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疯子
韩兮2021-02-18 20:003,374

  生于这个世界,长于这个世界,王轶觉得这本身便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王轶是隍都人,十五岁之前,他和其它的孩子一样,整天就知道傻玩,各种淘气的事都少不了他,小学时还跟着一个据说是什么武术队下来的教头习过武,习武的目的不是为了强身健体,而是为了打架。

  后来,那个教头突然就失踪了,据大人们讲,教头在一次械斗中被人捅了一刀,死了。

  那一刻,王轶明白了,再好的武功也抵不过一柄磨得锋利的小刀,隐隐的,他似乎也头一次理解了死亡的含义,就是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去哪儿了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王轶的童年。

  教头死了,练武的事儿也便搁下了,但凭着那点基本功,王轶很快便成了街头的一霸,同龄的三五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能够在街面上呼风唤雨,王轶自然是非常得意,直到有一个被他欺负惯了的孩子冲着他大声喊:“有本身你揍古噜姆去啊!”

  古噜姆是一个人的外号,极为单薄的身体顶着一颗硕大的脑袋,光头,几绺头发象用胶水粘在了上面一样,两只大眼睛几乎凸出眶外,黑眼球少白眼仁多,四肢又细又长,总是弯曲着,致使他整个人象只虾米一样,常年佝偻着。

  由于形象过于突兀,所以街上的人都怕他,据大人们讲,古噜姆打小就患病,所以长成了畸型,不但身体畸型,脑袋也有问题,俗称疯子。

  以前,王轶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古噜姆,但今天听那个孩子说起,不知不觉中,骨头缝里便泛起一股子寒意,更令王轶没有想到的是,当天夜里竟然做了一个梦,梦中都是古噜姆冲着他怪笑的表情,吓得他完全没有睡好觉。

  一个残疾人,又是一个讨人厌的疯子,只不过样子可怕点,还能吓到我吗?

  王轶觉得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很不服气,于是,第二天,他便在街头堵住了古噜姆,事先,怀里还揣了一把刀,磨得很薄的一把小刀。

  未等他说话,古噜姆倒先开口了:“你来了?”

  瞬间,那股子寒意再次从王轶的骨头缝里冒了出来,这语调,语气,仿佛古噜姆早就知道了自己要找他的麻烦似的,抬眼看着对面这个怪物,尤其是那双眼睛,凸出眶外,白多黑少,甚是恐怖。

  王轶第一次落荒而逃,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事后,王轶又明白一个道理,即便有了刀也不能成为最厉害的人,但他却又想不明白,古噜姆的可怕之处在哪里呢?自己为什么连话都没敢说一声?

  从那以后,王轶便开始暗中观察这个古噜姆,只要放了学,他就远远地跟在古噜姆身后,看看这个疯子在干什么。

  时间长了,还真让王轶看出来一些端倪,这个古噜姆和自己认知中的所有疯子都不一样。

  古噜姆的家人向来不管他,任由他成天在街头四处乱逛,那意思很明确,希望古噜姆自生自灭,谁家摊上这么一个累赘都会这么办的,所以,古噜姆活得很自在。

  有时候,古噜姆会坐在街头,一动也不动,就象一尊雕塑一样,一坐就是一整天,不吃也不喝,表情淡然,让人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当然,疯子的想法是什么,也没有什么人去琢磨,除了王轶以外。

  还有的时候,明明看到古噜姆就在前面走着,但拐过一个弯,就不见了踪影。有好几次,王轶把古噜姆消失的角落寻了一个遍,却没有半点他的踪迹,仿佛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似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平空消失了呢?王轶想不通。

  最令王轶感到好奇的是,古噜姆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嗜好,经常会在深更半夜去街区附近的几个黑暗无光的地方,没有拿手电,也没有点蜡烛,也不知他怎么能在黑暗中行走的。

  王轶曾想着偷偷地尾随着跟过去,但眼见着前面一片黑暗,他只好停下脚步,心里突突乱跳,恐惧感遍布全身。

  黑的甚至连夜色都见不到的地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不知不觉中,王轶觉得黑暗中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在吸引着他,至少是吸引着古噜姆。

  晚上不敢去,白天可以去看看,结果却令王轶很是失望。

  两处是平地,荒草丛生,两处是个不大不小的水洼,蚊虫乱飞。

  但还有两处却是王轶没有料到的,一堵墙和一条河。

  这让王轶觉得太过神奇了,他仔细地辩认,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地方,但怎么可能是墙,是河呢?看着古噜姆走过去,消失在黑暗中,他难道是上了墙,趟了河,可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啊!

  王轶把自己暗中观察古噜姆的事跟发小刘佳说了,刘佳摸了摸他的脑门:“你是发烧了还是有病了,跟踪一个疯子?是不是你也疯了?”

  刘佳显然没有把古噜姆的奇怪举动当回事,整个街面上也没有人会把一个疯子当回事的。

  没过两天,王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决定亲自去问古噜姆。

  当街去和一个疯子交谈,别人也一定会把你当成疯子的,王轶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着实吓了一跳,甚至怀疑刘佳说得没有错,自己真的是疯了。

  机会终于来了。

  古噜姆又坐在了街头,一动也不动,每到这时候,总有一些顽皮的小孩会站在远处拿着小石子向古噜姆身上丢去。

  王轶大义凛然地将那些倒霉孩子吓跑了,然后走到古噜姆面前:“喂,你整天不吃不喝的,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古噜姆白眼仁翻动了好几下,王轶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太早了,你现在问这些问题太早了!”古噜姆说话的声音象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

  王轶有些莫名其妙,还想继续问下去,突然发现街上有好几个人走了过来,为了不让别人认为自己是个疯子,他只好走开了。

  这是唯一一次古噜姆与王轶之间有问有答的交谈。

  你现在问这些问题太早了?

  这谜一般的回答深深地烙刻在王轶的心中,令他在后来的日子里时常想起。

  这些问题?显然不仅仅是指古噜姆在干什么,但这些问题又是什么问题呢?王轶始终没有想明白。

  第二天,古噜姆便失踪了,从那以后,没有人再见过他。

  一个在街头经常出现的疯子失踪了,在别人眼中,这并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古噜姆的家人甚至表现得十分庆幸,恨不得摆几桌流水席,可对于王轶来说,这却是一件天大的事。

  王轶暗中观察古噜姆有三四个月之久,几乎成了他课余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这个人突然这么消失了,王轶顿时觉得日子变得索然无味,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了。

  古噜姆去哪里了呢?

  难道这个人死了吗?王轶想到了自己的师父,那个被人一刀毙命的教头。

  很自然的,王轶走到古噜姆经常消失的黑暗之地,荒草地,水洼地,还有墙和河,这几个地方白天里都平常得很,那么夜晚呢?

  古噜姆走进这些黑暗的地方,那些平地水洼也就罢了,可这墙这河呢?难道他会穿墙术,会踏水而行?为什么偏偏听不到声音呢?

  也许到了夜里,这里会完全不同!王轶这么猜测着。

  终于,王轶无法再忍受好奇心的煎熬,在一天夜里,拿着手电,独自走向黑暗中的那堵墙。

  面对着墙,王轶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白天看过了,墙的那边是一家废弃的工厂,而这墙起码有一丈多高,就算传说中的轻功是真的,想越墙而过也是不太可能,那么,古噜姆每次走到这片黑暗中,他到底去了哪里呢?

  想着的时候,王轶手中的电筒突然闪了几下,接着便灭掉了。

  眼前的墙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王轶顿时感到浑身肌肉有些痉挛,他慢慢地后退,退了两步之后,转身便跑。

  王轶想跑回有路灯的地方,但他转身的瞬间就发现,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而且望不到边。

  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黑暗了,自己仿佛处于一个巨大的密闭的黑匣子中,根本无处可逃。

  第二天,警察在废弃工厂里发现了王轶,他们奇怪,王轶是怎么进来的,这废弃的工厂被三米多高的围墙圈死了,上面还架着铁丝网,工厂大门同样也有三米多高。

  王轶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只不过晕了过去,他根本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进入这家废弃工厂的。

  事实上,王轶没有完全说实话,在他的记忆中,似乎看到了一束光柱,从地面一直照到了天上,象电视中外星人的传输通道一般。

  身体复元后,王轶将古噜姆常去的几处黑暗之地在地图上做了标记,他惊奇的发现,这些地点恰好能够连成一个标准的正六边形。

  古噜姆绝对不是疯子!那他又是什么人呢?他到这些地方去干什么呢?那光柱又是怎么回事呢?

  王轶突然想起了与古噜姆的那唯一一次对话。

  也许,该到提出问题的时候了!

  王轶看着地图上的六边形思索了很久,直到母亲喊他吃饭。

  来到饭桌前,看到了蛋糕和流着口水的刘佳,他才想起,今天是自己十五岁生日。

  从那以后,王轶便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不再得意于街头那些无聊的事情,而是在课余之外广猎知识,博览群书,他知道,只有知识才能够解决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也只有书籍才能够让自己对这个世界永远充满好奇!

  接下来的日子,王轶再也没有遇到任何诡异的,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他象所有人一样,过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但那颗好奇的心始终没有停歇过。

  十二年过去了,在王轶对自己的人生正感到无趣的时候,刘佳接了一个美女的生意,而正是这桩生意也让王轶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