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村宴
韩兮2021-02-19 23:002,419

  中年人说话不客气,但王轶毕竟有事相求,急忙赔笑道:“我们知道里面很危险,所以想找个向导,不知道有合适的吗?价钱好商量。”

  中年汉子并不急于接王轶的话,反而冲着那几个看棋的老者们喊道:“又来一个找向导的,你们谁接这活儿?”

  王轶大吃一惊,但见那几位老者虽然是精神矍铄,但年纪均在五六十岁以上,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向导呢?

  其中一名老者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王轶:“哪来的?”

  “隍都。”

  “进罗布泊干什么?”

  王轶犹豫了一下,老者立即笑道:“想发财就直说,来这里找向导的没有几个不是想发财找金矿的。”

  王轶急忙摆了下手,说道:“大爷,能换个地儿说话吗?”

  听到王轶这么一说,老者脸色一沉,反而提高了嗓音,中气十足地说道:“告诉你小伙子,福全村的人都不会背地里说话,凡是能进罗布泊当向导的靠的是什么,你懂吗?就是话要明说事要明做,谁藏着挟着,谁进去就指定出不来,我可不是吓唬你,罗布泊是死亡之地,变幻莫测,昨天你进去是沙漠,今天就可能是泥沼,今天你看太阳高照还找不到水源,明天也许就是大雨滂沱洪水泛滥让你游都游不回来。”

  老者说完,旁边的几个人听见都哈哈大笑起来,显然,他们见惯了外来的淘金者,并没有把王轶当回事。

  “我不找金子,我要找的是一个废弃的军事基地。”王轶似乎觉得有些受辱,情急之下竟然将实话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只见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再出声,目光齐齐地盯在了王轶的身上。

  空气仿佛瞬间凝结了一般,王轶也没有料到“军事基地”这四个字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被这些人看着,他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半晌,所有人都静默无声,王轶觉得实在难以忍受,只好先开口道:“不知道哪位向导能够带我们去找找看。”

  只见面前的这名老者突然正色说道:“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基地的?”

  “我……我是听别人说的。”

  “谁说的?”老者追问道。

  王轶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说,你们到底有没有人知道?”

  老者叹了口气,对身旁的那个中年汉子说道:“去,准备最好的住处,看来今天是个大日子。”

  一直发呆的中年汉子此时仿佛才惊醒过来,也不说些什么,撒腿便跑,其它的老者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都默不作声地站起身来四散走开。只剩下王轶和面前的这位老者,还有一盘残局。

  王轶莫名其妙:“他们怎么了?”

  老者说道:“向导,有的,有的,只是罗布泊过于危险,哪能说去就去,怎么不得准备个三两日,您和您的同伴先住在这里,都准备好了,万无一失了,那时咱们再出发也不迟。”

  “咱们?”王轶看了看面前老者的胡须,足有半尺来长,头发花白。

  老者忙摆手道:“不是我,我哪能找得到啊,晚上,晚上你就能见到向导了。”

  老者态度的转变令王轶感到十分疑惑,看来废弃的军事基地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想的基地是不是代号为“双鱼”?

  皓月当空,春风不度玉门关,这福全村位于玉门关的西北方,已属古时的关外之地,气温很低。佟雨与王轶都加了衣服,想到传说中的罗布泊,恐怕那里的夜晚更是寒冷异常。

  在老者的建议下,王轶与佟雨住进了福全村最好的旅店,所谓最好,不过也只是个二层小楼,房间还算干净,店主伙计也都很热情,只是让人看来多少笑中含有某种深意,这让王轶不禁想到了古时的黑店。

  自从说是要寻找军事基地,在这里所见的人对王轶佟雨二人都十分恭敬,仿佛求人办事的不是王轶与佟雨,反而是他们似的。

  王轶在店主那里要了晚饭,却迟迟不见送来,正饿得发慌之时,小卖部前的那名老者却走了来,执意要请两人吃饭。佟雨觉得这些人很是古怪,不愿前往,但王轶想到向导一事,这饭却不能不吃,顺便听听他们入罗布泊的经验。

  佟雨也便答应了。

  王轶与佟雨随着老者出了旅店,前行不足五十米,来到了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显然在这福全村里生活条件最好,一人来高的院墙,进了院门,令王轶没有想到的是,面前竟然是一座圆形大屋,尖顶,就如一个石砌的帐篷一般。进了屋内,八边形状,头顶四条大梁,交措而悬,八根柱子支在八个角上,屋内宽大异常,就象一个小广场一般。

  屋内已经坐了七八个人,均为五六十的老者,其中几个王轶在小卖店前见过,为首一人身材魁梧,面色红润,留着白须,见到王轶与佟雨进来,急忙迎了过来:“欢迎欢迎。”

  那小卖店前的老者急忙介绍:“这是我们的村长,索查图。”

  王轶愣了一下,这个姓名有些奇怪,随即他恍然大悟,福全村原是清兵留下的一支部队,里面当然满人居多,世代变迁,所以叫索查图也不奇怪。

  索查图一把抓住王轶的手,说道:“我们村里很少来贵客,您是贵客,我们不会慢怠的。”

  说着,邀请王轶与佟雨坐下。

  突然被人尊称为贵客,王轶很不适应,佟雨见屋内只有自己一个女人,不免有些尴尬,只好紧挨着王轶坐下,两人倒象一对情侣一般。

  索查图见客人入席,立即叫人摆上吃喝,西北的烧刀子酒,火热辛辣,大块的手把肉,肥而不腻。这几天一直在赶路,吃的方面经常凑和,所以王轶一见这种菜肴,顿时胃口大开,佟雨吃肉并不在行,只是吃了一些本地特色的小菜而已。

  丰盛的酒席间,索查图首先开口问道:“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七。”

  “这位是您的夫人?”索查图手指佟雨问道。

  王轶急忙摆手:“不不,我们是朋友。”

  索查图又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来我们这里有向导的?”

  王轶把自己在敦煌与那名旅店老板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索恩图笑了:“凡是寻找金矿的都会来福全村找向导的。”

  看来福全村在这一带的名气倒真不小,王轶暗自庆幸自己找对地方了。

  无缘无故地被当作贵客招待,王轶心中多少有些疑惑,于是问道:“索大叔,这么说你们这里经常有人来找向导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些淘金的人不顾罗布泊的凶险,每年都有那么两三拨人会来村里找个向导,也的确有几个村民甘愿当这个向导,只是去得多,回来得少,王先生,我可不是吓唬你,进罗布泊当向导可是一趟凶多吉少的差事。”索查图说得很认真。

  “我们既然决定了,那就一定要进去的,不过我们找得不是金子,是那个军事基地,这个连地图上都没有标出的地方,你们这里的人能找到吗?”王轶很质疑这群人的能力。

  索查图与在座的村民都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带有一丝恐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