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
三小白禾2020-09-09 22:552,543

  虽然已经立秋了,但是初秋的天还是酷热,知了吱吱呀呀的鸣叫,像是在为它们即将逝去的生命在悲鸣,零星飘落的梧桐叶在不经意间落在脚边,没有人注意它们曼妙的身姿,即使是最后的一点时间,也要尽可能的展现自己优美的一面,祈求有人能看见。季节迎来送往,遵循着被安排好的命运,在悄无声息的交替它们的使命。

  还有一周就结束军训了,即将迎来新的生活,想着也是值得期待的。

  提着水桶达拉着脑袋往水房走,却不想被一个人从天而降的篮球打到脑袋,本就被太阳晒的有些昏昏沉沉,又刚军训完,格外疲惫,这一砸就给砸昏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在寝室的床上躺着了,一睁眼,好家伙,齐刷刷的3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个拿着湿毛巾,一个拿着小风扇对着我,一个趴在我床边拿着书使劲给我扇风,看她们紧张的样,应该是被吓着了。

  “怎么样,感觉怎么样啊?还晕不晕啊?”

  “什么怎么样?”问的我一头雾水,撇开她们手里的家伙什,支撑着重重的脑袋坐了起来。

  头好晕,是不是感冒了?

  “你不记得了?刚刚你发生的事你不记得了吗?”覃澜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诧异的问我。

  她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我只记得刚刚在走路,光线太强了,照的我头晕眼花,走着走着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头,然后,然后……然后我就从床上醒来了。

  还没等我回答,就听见覃澜对着她们仨说:“完了完了,肯定是脑震荡,肯定是,我爸以前出车祸脑震荡就是这个样子,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的天呐,都不知到是从几楼掉下来的球砸的,没死都是她命大。”

  我头昏脑涨的,覃澜向来有些鸡婆,我懒得理,只觉得想睡觉,便又倒头睡去了。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这那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听不见她们的声音了,就这样昏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不是在寝室的床上,一睁眼,看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床,手上打着点滴,全身酸痛,头像是被灌了铅,脚像是踩了高跷,手像是被抽干了血,麻木,无力。

  好不容易下了床,觉得头太重,像是被压迫着,很不舒服,想甩一下头让自己清醒一下,结果甩一下不打紧,整个人像飘着一样,失了中心,整个身子朝甩的那个方向倒去,慌忙中胡乱拉了一把,正巧拉到了来给我换药的男护士的衣服,因为惯性,他也没站稳,一个踉跄也顺势摔了过来,压在我身上。手上传来剧痛,打点滴的针头被硬生生的扯掉了。

  男护士一个劲的给我一边道歉一边拉我起来,把我扶起来后看到我的手一直在流血,便慌忙的找东西给我止血。

  我头晕的不行,但是内急也很要命,我坐在地上,没力气看他,把头埋在膝盖间任由膝盖拖着我的脑袋。

  “随便弄弄吧,我想去厕所。”内急的不行,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我扶你去。起来!”说着,他一手按着我输液的手,一手又过来托我另外一边的肩膀。

  力气还蛮大的,我几乎没使劲,便整个人被搀了起来。刚才没注意,这男护士个还挺高。我仰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句谢谢后,推开了他的手后,朝他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了。

  懒得说话,想什么呢,我一个女生上厕所,你一个男生怎么扶。

  像喝了半斤酒似的,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到厕所了,还踩滑跌倒在厕所里。

  男护士闻声一下子冲进厕所里把我抱起来,吓的我一下子清醒一半。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只露出的半张脸,下意识一巴掌就挥了过去。

  给他懊恼的,一下子拉下脸上的口罩,咬牙切齿翻着白眼恶狠狠的说:你有病吧!

  我也被自己的反应吓着了,感觉有些抱歉,但是又很无语指了指坐便器说:我上厕所。

  他立马把我放了下来,“你站稳了,我在外面等你。”

  我有些莫名其妙了,等我?现在的男护士都这么体贴的吗?

  不过心里还有些窃喜,哈哈,刚刚拉下他的口罩,看到了他整张脸,长的不错哦!嘻嘻……

  从厕所出来,小护士又一把接过我自己,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的多年好友,或者哥哥一样的,一系列的动作那么连贯,真是无缝连接,哪里像是刚刚才认识的。

  把我扶到病床上后,他才告诉我说昨天那个从天而降的球是他的,不幸砸中了我这个不知道自己发着39度高烧的路人,他很抱歉。

  “那你是在这儿照顾我的还是在这儿上班呢?”我指了指他身上的白大褂。

  “我在这儿见习的,我们还没开始上课,要等你们这批新生军训完以后才开始上课,这里是我们学校的附院。”他叫护士重新给我扎了针,顺势又坐在了我的床边。

  “你还不会扎针吗?”我们是初生的牛犊,还不知到见习又是个什么东西,以为只要是穿白大褂的都会打针输液。

  “我是见习医生,不是护士。”说着,他从床脚拿出了一本外科医学开始翻看。

  下午寝室的同学们军训结束就直奔我这儿来了,他看见我的朋友们都来了便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拿着书走了。几个花痴来了就拉着我不停的问我和他处的怎么样,还能怎么样,我烧还没完全退,昏昏沉沉的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的,人家全程戴着口罩,而且又没有一直都守着我,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

  从那天过后,我们就没有碰过面,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我有脸盲症,都忘记他长什么样了,只知道有一点高。

  开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中学时就经常为班级出版报,到了这里便担任了班级里的宣传委员,负责班级里各类活动的策划。

  这天,学校通知班里的团支部和宣传委员和体育委员要去大教室开会。开会内容就是学校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篮球赛,叫我们回去组织班里同学积极参加。

  我们是护理班级,班里只有两个男生,男子篮球就别想了,只能组织女生们参加女子的。

  我只是宣传委员,做好后援加油打气的工作就行了,至于球场上的事都交给体育委员了。

  眼看球赛日期临近,我们的球服还没着落,班里的团支部和体育委员便拉着我在球场旁边的梧桐树下和球员们讨论球服的事,她们两个都是我的闺蜜,原本已经为了球服在寝室已交战多次,这次带着偏向各自的球员们又为了纠结球服的款式展开了激烈的交锋。我懒得听,也懒得看,反正我发表的意见都会被异口同声的回绝。

  偷个懒,拿出我的《悲伤逆流成河》躺在树下的长凳上,盖着脸,配着被树荫遮盖的零星的日光,搭着若有若无的微风,伴着知了声撕竭力的鸣叫,睡一觉。

  刚打了一个盹儿,就被两个疯婆子疯狂的摇醒了,拉着迷迷糊糊的我,朝球场奔跑,我都看不清路,混乱中,我被挤进了人群里,莫名其妙的,我手里出现了一瓶水,又莫名其妙的不知被谁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冲到了人群前面。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我就要跌倒了摔个狗吃死,突然,我被一双很有力量的大手接住了。脑海里,瞬间觉得好熟悉啊,怎么感觉像是发生过一样。

  抬起头,看见一张帅气的脸。

  “我好像认识你,好熟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哥,你放过我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哥,你放过我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