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狼虫虎豹蛇
韩兮2021-02-21 15:002,236

  正在这个时候,老狼再次走了过来,与花蛇一样,他向佟雨要些吃的,说话十分客气,但要的东西却多得多,显然,他并不愿惹赵岳,只好向阿木汗等人索取。

  面对一帮罪犯,佟雨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把包内的食物都递了过去。

  看着那几名罪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王轶不无担心地问阿木汗:“怎么办?咱们还出得去吗?”

  阿木汗沮丧地摇了摇头:“食物不是大问题,哪怕饿个三天都不怕,水也是够的,但我担心的是这帮人抢咱们的车。”

  此话一出,王轶与佟雨均是一惊,他们实在没有想到抢车的可能性。

  王轶压低了声音对阿木汗说道:“我有一把枪。”

  “真枪?”

  王轶点了点头。

  阿木汗面露喜色,但转瞬又叹了口气:“最好还是不要有冲突,否则……”

  “他们不会抢车的。”佟雨突然说道,她的手指向洞外。

  只见洞外的积水已经没过了车的底盘,即便是阿木汗那辆巨无霸,排气管也浸了水。

  看到此景,阿木汗大吃一惊:“这可麻烦了,车坏了谁也走不了!”

  旁边的赵岳似乎听到了王轶等人的议论,他接过话茬:“走不了怕什么?还有这几个人呢?”

  老狼一愣,疑惑地看着赵岳,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赵岳接着说道:“银行的每个运钞箱里都安了定位系统,你难道不知道吗?”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落在了那只金属箱上,王轶立即想起来,几天前的新闻中看到,有四个人抢劫运钞车,但他们却是五个人?

  名叫虎子的壮汉突然一把抓过那个戴着假鼻头的人,喝道:“你在捣鬼?”

  戴着假鼻头的人被拽得起了身,借着光亮,王轶立即可以判断,这个人正是那个在窗口处突然消失的人,又瘦又高的身材。

  老狼示意虎子将沙金海松开,问道:“小虫,偷东西你最在行,撬锁你也最在行,就没有发现这箱子里安了什么东西吗?”

  沙金海并不慌乱,轻松地笑道:“我只管让你们拿到钱,才不管箱子里安了什么呢?里面有定位系统,他为什么不说,他可是银行的押款员。”说着,沙金海指了一下仍处于昏迷中的豹子。

  老狼愣了一下,花蛇突然说道:“小虫,你号称自己是最好的向导,竟然让我们在罗布泊里转了好几天,是不是在等人呢?”

  “罗布泊里地形变化异常,认错路也是常有的事,这事可赖不着我!”沙金海辩驳道。

  说这话的时候,王轶似乎觉得沙金海的眼神向这边扫了一下,似有深意。

  虎子显然是个急性子:“老大,没想到这小子玩这手,做了吧!”

  王轶心中着急,在沙金海身上,他还有许多疑问未解,怎么能看着他被杀死呢,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掏枪相向,在这个狭窄的地方,他占不着任何便宜,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有开过枪。

  沙金海却笑了:“我从拘留所出来那天,可是你们找的我,事情办完了就要杀人灭口?”

  老狼犹豫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说道:“反正留着你是祸害,杀了你又说我不仗义,既然你是罗布泊最好的向导,没别的,你走吧!”

  “现在?”沙金海似乎吃了一惊。

  老狼微笑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洞外,暴雨如注,土台间的道路中积水汇成的溪河已呈奔流之势。

  沙金海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对墙角的赵岳说道:“你给他们送出去之后,结局不一定比我强。还有你们三个,”他又转向了王轶三个人,“千万别等雨停了,否则想办什么事都来不及了。”

  王轶一愣,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沙金海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正想着,沙金海却毫不在意地走到了洞口,抬头看了看天,转身冲着洞里的人微微一笑,然后猛地便跳出洞去,身子落在水中,被积水一冲,似乎并未站稳,身子一倒,立时被水冲走。

  王轶心中不免为沙金海担心,扭头看了一眼阿木汗,发现他却没有任何惊慌的神情,嘴角反而挂着一丝笑意。

  老狼仿佛松了口气,对洞内的人说道:“你们看到了?我没有杀人,是他自己走的。”

  赵岳冷笑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道:“即便有定位系统,在这个地方恐怕也是信息不好,不管用的。”

  “可是……”老狼愣了一下,知道自己被赵岳耍了,逼走了向导,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狠狠地瞪了赵岳一眼,低声骂了一句。

  调整了一下情绪,老狼立即叫虎子腾出了一个行李包,然后打开那个金属箱,只见里面堆满了现钞。

  此时,老狼也不顾赵岳以及王轶等人在场,将现钞都挪在了行李包中,然后将那个金属箱扔在了洞外。空金属皮的箱子落在水中,很快便浮了上来,顺着水流飘远了。

  王轶呆呆地看着水面上那个金属箱,突然,心中一阵狂喜。

  沙金海被逼跳进了雨中,生死未卜,佟雨同样心中有疑问,本以为王轶会更焦急,却突然发现他面露喜色,不禁有些吃惊。

  王轶低声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张图中画着两条首尾相顾的鱼了。”

  佟雨与阿木汗急忙凑了上去,期盼地看着王轶。

  王轶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猜测,反而问阿木汗:“罗布泊以前是个大湖泊,也就是说罗布泊的中心地带是最低洼的地方,对吗?”

  阿木汗点了点头,等待王轶继续说下去。

  “之所以形成湖泊是由于柴达木河,还有孔雀河等河流的水汇入这个最低洼的地方,那也就是说,这些河流的地表水呈收拢状然后集中到罗布泊的,这里不是海洋,地表水如此,地下水也是如此,恐怕也是从各个方向呈收拢状然后汇到罗布泊地下的。”

  “不错。”阿木汗说道,“陆地上的地表水与地下水基本是同源同向的。”

  “方向,这才是重点。”王轶说到兴奋之处,早已忘了旁边还有几个外人,他把那张阴阳双鱼图纸拿了出来,指给阿木汗与佟雨看,“你们看,左边这条鱼是头下尾上,右边这条鱼是头上尾下,一条鱼看不出什么,两条鱼就有方向了,鱼在游动,这是一个逆时针的方向。”

  阿木汗与佟雨似乎有些明白了,抬眼盯着王轶。

  王轶接着说道:“你们想,当初年大将军绘制这张图的时候,要表明的是什么方向呢?”

  “前往那个地方的方向?但是这是一个圆啊?”佟雨不解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