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章:誓师一战
韩兮2021-01-22 20:003,007

  午时,天虽不明,但阳气正盛。

  楼兰城的东门突然吊桥下放,城门大开,五千楼兰骑兵拥出城来一字排开,五千西域大宛良马骠肥体壮,马上之人全副武装,左手持盾,右手拿着圆月弯刀。

  刀光林立,马头争先。

  无颜与姬飞峰玫公子骑马在队伍的最前面,魏图腾与蛮蛮不习惯骑马,便站在三匹马的中间,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他们不敢有半点松懈,此时也都是全副武装,就连魏图腾都穿上了铠甲,手里盘龙金棍在地上一立,真如战神相仿。

  城楼之上,老国主站在那里,向下观看着。

  五个人表情严肃,谁心里都明白,这一仗虽然是只许胜不许败,但生死在出城的那一刻仿佛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他们此时选择东门杀敌立威也是这几日来观察所看到的,四面围城,只有东门看上去敌人数量少一些。

  但再少的敌人也有这五千骑兵的数十倍之多。

  看到楼兰国内有兵出来,邪者军队立即列好的阵形,一时间,邪刀闪烁,万兽齐鸣,对方竟然也是骑兵,骑着魔蛊兽的骑兵。

  两军对峙,隔有几百丈远,中间黄沙之地,风吹尘扬。

  寂静无声,只见一团小旋风晃动着,在两军之间肆无忌惮地卷起一个个沙砾,形成的风柱在两队间的这片空地上左右摇摆。

  邪者队伍被那沙石扫过,不禁动了一下,坐下魔蛊兽一声低哼。

  这一下,却引起了连锁式的反应,那些魔蛊兽都低沉地发出声音来。

  魔蛊兽本就来就凶猛异常,此时齐发出这样的声音,传到楼兰骑兵那里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尤其那些坐下的大宛良马不禁都燥动了起来。

  无颜一看,知道不好,再等片刻,这些马一定会乱了,自乱阵脚不战而败,就会将所有的士气扫荡的一干二净。

  无颜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摘下兰玉弓,搭箭射出。

  箭似流星,正中一只魔蛊兽的顶门,那魔蛊兽一声哀嚎,顿时侧倒在地上,将身上的邪者掀翻在地,正撞到身边的另一个邪者身上。

  邪者阵营一时乱了起来。

  姬飞峰不失时机地右手中松魔枪一挥:“冲啊!”

  顿时,这五千楼兰骑兵催动战马,齐向对面冲了过去。

  魏图腾则甩开大棍,身借棍势竟然冲在最前面。蛮蛮判官神笔拿在手中,身子如影随形地跟着无颜的马。他今天的任务只在保护无颜,杀敌倒是次要的,这是姬飞峰千叮咛万嘱咐的话。

  许多楼兰骑兵也如他们的殿下一样,边骑着马,边搭弓开弦,射出一支支箭去。

  万箭如林,骏马四蹄飞扬,一时间,沙场之上尘土掀起多高来。

  楼兰国的人从小就学箭,所以个个箭无虚发,那魔蛊兽与邪者中箭者无数,

  但就是这样,邪者也咆啸着杀了过来,踏着倒下去的同伴的尸体,丝毫没有迟怠的感觉,更由于他们人数太多,气势更是非同凡想。

  两队间的距离在缩短,终于碰到了一起。

  混战,厮杀,鲜血与残肢。

  魏图腾是第一个杀入邪者队中的,整个身子跃在空中,盘龙金棍从上而下砸向对面的一个邪者骑兵,那个邪者忙举邪刀相迎。

  刀断,人断,兽断。

  只这一下,力压泰山之势,更是楼兰国杀敌之心。

  足以令邪者们胆寒心颤。但问题是邪者的心虽然未死,却已被阴屠的魔性所控,他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死亡,更不清楚什么是退缩。

  魏图腾一棍下来虽然提高了自己一方的士气,却绝没有击毁对方凶蛮的进攻,邪者们依然如潮水一般地涌了上来。

  无颜早已将兰玉弓收了进来,他拽出了腰间的兰玉软剑。

  其实,这柄软剑虽然也是柄了不起的好剑,但绝不适合在两军阵中施展,太过轻灵,太过柔软,虽然可杀敌于无形,但根本就无法带动任何士气。

  与无颜手中剑相似的自然是玫公子的承影剑,剑只承影,影中无形,杀敌无迹可寻。

  玫公子的剑术与路奇轩不同,走得也大体是轻灵一路,常常是剑走偏锋,在邪者中间左刺右撩,常常是剑过,敌还未动,实际已是死去多时,即而再化作飞尘。

  除了魏图腾以外,只有姬飞峰与蛮蛮手中的兵器能给楼兰兵士提气。

  松魔双枪舞动起来,就象两个圆盘一样,凡是碰到的邪者肯定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蛮蛮更不用说了,他本来就形如鬼魅一般,手中的判官冰笔又可长可短,白光闪过,敌人只能眼看着死亡随即而来。

  蛮蛮却无法施展开自己的全部武功,因为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保护无颜,这一下,其实无颜却并不好受。

  无颜坐在马上,手中的兰玉软剑本来就短上一截,杀敌之时要身子前探才行。

  眼看着一个强悍的邪者骑着魔蛊兽就要冲到了近前,无颜大喜,手中兰玉剑正要挥出,但见那个邪者猛地倒在了地上。

  蛮蛮笔当枪使,杀敌于丈许开外,无颜根本就出不了手。

  无颜大叫:“蛮蛮,给我几个杀敌的机会。”

  蛮蛮呵呵一笑,并不答言,继续如同鬼魅一样绕在无颜的马旁,在近丈的地方几乎画出了一个圆,邪者根本就甭想近身于无颜的旁边。既或有一两个邪者杀进圈中,对于无颜来说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无颜一看,这样下去绝不能以身作则,于是在马上一纵身,跳在地上,也加入了战团。

  其实,对于这五魂来说,他们都不太适合马上作战的,如今无颜第一个从马上跳了下来,姬飞峰与玫公子仿佛这才想起,立即也从马上跳了下来。

  三个人下跳的同时,手中并没有闲着,兵器所到之处,又有邪者倒下。

  来到步下,在战场之上,在刀革之间,他们反倒显得异常地轻松,仿佛突然间解脱了一般。

  五个人相视一笑,各持兵器又与邪者奋战在一起。

  看到统帅不顾生死,与邪者浴血奋战,那些楼兰骑士们当然也是个个奋勇,手中的圆月弯刀将邪者的鲜血搅动着,甚至那跨下的西域良马也受了鼓舞一般,再也不惧那些样子凶残的魔蛊兽,四蹄飞凌在魔蛊兽那硕大的头颅之上。

  无颜纵身跃到一只魔蛊兽的身上,手中兰玉软剑缠住邪者的脖子,用力回手,那颗头便平空升了起来,他大喊着:“弟兄们,大漠的雄鹰绝不会让豺狼侵范我们的家园。”

  这喊声在战场之上竟然盖住了所有的厮杀与哀嚎,楼兰兵士们气势大震,齐声怒吼,响彻了整个楼兰沙场。

  五千楼兰骑士们在五魂的带领下突进邪者的阵营,犹如下山的猛虎一般,一时间将邪者杀得七零八落,根本就无法抵抗。

  楼兰城墙上的楼兰国主看得是喜出望外,他叫身旁守城的楼兰士兵们齐声呐喊,自从魔界入侵中原后,如此酣畅淋漓的战势还是头一次出现。

  顿时整个楼兰国大有沸腾之势。

  但这仅仅是突袭之效,所有人的都明白,这胜利一定是短暂的,那邪者的士兵们一旦缓过劲来,这五千骑士们大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玫公子看看大功也算告成了,忙近到无颜的身边道:“撤吧,否则就该晚了。”

  胜利绝没有让无颜丧失清醒的头脑,他知道此行的目的,忙大声喊道:“楼兰骑士们,回城吧,让魔兵们伴着我们的勇敢入睡。”

  众士兵明白,此行目的已经实现,在人数少了许多的情况下绝不可恋战,于是,众人立即向后退去,向着楼兰国跑去。

  魏图腾杀得正兴起,知道必须退身,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服从了,于是大喊道:“我来断后。”

  金棍扫处,邪者是鬼哭狼嚎。

  无颜绝不能让魏图腾一个人断后,虽然他勇猛之力无人能及,但对方人数太多了,有个闪失也是不好的。于是挺身与魏图腾并肩作战。

  他哪里想到,姬飞峰与蛮蛮玫公子其实都是这个想法。

  自然而然地,却形成了五个人的断后。

  有这五个人在,其它的楼兰士兵们当然可以轻松地脱身,向着楼兰城跑去。

  无颜等人也是且战且走,但他们忘了一件事,这五个人都适才将马匹扔开了,只是步下之将。

  在万军丛中,步下之将虽然轻身之术是十分了得,但被敌人的众骑兵围住,想要突围却绝非易事。

  这一下,五个人可吃了大亏,那楼兰骑士们已经进了城,而他们五人却又陷入了重围之中,一时却怎么也脱不开身。

  老国主在城头看着,虽然是面沉似水,却也遮不住心中的焦虑。

  如果此战虽然以五千骑兵的小胜结束,但如若失去了五名了不起的英雄,尤其自己的儿子还在里面,那么这个小胜不但毫无意义,而且是一种极为冒失的举动。

  全城之人都会因此而人心惶惶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三部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道三部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