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就要你看
桃子酒2020-10-13 19:292,290

  韩国料理店。

  靠窗位置,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

  一个沉着稳重,一个面带痞意的笑容。

  “汉卿,我对你好吗,这家料理店吃一段可是至少要上千呢。”

  徐汉卿毫不留情的拆穿他,说,“明明是你自己想吃,我正好赶上你预约成功的时间。”

  闻言,刘旸咳了一声,“这些都不重要,我找你是想跟你掰扯掰扯你之前的那条短信。”

  徐汉卿握着辈子的手轻轻一颤,他抬头说,“怎么了?”

  短信是前两天发的,但被刘旸再次提及,他心中仍有小小的波澜。

  “不要重蹈覆辙。”刘旸收起脸上的严肃,少见的严肃。

  徐汉卿分手那段时间,简直像是变个人,短短一周硬是掉了二十斤,瘦成了纸片人。

  而作为他最好的兄弟,却束手无策,能做的只是在徐汉卿吃一口吐一口的情况下带着他去医院,进行说教,却毫无用处。

  刘旸继续说,“更何况,以当时情况来看,如果我是h白立轩,我也会记恨你一辈子,更别说和你重新在一起了。”

  徐汉卿:“……”

  他眼神放空,像是记忆也回到了那段时间。

  “可是……”他突然轻轻开口,语气虽轻缓,却充满了坚定,“我想跟他重新在一起。”

  ……

  周三下午,是徐汉卿和其他老师换班的日子。

  这场考的是物理。

  不少学生探长着脖子左右扫视着,还有的学生自作聪明的看着手心中的小抄。

  对于这些,只要不影响到考场规则,徐汉卿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途时,他肠胃像是被人揪住一样,疼的厉害。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小时,徐汉卿不想给他人带来麻烦,就双手撑在桌子上,手指关节处泛白。

  女老师看到他额头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担忧说道:“徐老师,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么?”

  徐汉卿咬紧下嘴唇,摇头,“没事,就是有些胃疼。”

  “去医院开点药吧,这里我一个人也可以。”

  徐汉卿坚持,“我一个糙汉子这么矫情做什么。”

  他笑了笑,应该是牵动身体中的某根神经,疼的他面部表情都是扭曲的。

  在他强大毅力的支撑下,徐汉卿还真的坚持到了监考结束。

  但是代价就是,徐汉卿发软的双腿和浑身无力。

  等他来到医院时,已经完全虚脱了。

  接待他的是小阳。

  小阳被他这副虚弱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他是生了什么重大疾病,拉着就要往重病房走。

  徐汉卿有气无力的说,“我没事,就是普通的胃疼。”

  小阳不信,“普通的胃疼怎么虚弱成这个样子?”

  “难不成你糙汉子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女人的身体?”

  徐汉卿:“……”

  虽虚弱不堪,仍不影响他给小阳翻白眼,“拖得时间太长,我刚刚监考了。”

  “真是一位尽职责的老师,但是身体最重要。”

  “少说……废话。”徐汉卿每说一句话都感觉用完了全身的力气,“白医生呢,我让白医生给我看病。”

  闻言,小阳脸色古怪,但看在徐汉卿如此虚弱的份上,没有调侃他,只说,“真不巧,白医生今天不在医院。”

  徐汉卿:“我虽然胃疼,但是智商没下降,白医生不是专门接急诊的么?”

  小阳点头,望着徐汉卿的眼神中充满了八卦,说,“我懂了,徐老师,你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苦肉计?”

  徐汉卿:“……”

  “哎呀呀,我懂得懂得。”小阳给他一个眼神,拿出手机,拨通白立轩的手机。

  电话接通。

  清冷寡淡的男声传过来,“怎么了?”

  小阳的语气中充满激动,说,“白医生,有病人生病了,现在在医院。”

  “……严重吗?”

  “挺严重的。”小阳看了徐汉卿一眼,忙说,“病人胃疼,您还是赶紧来一趟吧。”

  “送去急诊,我现在没时间。”

  话罢,白立轩毫不留情的“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小阳:“……”

  徐汉卿:“……”

  小阳感觉后背涌起了一股凉意,他打个冷颤,连忙回头。

  只见徐汉卿疼的在长椅上已经蜷缩成一团,他身高腿长,体型又偏瘦,如今缩在一起更是瘦瘦小小的一只,看上去惹人怜爱。

  一时间,小阳没有了调侃的心思,眉宇间充满担忧,他蹲在徐汉卿面前,说,“徐老师,你怎么样?”

  “还能忍。”徐汉卿迷茫的看了他一眼,“白医生来了么?”

  小阳不忍心告诉他结果,“……白医生说让你去挂急诊。”

  闻言,徐汉卿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他眼睛下方投下一小片阴影。

  “我带你去挂急诊吧,你看上去挺严重的。”

  小阳要伸手去触碰他,被徐汉卿躲开。

  徐汉卿咬紧牙关,说,“我还能坚持,他一定会来的。”

  说起这个,小阳目露疑惑,“按理来说,白医生这种情况下都会过来,怎么这次没过来,是不是你惹过白医生?”

  徐汉卿:“……”

  与此同时。

  某别墅中。

  挂断电话的白立轩站在落地窗前,单手插兜,目光沉思,两条笔直的双腿包裹在西装裤下,看上去赏心悦目。

  二楼的房间走下来一个女人,女人端庄秀丽,包养的极好,看不出来真实年纪。

  她走起路来风姿卓韵,说话的声音宛如黄莺一般好听,“在想什么?”

  白立轩收回视线,淡淡的说道:“没事。”

  “我给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闻言,白立轩无奈,他转过头,看向女人,说,“妈,我的事情你能不能别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元棠一听这话,就知道是白立轩的推辞。

  “我信你才有鬼了!”元棠昂起头,说,“你都已经三十好几了,人家这个年纪都已经有第二胎了。”

  “我呢。”

  说完,元棠话锋一转,竟“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这人最喜欢小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入土半截的人了,你现在不让我抱孙子,什么时候让我抱孙子啊!!”

  白立轩:“……”

  他捏了捏眉心,语气温柔下来,“妈,缘分这种事情,强求不来,你别给我太大压力,顺其自然。”

  元棠狐疑的盯着他,说,“你不会还喜欢……”

  说到这里,她咽下口水。

  这要从早些年说起了,知道宝贝儿子喜欢男人的她被吓的在医院中连连躺了一星期,还专门给她请来了心理医生给她辅导。

  但这件事情在她心头一个死结,一直到几年前的那次分手,她才彻底舒坦。

  不好的是,自那件事情后白立轩再未接触过任何人,让元棠忧心忡忡的,给他也各式各样的女人都介绍过,但没一个能入他的天眼。

  白立轩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人影,他捞起墙上的外套,将元棠的话抛在脑后。

  “妈,我出去一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老师每天都想追前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