却不失俊俏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舒怜伊眨巴着眼睛问道:“你笑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敬希宁摆手道:“没,没笑什么。”舒怜伊道:“还说没笑,快说。”说着捡起旁边的小树枝朝敬希宁轻轻地打了过去,敬希宁也不闪躲,只是假装用手轻轻挡了两下。

  正当两人大闹玩笑之时,突觉一阵寒意袭来,楞了一下,慢慢回过头去,发现两把寒光闪闪的铁剑架在了各自肩上,而拿剑之人正是酒楼遇见的那年轻女子和男子。

  还没等敬希宁和舒怜伊开口,那男子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一路上跟了我们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

  敬希宁和舒怜伊一头雾水,舒怜伊道:“你说什么呢,谁跟着你们了,这条路这么窄,要不是你们堵在前面谁愿意跟在你们屁股后面。”

  那中年男子喝道:“强词夺理,简直一派胡言。”

  舒怜伊道:“我说这位大叔,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条路是你家的?只许你们走不许别人走。”

  敬希宁道:“各位误会了,我们两人要去汴州,这是必经之路,真不是有意要跟在你们后面的。”

  那女子道:“爹,我看这位公子和姑娘不像是清风教的人,兴许真是我们误会了,再说若是跟踪我们,哪有如此暴露自己的,要不放了他们吧。”

  敬希宁听到清风教几个字,心头一怔,想起了枫闲儒曾经对他所说,而听那女子的口气,他们与清风教似乎有着某种仇恨瓜葛。

  那中年男子道:“心儿,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都应该小心为上,这两人从酒楼一路跟到这里,鬼鬼祟祟,行迹可疑,宁可错抓,绝不能放过一个清风教之人。”

  那年轻男子道:“师父,那我们应该如何处置这两人?”

  那中年男子道:“我跟你们说过,凡遇清风教之人格杀勿论。”

  舒怜伊有些恐慌,想到这飞来横祸,若是如此丢了性命实在是冤枉,喊道:“你们干什么,别乱来,我们真不是什么清风教之人。”

  那年轻女子劝道:“爹,我们小叶派乃是名门正派,现在他俩身份不明,若是错杀了那可是两条人命。”

  那中年男子沉思了一下道:“那好吧,先不杀他们,但必须把他俩给捆了,押上马车随我们一起去彦山派,若真是清风教之人到时候说不定还有用处。”话刚说完,几名弟子拿着绳索便走上前来。

  舒怜伊被人挟持住,不敢乱动,只得大吵大叫道:“你们干什么,小叶派可是江湖五大门派之一,怎么能随意绑人,你们这样做与强盗何异?”

  那年轻女子心地十分善良,见她爹好不容易剑下留人,赶紧给舒怜伊使眼色不要再说,免得惹恼他爹改变了主意,舒怜伊十分聪明,立马领会了那女子的意思,心想有这女子护着应该暂时不致有什么危险,只等中途能想个办法逃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