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血刺
韩兮2021-04-08 11:042,157

  谢老太叹了口气,说道:“别说你们没听说过,就连现在专业做刺青的那些年轻人也肯定没有听说过,”谢老太的语气中透出一股子轻蔑,她接着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也不会相信,血刺是刺青这门手艺中最难练的,针长三寸,细如毛发,在皮肤上选一点,针刺进去,在皮下进行点刺,勾画轮廓等,选一点便可以刺出半径三寸的图案,如果所需的图案比较大,那么就再选点,如果是普通人的背部,整背的图案,从外观看大约只需六个点,刺好后,此六个点不做任何处理,自然愈合,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王轶有点没听明白:“您的意思是在皮下刺青,但皮肤上却看不出来?”

  “正是这样。”谢老太点了点头,“这门手艺叫血刺,对工具,技法要求极严,上色的颜料也是特制的,刺的时候疼痛难忍,一般人都受不了这个罪。”

  “皮肤上看不出来,刺它干什么?”刘佳听得也万分惊讶。

  谢老太接着说道:“一般情况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有时候,人的体温会升高,比如说发烧,生气,人的体温一升高,皮下的刺青就会显露出来,”停顿了一下,谢老太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古时候做血刺的人也极少,不过有一种人会做,那就是青楼中的花魁,人在兴奋的时候,皮下的纹身就会显露出来,那些花魁之所以做血刺就是为了向客人证明她们在用心,不过太疼了,而且有一定危险,所以一般也就做个核桃大小的刺青也就罢了,比如说牡丹,月季什么的,说到底,这是那个时候男人为玩弄女人想出来的一种淫奇手段罢了。”

  男人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竟然让女人受这份罪,王轶不免觉得古人太过无耻了,但他很清楚,青楼中,一旦做了花魁,再有这血刺的纹身,那么,一夜千金恐怕也不在话下,只是不知道谢家做过多少这样的血刺纹身。

  “难道这两个人要求您给他们做血刺?”陈千纳闷地问道。

  谢老太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血刺虽然是刺青的一种手法,其实它最早来自于道门,属秘术,是从道家双修中演化出来的,即便古时候有花魁要求血刺,其实流传并不广,一般人是不知道有这种秘术存在的,就拿我们谢家来说,还是我婆婆的婆婆给人做过一次,再往上我就不清楚了,解放后,更没有人知道这种秘术的存在了,但我没有想到,这两个年轻人竟然提出了血刺的要求。”

  “两个人都做了?”王轶着急地问道。

  谢老太摇了摇头:“这个女的做了,男的没做。”

  “她做的是什么?”

  “一张图。”谢老太说道,又沉思了一下,“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对人讲,因为他们让我纹的那张图太奇怪了,不是一般人喜欢纹的东西,我觉得就象一张工程图纸似的,有的地方还有标注,数字等。”

  王轶三个人简直都要惊呆了,他们立即明白了关涛为什么让凤凰做这个血刺。

  如果正如疯子胡三丰和吴开埔所说,关涛制作了三张图纸,其中一张交给了胡三丰,现已丢失,第二张就是谢老太看见的那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关涛竟然将那张图纸的内容以血刺的方式纹在了凤凰的后背。这种藏图的方法的确是万无一失,只是手段未免有些残忍了,那凤凰明知道血刺的痛苦,竟然欣然同意,可见,在这个女人心中,背负的这张图纸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找到凤凰,就可以揭开谜底,而且能够拿到其中的一张图纸。而凤凰既然掌握着这么重要的东西,那么,她当然要隐藏踪迹,绝不能让人轻易找到。

  “除了那张图以外,那个女孩还纹了什么没有?”陈千问道。

  谢老太点了点头:“有,其实她的后背本来就有一只凤凰,那是早就纹好的,和我没有关系,那个男孩后背则纹了五指金龙,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皇帝一说了,既然他们提出来,我也就给他们纹了,总之,这个男孩又知道血刺又知道双尾凤与五指金龙的意义,在年轻人中算是很了不起了。”

  “纹了凤凰和血刺的图纸不会冲突吗?”

  “有一定冲突,但不明显。”谢老太自信地说道,“所用的颜料不一样,当身体发热的时候,显现得也不太同,能分得清,而且有了凤凰纹身,谁又能想到做过血刺呢!”

  虽然从谢老太这里查到了凤凰的踪迹,了解了第二张图与凤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现在还是没有办法直接找到凤凰,王轶也不愿意多坐了,便与谢老太告辞。

  谢老太送出龙凤堂,最后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调查这两个年轻人,但从那张图纸看,这两个人一定有什么事情,当然就不是我应该问的了,不过,如果你们找到这个女孩,允许的情况下,能不能让我见她一面?”

  王轶急忙点头,他知道,对于谢老太来说,血刺是她刺青生涯中最为辉煌的一笔,恐怕也是她的杰作,所以,如果可能,她必须见到凤凰,这也许将是她一生的愿望。

  坐回车中,刘佳说道:“陈大哥,你说的五指金龙,双尾雄凤,都不如这血刺骇人听闻,在皮肤下面纹身,我想都不敢想。”

  陈千点了点头:“我也是头一次听说,中国道门中的秘术有很多,千奇百怪,一般人是根本想不到的。”

  “我觉得凤凰和关涛也肯定想不到,血刺的手法一定是别人跟他们说的,这个幕后人才是最了不起的。”王轶说道。

  “4月1号,是愚人节,为什么是这一天呢?”陈千抛出自己的疑问。

  王轶想了想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4月1号的前后,关涛的下落是李彤与罗浩不知道的,当然,他们也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纹完身后,关涛才纵的火,可以向柳菁菁求证一下。”

  电话打了过去,柳菁菁办事效率极高,果然证实了王轶的猜测,关涛在三月底四月初有那么几天失联,但当时他们组手头没有案子,李彤和罗浩也没有在意。

  “如果关涛失踪了几天,那么除了4月1号和凤凰在一起以外,其它的日子,他肯定还去了其它的地方。”王轶分析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