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无鼻人
韩兮2021-02-21 11:002,417

  阿木汗突然叹道:“可惜带你们来的不是沙金海!”

  “沙金海?”

  阿木汗一笑,说道:“沙金海其实是我们村子里最好的向导,但你们找向导时他正好不在,所以索大叔只能让我领你们进来了,如果他在就好了,据说他曾去过那个基地,”顿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神秘的表情,“而且他没有被诅咒。”

  “没有被诅咒?”王轶对诅咒一事本来就不是特别相信,只不过索查图村长说得有鼻子有眼,令他不得不担心,没有想到,此时冒出一个沙金海,不但进过双鱼军事基地,而且没被诅咒,“你们怎么知道的?”

  阿木汗说道:“村里人都那么说,真的假的就不知道了,但我相信是真的,因为索大叔也是这么说的,索大叔不会瞎说的。”

  王轶与佟雨相互看了一眼,既然有这么一个去过基地的人存在,索大叔为什么没有提起呢?

  阿木汗似乎看出两个人的不满,忙说道:“你们当时很着急,这个沙金海又联系不上,所以索大叔就没有向你们提起。”

  “是啊,主要是天气的原因,实在等不了,”佟雨说道,“这么说,也不是每个进入那个地方的人都会被诅咒啊?”

  阿木汗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犹豫着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也许沙金海和当初的年大将军一样,怀有异术吧!”

  王轶心中不禁有些好奇,阿木汗的回答显然有些敷衍,他好象在隐瞒着什么。

  “他不是你们村的人吗?”王轶追问道。

  阿木汗回答道:“不算是,他本来也是一名淘金者,那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们一行有七个人要进入罗布泊寻找金矿,不过没有带向导,七个人开了三辆越野车就进来了,大约一周后吧,只有沙金海一个人回来了,还是被一个穿越的车队救回来的,人已经严重脱水,昏迷不醒了,他的同伴全部失踪,救他的那些人把沙金海放到我们村里,人家就离开了。我们把他救活后,他和索村长聊了很久,至于说了什么,我们这些人就不知道了,但从那以后,沙金海就住在了我们村里。”

  “他一个外来人,怎么又成了你们村里最好的向导?”

  “这个人有瘾,进罗布泊的瘾,他每年都要进来八九次之多,有时候是自己进来,没人知道他要干什么,也许是为了找他那些失踪的同伴,但又不是很象,还有的时候是受雇于穿越车队或淘金者,来当向导,所以他比我们这些当地人对罗布泊的地形道路更熟悉,他给别人当向导,少说也有五六十次了,从来没有出过事,所以村里人公认他是最好的向导。”

  “这也算是个奇人了!”王轶感慨道,心道,真是不凑巧,如果自己找沙金海当向导,此时说不定已经身处那个基地之中了。

  “如果你们见到他会更惊奇的。”

  “怎么?”

  阿木汗说道:“因为他没有鼻子,瘦得象个麻杆,猛得一看,整个人就象一个怪物。”

  王轶和佟雨心中均是一惊。

  一个没有鼻子的怪物,难道是在敦煌见到的那个人吗?潜入佟雨的房间,留下了一本奇怪古书,站在四层窗台飞身跃下却不见了踪影。

  “他怎么会没鼻子呢?”王轶小心翼翼地问道。

  阿木汗叹了口气:“也是倒霉,据说是被鹰叼了,当初那个穿越车队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人事不醒地躺在荒原上,一只金鹰正站在他的身上,估计以为他已经死了,金鹰是食腐动物,自然不客气了。”

  王轶接着问道:“这十几年来,他就没有再回过中原吗?”

  “那怎么可能?他本来就是中原过来的,每年都会回去几次,但时间都不长,再说了,如果他不回中原,我们怎么知道他没有被诅咒呢?”说到这里,阿木汗看了王轶一眼,“您好象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啊?”

  王轶只好承认,说道:“你说他去过那个基地,所以我就想多问问。”

  阿木汗一笑:“我们对他的了解大多也都是道听途说,真的假的不太能较准,村里人,除了索大叔,身为村长他必须了解每一个住在福全村的人,所以索大叔和沙金海还能打些交道,但我们这些人其实都不愿意理他。”

  “为什么?排外?”佟雨倒也不客气。

  阿木汗无奈地摇头说道:“妹子,我们怎么能是那种人呢?事实上,这个沙金海手脚不太干净,而且好赌,贪财,因为这些毛病,他可是局子里的常客,你说谁愿意搭理这种人呢?话又说回来了,他可能也不太喜欢我们这些村里人。”

  王轶心道,看来这个沙金海还有偷东西的习惯,这就难道他在敦煌能够顺利进入佟雨的客房,但逃跑那一手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四层楼跳下去,恐怕鼓上蚤时迁都没有这种本事吧!这沙金海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再聊下去,阿木汗也说不出再多和沙金海有关的信息了,王轶只好把话头又转了回来,他拿着那张阴阳双鱼图:“沙金海也是凭着这张图找到的那个军事基地吗?”

  “不是,据说是误打误撞的,”顿了一下,阿木汗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年福全将军参悟到此图的原因也多少有些误打误撞的运气成份。”

  王轶一愣,误打误撞?难道这张图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看懂它需要换一种思路?

  两条鱼画的并不生动?年羹尧将军戎马一生,算是一介武夫,的确未听说过他善于绘画,两条鱼不能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也是在所难免。

  难道?

  王轶又仔细地盯着图,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阴阳便可以了,为何双鱼?”说完这句话,看到阿木汗与佟雨莫名其妙地盯着自己,王轶解释道:“这只是一张普通的阴阳图,但为什么画两条鱼来代表阴阳呢?你们再想,那个军事基地为什么代号也叫双鱼呢?恐怕问题就出在双鱼上。”

  阿木汗与佟雨面面相觑,谁也无法回答王轶的问题。

  正在此时,突然一声炸雷,似乎就在不远处,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抬头向外看去,只见几十丈开外的一座土台上竟然泛起一片火星,那光只是闪了一下便消失在雨夜中。

  阿木汗说道:“那个土台高一些,表面肯定有含铁丰富的石头,所以被雷劈了。”

  这样一解释,王轶与佟雨惊魂未定的心才些许平静了下来,突然间,佟雨高喊:“你们看!”

  顺着佟雨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竟然在土台间顺着积水汇成的溪流飘了过来,借着闪电的光看过去,车中并无一人。

  三个人均是大惊,王轶说道:“这车看样子挺新的,应该不是报废的车,但里面的人呢?”

  阿木汗沉声说道:“现在肯定也报废了,开这种车进罗布泊,不是找死吗!”

  正说着,雨幕之中,灯光一闪,刺得三个人一时无法睁眼。

  待灯光熄灭之时,王轶等三个人定睛一看,只见洞口前停下一辆皮卡车,有六个人正向自己这边冒雨奔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