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入青雀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016

  于是三人一起前往青雀帮,大约行了半个时辰,来到一处大宅,大门高高阔阔,上面大书着“青雀帮”几个大字,看那几个大字应该是先用刀子在上面刻出,然后再以颜料在上面涂染,鲜明而显眼。这座大宅位于一条繁华街道的尽头,闹中取静,既出行方便,又不失清静。门前有两个彪形大汉分立于左右,样貌粗犷。三人走进门去,眼前是一片宽阔的院子,周围稀稀松松的栽了几棵杨树,再往里走是大厅。院子里这时已聚满了许多人,凑近一看大的有四五十岁,小的十四五岁,有市井之徒,登徒浪子,渔夫商贾,三教九流,手中刀叉剑戟,锤斧鞭锏,五花八门。等了一会儿,一群人从大厅里簇拥着走了出来,为首一中年人走在前面,留着少许胡子,身穿灰色长袍,身体强壮,臂膀大而有力,此人正是青雀帮的帮主郑大有,身旁跟着一人,是青雀帮的狗头军师秦成,尖嘴猴腮,留着两撇胡子,低头弯腰,满脸奸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不停地给郑大有扇着。郑大有走到众人前面,把手一挥,示意秦成收起了扇子,然后拱手笑道:“在下青雀帮帮主郑大有,承蒙各位英雄好汉垂青,看得起我青雀帮,但青雀帮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来的,没有个两三下功夫那也是不行的,所以大家都露出两手来,若能胜得了我身后这四人便可留下,若输了我们也发好盘缠。”说完,从郑大有身后走出来四人,站成一排,面无表情,磨拳擦掌,等着前面的人前来应战。秦成接过话道:“你们各自站成四队进行,胜了的站在一旁,败了的就到旁边领好盘缠自行离去,恕不相送。”于是众人各自分散站成四队,每队大约十来人。柴荣、敬希宁、赵匡胤分别站在了不同的队里,郑大有坐在椅子上喝起了凉茶。

  三人来得晚,分别站在了队伍的后面,前面七七八八有人留下,有人离开,三人看得无聊,在后面打起了哈欠,引起了青雀帮中一人的注意,立马认出了他们三人,便跑到郑大有耳边低语了几句,郑大有朝那人点了点头,突然大门紧闭,一群人迅速把三人围住,其他前来之人见此情形慌手慌脚,乱作一团,不知何故。

  几个时辰前追赶过敬希宁三人的小头目也在场,走到三人面前,大声喝道:“你们也太嚣张了,居然敢主动找上门来,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其余之人见状连忙躲到一旁。

  柴荣把手一举说道:“慢着!我们三人来这里不是找茬的,你们今天不是要招募新人吗?我们是来应招的。”

  那小头目道:“我看你们是来找死的,给我上。”

  青雀帮一群人正准备涌上去,郑大有喝道:“等一下。”然后从座椅上慢慢起身,走到三人面前,仔细大量了他们一番,道:“真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的。”

  敬希宁道:“青雀帮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些名声,方才应该不是郑帮主的待客之道吧?”

  郑大有突然朝那小头目脸上啪的一巴掌,打得他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用手捂着脸怯怯地望着郑大有,“帮主你……”。

  郑大有道:“你什么你,给我滚下去。”那小头目既委屈又无奈,却只能悻悻地退开。

  郑大有道:“青雀帮广纳天下英雄豪杰,既然三位有意加入,作为帮主,当然欢迎之至,可我刚才也说了,我们青雀帮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你们要是有本事打赢我旁边这几位,我就让你们加入青雀帮,其他的事情既往不咎。”

  柴荣道:“郑帮主果然爽快!”说完与赵匡胤一一出战。

  柴荣、赵匡胤本是练武之人,心怀抱负,武艺精湛,又自幼闯荡江湖,什么人都见过,青雀帮这几个小喽啰哪是他们的对手,不几个回合就被打倒在地,柴、赵二人轻松过关。

  敬希宁最后一个出场,柴荣和赵匡胤都见识过敬希宁的身手,站在旁边一点也不担心,倒是敬希宁自己心里有些忐忑,他长这么大今天是第一次与人打架,手忙脚乱,狼狈不堪,不知如何出招,虽然自从十岁时就开始跟着枫闲儒练武,但是当初面前假想的敌人只是缘隐谷的山水花草,从未真跟人动手练过,非常不适。

  敬希宁一直死盯着眼前的壮汉,青雀帮众人见敬希宁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只当他是一介书生,站在旁边等着看敬希宁如何被收拾,有的人甚至发出了嘲笑之声,那壮汉更是没把敬希宁放在眼里,抖了抖肩膀上的一坨肉,两只拳头一挥,大踏着步向敬希宁走去,待要靠近之时,一拳向敬希宁脑门挥去,敬希宁慌乱失措,不知如何出招,东躲西藏,一味的闪避,那壮汉见状气焰更加嚣张,一边挥着拳头一边发出轻蔑的冷笑,敬希宁慌乱中出掌相迎,刚碰到那壮汉拳头,那壮汉只感手臂突然又麻又痛,一下子被震出数丈之外,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众人一时还未看清,个个瞪大了眼睛呆若木鸡。

  其实枫闲儒乃是当年武林中的顶尖高手,敬希宁跟着他习武十年,得其毕生所学,底蕴深受,功底扎实,练就一身功夫,虽然年纪轻轻,很多武功也只是得其心法口诀,根本没有彻底领悟,但放置当今武林,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只是他没有实战经验,不知如何临敌应对出招而已,但只要假以时日,必定得心应手。

  郑大有正拿着一杯茶准备喝下去,见状很是吃了一惊,呆呆的望着,茶杯放在嘴边一动不动。这时,秦成在旁边故意轻咳了一下,郑大有回过神来,嗯哼了一声,坐正了身子,将茶水一口咽下。敬希宁只是轻轻一招便把青雀帮的高手打成这样,郑大有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从座椅上跳起来,心中暗想,“要是三人真能加入青雀帮,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柴荣赞道:“大哥真是好功夫,不出招则已,一招制敌,佩服佩服。”

  赵匡胤道:“那当然,说明我们俩的眼光很对,认了这样的大哥,哈哈……”。

  敬希宁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答道:“二弟三弟过奖了,我不过是侥幸罢了。”

  三人正聊着,郑大有拍着手掌走到跟前,“不错,不错,三位果然厉害,大家欢迎这三位小兄弟加入我们青雀帮。”

  青雀帮众人确实被敬希宁和柴荣、赵匡胤三人的身手给折服,郑大有这么一说,众人一起齐呼高喊起来。

  郑大有道:“既然以后大家都是青雀帮的兄弟,之前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再提,今天辛苦了,秦成你安排他们住下。”秦成在郑大有后面扇着扇子点头道:“是,帮主。”

  青雀帮规定帮中年长或有功者每人一间独立宽大的房间,但是对于新入帮的人都得五六个人挤在一间房里,敬希宁他们兄弟三人向秦成申请住在一间房间,秦成倒也没反对,答应了他们。

  这天夜里,众人早早睡下,半夜的时候,一人从大门外面大声叫喊着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口里不停地喊着“帮主……帮主”,正在睡梦中的众人都被这叫声给吵醒了。郑大有听到后急忙从屋里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秦成也应声而出。郑大有听得这声音正是他一个半月前派去江浙一带运私盐的心腹张义,张义直接往郑大有的住所奔去,郑大有见张义蓬头垢面,狼狈不堪,心中不安,料想出了事。张义跪在郑大有面前说道:“帮主,我们的货在雁子岭被劫了。”

  郑大有听到这个消息,一股脑差点坐到地上,站稳身子,大怒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张义道:“我们从浙江回来后,最开始走的水路倒是安全,结果上了陆地的时候经过雁子岭突然冒出来一群蒙面的人把我们的货全给抢了,兄弟们也全部惨死,属下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为的就是回来给帮主报信。”

  郑大有道:“赶快把所有人叫醒。”

  秦成吩咐旁边一人去叫,不一会,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院子里。

  郑大有脸色十分难看,对张义道:“你先下去歇息养伤。”说完朝秦成挥手道:“你带上帮里的兄弟跟我一起去雁子岭。”

  郑大有之所以如此焦虑乃是因为青雀帮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来源于贩卖私盐,随着私盐生意越做越大,难免遭到其他帮派的嫉妒,这次招募帮众也是为了扩充人手,如今运回的私盐被劫,对青雀帮损失非常大,所以郑大有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雁子岭查明真相,尽早找回被劫的私盐。

  郑大有与秦成带着敬希宁、柴荣、赵匡胤等人赶了大半夜的路终于来到了雁子岭,贩运私盐从来为官府所禁止,青雀帮也不敢张扬,走的乃是小道,而雁子岭处在悬崖峭壁中间,中间一条小道仅供一人一马通过,加上时常有山匪出没,一般商旅是断然不会走的。不过有青雀帮的旗号,附近山匪根本不敢打主意。

  郑大有环顾了一下四周,满地躺着的都是青雀帮的尸体,运盐的马车东倒西歪,地上一片狼藉,顿时心中怒气难耐,“岂有此理,竟然骑在青雀帮的头上拉屎,等我查出来是谁干的,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敬希宁围着这里转了一圈,略微沉思了一下道:“帮主息怒,依我看这些人能够如此准确地计算出我们运盐的时间和路线,而且轻而易举地杀了我们帮中这么多弟兄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秦成自打敬希宁、柴荣和赵匡胤三人来到青雀帮 ,看他们一副穷酸的模样就瞧不上眼,见敬希宁插话,不问青红皂白上前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赶快退下,这里哪有你和帮主说话的份。”敬希宁毫不理会秦成,只是望着郑大有,倒是赵匡胤看到秦成如此侮辱敬希宁,顿时怒上心来,回道:“你敢骂我大哥,信不信我揍你。”说着就抡起拳头准备往秦成打去,秦成见状马上溜到郑大有身后,吓得结结巴巴的说道:“好你个赵匡胤,在帮主面前都敢如此大逆不道,反了你了。”敬希宁不想弄得大家下不了台,马上拉住赵匡胤,将赵匡胤挡在后面向秦成说道:“秦爷莫怪,我二弟是个性情中人,您大人大量还请不要跟我二弟一般见识。”敬希宁给秦成找了个台阶,秦成便顺着说道:“算了,我怎么会跟这种粗人一般计较。”赵匡胤指着秦成说道:“你……”。柴荣拉住赵匡胤的手轻声对赵匡胤说道:“好了,二弟。”

  赵匡胤道:“要不是我大哥二哥拦着,今天非好好揍你一顿。”

  郑大有一心想着如何查出真相,找回私盐,根本没心思理会秦成与赵匡胤的争吵,反倒被敬希宁一番话触动,觉得甚是有理,便道:“你继续说下去。”

  敬希宁道:“帮主你看他们的伤口,根本不像是在打斗时留下的,这些伤口的深度和力度都差不多,如果是打斗时留下的应该有深有浅,而且伤的位置全身都有可能,不会这么集中在胸前和背后。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先中了毒,失去抵抗能力,最后被人活生生用刀刺死的。”

  郑大有连连点头,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张义就是在说谎了,可是张义跟随我这么多年,怎么会背叛我,况且他也没这胆子。”

  柴荣道:“会不会是他受了谁的指使?青雀帮有没有什么仇人?”

  “仇人?难道是飞云帮?这些年来飞云帮老是与我们青雀帮作对,岂有此理,一定是飞云帮。”郑大有越想越觉得飞云帮的嫌疑最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