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密道逃生
重阳小道2021-03-09 17:114,830

  施吾言见虞载道空手而返,问道:“怎么回事儿?抓到人了吗?”

  虞载道满脸羞愧,低头回道:“属下无能,让他们跑了,不过那人好像对孤云山十分熟悉,若不是我教之人根本无法从我眼皮子地下带人逃走。”

  施吾言道:“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调查,舒怜伊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不足为虑,只要敬希宁和宋恩克还在我们手上就好。”

  舒怜伊虽然被送出了天机阵,但宋恩克和敬希宁深知她未必能够逃出孤云山,不过就算被施吾言抓住也好过待在天机阵中的惊险。两人又在阵中苦斗了一阵,仍没有找到妙门所在,可各自都已经精疲力尽。宋恩客绝望的看着头顶上的夜空,安静祥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大笑起来,“希宁,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敬希宁不解,宋恩客解释道:“这天机阵其实是根据二十八星宿的原理布阵的,你看这些树,它们移动的位置正好与二十八星宿一样,你往上看,各个方位就是一个圆正好对应这个院子独特的位置。”宋恩克一手指着上方,“你看,东方苍龙七宿分别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分别是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分别是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七宿分别是井、鬼、柳、星、张、翼、轸,而这二十八星宿自角宿始,壁宿终,壁宿多吉,我们就赌一下从这个位置闯出去。”

  宋恩客和敬希宁不管眼前阵法如何变换,直奔壁宿方向而去,没想到一试便成,宋恩克大笑道:“这天机阵看似厉害,其实十分简单,看来布阵之人只学了其中一点皮毛而已”,宋恩客和敬希宁找到妙门,合二人之力很快便打破天机阵,冲到外面。

  只听一阵声响,宋恩客和敬希宁破阵而出,周围枝丫横七竖八散落一地,好不容易呼吸到外面的气息,顿时来了精神。正当两人欣喜忘怀之时,虞载道挪动脚步,只三两步跨便到敬希宁身后,乘其不备一掌拍去,宋恩客感到一阵阴风袭来,往旁一看虞载道正攻向敬希宁,大惊之余一把将敬希宁推开,自己挡上前去,虞载道那一掌便实实在在地打在了宋恩客身上。

  宋恩克方才与敬希宁在天机阵里耗尽力气,突遭虞载道一掌,须臾之间体内真气难以聚拢,全身骨头像是碎了一般,吱吱作响,疼痛难忍,一股鲜血顿时从口中喷出,直接跪倒在地上。

  敬希宁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见宋恩客倒在地上,血水溅湿长袍,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拼命摇了摇头,失声大叫道:“宋爷爷……”,快步奔到宋恩克前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上前将他扶起,“宋爷爷,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宋恩克双眼微睁,满口是血,说不出话来,敬希宁摇着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一手抓在他的左肩将他扶正,一手放置在他的背后替他运功,可却不见有任何好转,宋恩客使劲力气,颤颤抖抖地抓着敬希宁的左手摇头道:“希宁,没用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大限已至,你留着点力气自己想办法冲出去,宋爷爷没用,帮不了你了。”

  敬希宁哭着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没事的。”

  宋恩客道:“孩子你听我说,这四十年来我在修身阁中心无所挂,每天不知为何而活,当年的兄弟们都已经不在,我该去找他们了。”宋恩客不再说话,望着天上的繁星,回忆起过去的种种,每一颗星星好似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仿佛正在向他招手,在呼唤他,宋恩客安祥的看着,脸上挂满了笑容,突然将头垂了下去。

  敬希宁紧闭起双眼,任凭泪水从脸上流下,长吸了一口气,横眉怒目,咬牙切齿地瞪着虞载道,只见虞载道悠闲自在地站在旁边,脸上尽是冷漠,敬希宁顿时勃然大怒,怀揣着满腔怒火轻轻将宋恩客平放在地上,然后慢慢站起身来,伸开右手五指,将旁边一根打落的树枝吸在半空,用力一挥,“嗖”的一声射向虞载道,虞载道侧身避开,敬希宁把脚猛地往地上一跺,两旁的树枝浮在空中,像一把把准备出鞘的利剑对准虞载道,两手向前一推,一齐朝虞载道飞射而去,虞载道挥掌将其挡在了前面,一根根树枝漂浮在两人中间,一会儿朝前一会儿向后,两人比拼起内力僵持在那里。

  敬希宁的内力比不上虞载道几十年的修为,再加上天机阵里耗尽心力,不多久便显得有些吃力,虞载道急于求胜,聚拢体内真气,使劲往前推去,一根根树枝对准敬希宁渐渐朝他眼前移来,情急之下敬希宁将所有力道全部卸开,然后半仰着身子连退了好几步,终于躲了过去,身上却被划破了好几处。

  敬希宁深知此时处境于他不利,再斗下去,不等施吾言出手已经死在虞载道手上,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宋恩客,“前辈,我以后一定会回来拜祭你的”,说罢,飞身一跃,跳出墙外,往外面逃去。虞载道见敬希宁逃走,带着一众教徒追赶而去。

  敬希宁跳出墙外之后,趁着月色,往僻静的地方跌跌撞撞胡乱地跑着,没过多久,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后面的喊杀声离自己越来越远,再看看周围,已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完全在黑夜之中迷失了方向。敬希宁开始放慢脚步,边走边看,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座小院,于是抹黑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是一排低矮的房屋,沿着长廊而去,有一间屋子房门半掩,轻轻挪动脚步将房门小心翼翼地推开,探着脑袋往里面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悄悄走了进去。

  敬希宁进去之后,本想找个地方先躲一躲,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根本没有掩藏之所。借着透进窗户的月光看了看,发现这里像是一个练功房,且看里面如此大气,非是一般人能用之所,当属清风教重地,但里面灰尘满地,又像是已经年久未用,敬希宁看着奇怪,在里面转了几圈,发现墙上挂着十几幅画,凑近一看,挂的全是人像,特别是正中一幅,特别显眼,画得极为精致,惟妙惟肖,如真人在前。不过敬希宁根本没有心思赏画,担心虞载道追来,又不知道逃往何处,不免叹气焦虑起来,特别是想到宋恩克惨死虞载道手上,愤懑不已,一怒之下随手朝着正中的人像捶去,突然旁边一阵声音,寻声望去,发现旁边墙中一扇门缓缓打开,顿时被吓了一跳,镇静之余发现半晌没有动静,脑海中一闪,壮着胆子决心进里面躲藏。

  敬希宁进入一条狭窄的小道,里面没什么光线,从墙上取下一个火折子吹燃,拿在手中,照着地下的路小心的往前走,走了不远,发现有很多的石室,敬希宁轻轻推开一扇石门走了进去,里面堆放着许多麻袋,用手摸了摸,感觉有些扎人,随手捡起旁边的一件硬物往袋子上划了一下,里面是很多已经发霉的粮食,再看了看其他麻袋全是一样。敬希宁不禁有些好奇,走进了另外一间石室,却发现成堆的骷髅,惊恐莫名,倒吸了一口凉气,拔腿就跑,踩到一处的时候脚下的石板往下陷,赶紧将脚抬起收回,刚一离地,石壁上一只老鹰石雕的嘴里突然射出许多短刃,密密麻麻朝他飞来,敬希宁左躲右闪,撞开了另一间石室,蜷着身子翻滚了几下才重新站了起来,发现里面不但阴森诡异,而且机关重重,防不胜防,十分危险,心里砰砰挑个不停,不敢再乱走,一步一小心,准备顺着原路退出密室倒回去。可是这里面的密室一间连着一间,根本分不清楚,进来的时候又没有想过里面会有机关暗器,丝毫没有留意,刚踩一步,又“嗖嗖”地飞来几支冷箭,敬希宁发现每间密室的四壁都安置着许多鹰嘴,而触动鹰嘴的机关就在地面,可这地面平铺成一块,根本不知道那块踩下去是安全的,哪块又会误中机关。想到往回走和往前走都是一样的凶险,还不如继续往前走,兴许还有一丝活路,于是又迈开脚步。

  敬希宁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突然想起枫闲儒曾经对他说过,清风教创教之初,杀贪官除恶霸,引起了官府和一些门派的仇视,为了以防万一,在孤云山修了一条密道,那条密道既可以藏身也可以逃命,而在一百多年前,江湖上一些邪魔外道勾结官府一起围攻清风教,而那时的清风教并不似现在这般庞大,所以很快仇人便攻上了孤云山,本以为清风教就此覆灭,可攻上孤云山的人最后却一个也没有下山,连同清风教的密道一起消失,教中之人也再未有人提及此事。敬希宁心头一震,联想到在密室发现的粮食和尸体,不禁猜测自己很有可能就身处在那条密道之中,而那些尸体就是当年攻上孤云山的人的,至于密室里的粮食很有可能是平时藏在里面以备危险时刻躲在里面应急之用。敬希宁嘴里念念有词道:“若真是这样,很可能是当年那些人攻上孤云山之后,被故意引到密道或者是自己追到密道,结果被清风教的人利用密道里的机关暗器全部杀死,至于密道消失再无人知晓的原因,也许是清风教的人觉得杀戮太重,怕被江湖上的人知晓,所以将这条密道永远的遗留在地下吧。”

  敬希宁这么一说,总觉得周围有人似的,顿时头皮发麻,望着石壁上的鹰嘴也发起怵来,故意扯着嗓子哼了两声给自己壮胆,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自言自语道:“真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敬希宁心里默默衡量了一番每间石室的大小,深吸了一口气,脚往地上一蹬,腾空而起,一下子跃到了石室正中,落下一脚,又猛地蹬起,整个过程一蹬一落又一蹬,穿过了整间石室,他知道这条通道再长总有尽头,而要想继续往前走必须穿过所有密室,又去往下一间石室,用同样的方法,连过了四五间,到下一间的时候,踩在中间触动了机关,幸亏轻功了得,而且身手敏捷,总算是有惊无险躲过一劫,可人却撞到石门上,恰巧石门下面有一块横木把他绊住,身子直接飞了出去,脸朝下扑到在地上,满口是灰,吐了吐嘴里的灰尘,往脸和头发上拍了拍,头慢慢往前抬起,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什么东西,从身上取出火折子点燃,照在前面凑前一看,一个骷髅正坐在他面前,两个眼眶与他的目光相对,吓得连忙跑开,退到一边。还不容易镇静下来之后,纳闷道:“为什么这里会单独放置一个骷髅,而且石室里面的骷髅乱七八糟,东倒西歪,这个骷髅却正襟危坐,明显与之前不同”。敬希宁心里虽然害怕,但好奇心驱使他一步一步走近那副骷髅,他发现这副骷髅身上的衣服虽然年久布满灰尘,但比起石室里面那些骷髅的衣服不但更加华丽,而且时间明显短于他们,推测这个人死的时间比石室里的人至少短了五六十年,想到这里,心头不禁一震,“如果石室里的人真的是一百多年前攻上孤云山的那些,倒推五六十年,这人死的时间与枫爷爷离开清风教的时间前后正好差不多,难道是莫苍榷?”敬希宁想起枫闲儒曾经跟他说过,当年之所以很多人反对林庭鹰,其中一个原因是莫苍榷之死全凭林庭鹰口述,林庭鹰说他走火入魔,音容大变,时而神智不清,结果坠落孤云山下而死,而孤云山下万丈深渊,飞鸟不过,根本找不到尸首,等枫闲儒从外地赶回孤云山时,教内两派已经势同水火。

  敬希宁右手捏着下巴沉思,“若这人真是莫苍榷,那林庭鹰就是在说谎,可莫苍榷怎么会死在这里呢?林庭鹰又为什么会说谎,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敬希宁使劲摇了两下脑袋,围着骷髅走了一圈,边走边仔细观察,突然发现这人的左手横放在两腿上面,右手搭在左手之上,食指指着地上。敬希宁弯腰看着地面,又用脚扫了几下,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突然看了看石壁,再看了看骷髅手指,顺着手指的方向走到石壁下,抬头呆呆望了一会儿,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擦拭,发现竟然有字,敬希宁直接用袖子擦掉墙上的灰尘,几列字显现在他眼前,把火折子凑到石壁前,仔细辨认上面的字迹,上面写着“余闭关至今,神功初成,关键之际,为林庭鹰所袭,走火入魔,抱伤藏于密室之中,自知大限已至,命将不久,怜我一生痴学,今若云散,若教中弟子有缘至此,看得此文,定要告知于众,清理门户,扬我教义。”脚尾只有一“莫”字,且越到后面,字迹越来越不清楚。

  敬希宁恍然大悟,根据上面所书,这人定是莫苍榷无疑,原来当年莫苍榷闭关修炼到关键时刻被林庭鹰所伤,以至于走火入魔,等逃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在石壁上刻下这几行字,希望被教中弟子发现能够揭穿林庭鹰,清理门户。敬希宁暗自感叹,“林庭鹰当年身为清风教的两大长老之一,乃是莫苍榷最为信任之人,为了教主之位,居然狠心下此毒手,之后还挑起事端,让清风教陷于内讧之中,枫爷爷更是因此而远走他乡,隐居埋名。可惜枫爷爷至死都不知道莫教主是被林庭鹰所害,否则一定不会让奸人得逞”。敬希宁叹于人心的险恶,更感到一丝的悲凉,这些人争权夺利,用卑鄙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尽管曾经坐上高位,威风凛凛,可现在都已不在,荣华富贵,过眼云烟,到头来和所有人一样,不过黄土一抔,还留下千古骂名。敬希宁搞不明白这样争来争去到底有何意义,就像现在施吾严想一统武林,成为武林至尊,可就算做到,又与他现在有何不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满孤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