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危机重重
韩兮2021-02-19 21:002,310

  王轶一边听着,脑子一边飞快地旋转着。

  如果佟雨所说的情况都属实,那么问题一定还是出在李凤英的身上。

  李凤英做的事情一定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所以才会被国安局盯上,但李凤英突然去了罗布泊,摆脱了国安局的监视,所以国安局便开始盯着佟雨。

  在这件事中,佟雨其实是无辜的,她并不知道李凤英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作为一个学生,一名助教,她关心她的老师,关心她的教授,再加上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所以才会想到去调查事情真相,才会下决心雇人一起前往罗布泊。

  “那么在西安的小吃街又是怎么回事?”王轶问道。

  “说真的,我也不太清楚。”王轶看着佟雨的表情,不象在说谎的样子,于是便没有吱声,佟雨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我的确有些累了,你们去逛小吃街,我本打算睡觉的,结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李教授的消息,但不让我通知你们,给了我一个地址,是小吃街边上的一个茶馆,当时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多想,打个车就过去了,进了茶馆便见到了那个黑衣人,他告诉我,不要进罗布泊,也不要追查李教授的信息,否则就会有危险,后果自负,我当然不能答应了,我问他到底是谁?他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我乐,我就突然感到有些头晕,这才意识到喝的茶可能有问题,于是我大喊着要上洗手间,他也没拦着我,我就逃了出来,那个黑衣人跟在我的身后,说实话,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动手抓我,在茶馆里,我走路都摇晃呢!出了茶馆,我在前面走,那个黑衣人就在后面跟着,我就往小吃街的方向走,毕竟那里人多。”

  “你看到我了?为什么不说话?”

  佟雨说道:“我的确看到你的,但我不敢跟你说话,我当时怕把你也牵扯进来,那样就不好了。”

  “你确定以前没有见过这个人?”

  “没有,他有皮肤病,样子很吓人的,如果见过我肯定会记得,但我相信,一定是没有见过的。”

  “后来呢?”

  “其实我看到你的时候,头还有些晕,但走路已经没有问题了,可能是在外面被风一吹的缘故,药劲就过去了,反正是越来越清醒,再回头时,那个人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是被我甩掉了,还是他放弃了,总之,出了小吃街,我就赶紧拦了辆出租车回了酒店,当时我在想,这件事绝不能跟你们提及,怕你们多想,如果你要问我,我就不承认,于是回屋就换了衣服,洗了澡,这时,前台来了电话,说是刘佳出事,我就找你去了。”

  佟雨说得似乎没有任何破绽,但王轶还是觉得其中某些地方似乎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来,他只好安慰了佟雨几句后便离开了。

  告别佟雨,王轶回到房间,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被人搜查过的痕迹,想到自己也的确没啥要紧的东西,心中就释然了。

  躺在床上,王轶迷迷糊糊地无法入睡,脑子里如过电一般,一会儿是那个黑衣人,一会儿又是那个没鼻子的人,心绪繁乱,想着要联系国安局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国安局明明给自己安排了任务却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看来他们做事小心,怕联系他们时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许这帮人用其它方法正在暗中监视自己和佟雨呢!

  如果佟雨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此次罗布泊之行到底会发生什么,恐怕也不是她所能预料到的。

  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国安局的人插手了,还有患皮肤病的黑衣人和那个没鼻子的家伙,这两个人也不知是什么来路,再有就是那本看不懂的天书,古书,古文字,反正这所有的一切都透着神秘。

  但佟雨的话真的就是实话吗?能够完全相信吗?

  好不容易挨到了凌晨,王轶这才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王轶起床进了洗手间,赫然发现一柄手枪平放在洗漱台上。

  这一下把王轶惊出一身冷汗,昨天夜里屋内肯定进了人,自己却全然不知。拿起手枪来,王轶仔细看了看,这是一支77式手枪,国产的,内装七发子弹,体积很小,适合随身携带而不被别人发现。

  虽然不知道这枪从何而来,但王轶还是觉得把它留在身边总是好的。

  要事在身,王轶与佟雨也未及参观莫高窟,起程西行,直奔玉门关。

  沿途之上,经过鸣沙山月牙泉,但听得沙响,远远的如雷鸣相仿。王轶卖弄自己的学问,向佟雨讲述了鸣沙山的传说。

  第一个传说是汉军与匈奴作战,正在拼杀之时,忽然天降黄沙,将两军尽数掩埋,这沙鸣之声就是黄沙之下两军争斗的声音,人声鼎沸,战鼓喧嚣。

  第二个传说,据说此地为玉皇大帝的藏宝之所,人们争相觊觎,于是玉皇命太白金星捧一抔黄沙藏之,下面金玉相撞,又有宝库空间的回响,故才有如雷般的响声,也是震慑世间那些贪妄之人。

  “也许鸣沙山下面真的有宝藏呢!”佟雨说道,“当然,也许只是那些马革裹尸的沙场将士。”

  王轶想到那个军事基地,莫不是也与藏宝有关?

  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

  自古以来,玉门关就是战时的要塞,因此也吸引了许多边塞诗人的豪迈之气。秦汉及唐,多少英雄争霸,最后都做了荒凉白骨!

  王轶心中感叹,猎豹越野车已经来到了玉门关下,破败的关楼只剩下一个四方的小城堡,早已不见了当年的气势。

  再向西北而行,不到半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个镇集,远远看去,黄沙所围,镇集并不大,若不是有路牌显示,王轶也不敢较准这里就是那个旅馆老板所说的福全村。

  车开进了福全村,在一个小卖部前停了下来,门口聚集了几名闲适的老人,王轶觉得正可以询问一下。

  几位老人正在下着象棋,王轶走近,看那棋局中竟然有隐隐的杀伐之气,看来这福全村的居民果然是兵士的后人。

  老人们的旁边有一个中年汉子,正倚在一张破沙发中,手里拿着烟,无聊地看着过往的行人。王轶不愿打扰老人们下棋的雅兴,便径直走到了中年汉子跟前:“打扰……”

  中年汉子抬起头来,这是一张风吹日晒后的脸,红彤彤的,却不似西北人的相貌。

  王轶开门见山地说道:“大哥,我想找个向导……”

  中年汉子眉头皱了一下,很不礼貌地打断了王轶的话:“去罗布泊?”

  “是的。”王轶急忙点头。

  中年汉子看了一眼王轶身后的猎豹越野车,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就凭你们,肯定是有去无回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