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龙凤堂
韩兮2021-04-08 11:002,156

  刘佳立即给柳菁菁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柳菁菁那边的电话打了回来:“五指,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还在查,有进展了告诉你,”刘佳说道,挂上电话转向陈千,“怎么了?”

  陈千笑了笑,说道:“他们验尸的时候,柳菁菁就没有说什么吗?”

  王轶与李佳纳闷地看着陈千。

  陈千解释道:“关涛上过警校,你们可能不知道,警校招生时,所有学生是不允许有纹身的,当然,现在要求得不严了,但至少不能外露的纹身,我觉得关涛的纹身应该是后来才纹上去的,但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敢纹五指金龙。”

  王轶有些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很大,纹身有很多讲究,龙凤以前指皇帝一家,所以讲究更多了,龙看指,凤看尾,你们如果看一些图案会发现,龙有三指的龙爪,也有四指的,五指的,古话说,三指为蛟,普通人可载,四指为虬,王公贵族可承,五指为龙,非帝王不可受,凤看尾的意思是,《山海经》中记载凤有六尾,那是普通凤凰,第四套人民币上的凤凰就是六尾,故宫里的雌凰为五尾,雄凤为二尾,也就是说,龙指越多,身份越尊贵,而凤尾越少,身份越尊贵,一般纹身师都知道这个说法的,如果你非大富大贵之人,纹身师是不会给你多纹两个龙指的,否则你的命薄,承载不起,同样,纹凤凰宁愿给你多纹几条尾翼,也不会少纹的,也是怕你担不起。关涛纹了五指龙,很奇怪,一般来说,不会有纹身师这么给他纹的。”

  没有想到,纹身还有这么多讲究,但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就是因为关涛纹了五指金龙结果就命薄,被人杀了吗?王轶觉得陈千这种说法多少有些迷信。

  陈千笑了笑:“你一定认为我说的这些事情和案子没有关系,当然我也知道,这些东西比较迷信,但我想,如果关涛执意要纹五指的金龙呢?只要那位纹身师父是比较讲究的,那么,对他的印象一定很深。而且我在想,会不会关涛与凤凰一起纹过身?”

  绕了一个大弯,王轶终于明白了,他从陈千手里接过火柴盒,“龙凤堂”,应该是个不错的纹身店,只是现在还很难判断,这个火柴盒是不是关涛与凤凰交换信息时的媒介。

  马不停蹄,三个人立即赶往龙凤堂。

  纹身又叫刺青,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主要是为了美观或者吓唬敌人用。在中国,纹身的诞生伴随着刑罚,大约在三千五百年前,叫墨刑,是罪犯特有的标记之一。后来,纹身发展出不同的含义,比如说宗教崇拜,言志等,历史上有纹身的人很多,最出名的恐怕是浪子燕菁,一身刺青令京城名妓李师师也叹为观止,再有就是岳飞,“精忠报国”四个字让人唏嘘不已。

  现代人纹身大多是为了彰显个性,纹身的图案也各不相同,但传统的,象征着男人勇力的龙虎,表现女人妩媚的花朵,依旧是最常见的。

  关涛身上有纹身这件事很奇怪,一般来说,警察是不允许纹身的,当然,那些卧底是不受限的。关涛到底是一名警察,他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而且还纹了五指金龙,的确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到了龙凤堂,王轶更觉得惊讶,这竟然是一家有着几十年传统的老店。现代的纹身师父大多是用电机带针刺入皮肤,但龙凤堂竟然还是用传统的木棍绑针点刺手法。老板是一名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穿著朴素,一脸的慈祥,尤其是那双手,胖乎乎的,看上去柔若无骨,怎么也不会让觉得这是一名纹身师,祖传的手艺。

  龙凤堂的老板姓谢,据说祖上一直就做刺青生意,传女不传男。这里面有种说法,古时候也有女人刺青,但男刺青师显然不太方便,所以,刺青这门手艺也就默认了传女不传男的规矩。

  谢家刺青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最早就在隍都南城一带,当时有许多名伶,纨绔子弟都会找谢家刺青,建国后,由于某种原因,刺青业被停止了,直到八十年代,谢家刺青重新开张,但当时刺青会被社会误会,所以生意极其不好,终于熬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刺青不再是地痞流氓的独有标记了,谢家的生意才好一些,并且开设了龙凤堂刺青店,但也就几年的功夫,一些年轻人步入了这个行业,刺青业变革,他们用电机刺青,并且加入了更多的颜料色彩,这令谢家的生意又开始走向滑坡。

  但凡是懂得刺青的人都知道,电机刺青虽然速度快,但相对而言,刺出来的效果还是没有手工更显得生动,谢老太太那双手保养得极好,手指摸在皮肤上,就能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力度,针头刺入皮下多深等等。

  若不是陈千介绍,王轶从来没有想过,刺青也算是一门古老的艺术。

  向谢老太太说明情况后,王轶拿出了关涛和凤凰的照片,递了过去。

  谢老太看了看照片,脸色微变,显然,她的表情证明,这两个人都见过:“这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陈千一听,知道谢老太这么问肯定是有所指,心中不禁暗道侥幸:“这个男的意外身死,那个女的,我们还在找,她应该是我们现在查的这个案子的重要证人。”

  谢老太品了一口茶,说道:“这两个人的确来过这里,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什么时候,您还记得吗?”王轶急忙问道,这是头一次有人说见过凤凰,他心头不禁狂跳。

  “半年前,4月1日”谢老太回答道。

  王轶三个均是一愣,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谢老太竟然能够将日期具体到某日,显然,那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老太立即解释道:“你们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能记住这个日子,因为从我谢家重新开张以来,不,算上我的上一代,这两个人提出的要求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的,那天,因为他们,我还不得不拜祖。”

  “这么隆重?”刘佳不禁惊讶地说道,王轶与陈千也感到十分不可理解。

  谢老太脸色郑重地说道:“血刺!你们听说过吗?”

  这次,就连陈千都摇了摇头,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