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章:追凶
韩兮2021-02-23 23:002,368

  王轶有心将几具尸体放在一起,但想了想,还是只把佟雨的尸体抱回到传达室里,放在了床上,也许在这个罗布泊的地下,每具尸体都会慢慢地变成干尸的,即便变成干尸,王轶也不希望佟雨与那些男人的尸体放在一起。

  打开了佟雨的背包,王轶查找了一翻,只有那本怪异文字的古书,虽然不知道沙金海为什么给佟雨留下这个,但看起来应该很重要,他把古书放进了自己的包中,然后将几把枪都背在了身上。

  走出传达室,王轶看了一眼大厅里那面挂钟,六点半了。钟的下面是那张阴阳双鱼的画,真不明白这张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他想到赵岳,也许这个人知道的更多,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这么死了。

  “老师说得没错……”突然,佟雨临死前的那句话在王轶的耳边萦绕。

  当时抱着佟雨的时候,王轶并没有在意,但此时看到这阴阳双鱼的图,他突然觉得佟雨这句话也许并不是神智不清时的胡言乱语,但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很显然,佟雨并没有把自己完全知道的信息说出来,李凤英此行的目的,佟雨知道的可能比她所说出来的要多得多。但现在想这些事都没有意义了,佟雨已经死了。

  除了花姐逃命去了,现在这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王轶的内心却没有半点害怕,只是感到悲凉。

  蛇镇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那个背后开枪的黑影到底是谁?配电室里的那个蛇首人身像意味着什么?以及这蛇镇的布局是不是按照九宫排列的,又为什么要这么排列呢?还有那枚双鱼古玉怎么会让人性情大变的?

  所有未解答的谜题都涌了上来,王轶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废物,胆小如鼠的废物,竟然就这么想着逃离?

  最起码,找到那个黑影,替佟雨报仇。

  想到这里,王轶咬了咬牙,哪怕这条命豁出去,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更何况,能不能走出去还是个未知数。

  王轶背倚着墙坐了下来,他要静静地理一下思路。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为佟雨报复,找到那个背后开枪的黑影。但在这个蛇镇,如何才能找到这么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呢?

  王轶的目光投向了大门外面,在军舍的前面,是一片废墟,按照自己在房顶上所见到的,也许这片废墟是九所房子坍塌后堆积起来的,这些房子又用来做什么用的呢?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又落在了眼前的地上,点点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外。

  王轶突然心中一惊,这不是虎子的血,而是那个黑影流的血。

  黑影袭击了赵岳之后,佟雨迅速转身,两个人几乎同时开的枪,佟雨当时拿的是虎子的火铳,散弹,威力虽然不够强,但伤杀面积很大,那个黑影是不可能躲开的,正因为受了伤,他才仓皇逃走。

  王轶背着包,将火铳和77式手枪别在腰间,手里端着赵岳的猎枪,沿着血迹的方向追寻了下去。

  从大厅出来,血洒在泥土中,迹象便不是那么明显了,借着星光,王轶仔细辩认着,绕过最大的一片废墟,血迹就彻底没有了,想必那黑影在逃跑的过程中进行了包扎,同时说明他伤得可能并不重。

  王轶有些失望,试图在地上寻找足迹,但这蛇镇的地面虽然是土地,足迹却不太明显。

  也许他就隐身在废墟之中。王轶这样想着,提高了警惕,开始在废墟中寻找。

  周围静得没有一丝声音,这地下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完全不同,没有风,没有树,也没有昆虫,静得令人感到恐惧。王轶独自一个人在废墟间搜索着,他相信在这么静的环境下,周围哪怕有一丝响动都足够引起他的警觉。

  突然,借着微弱的星光,王轶发现前方一处废墟中似乎伸出了一双脚,废墟遮住了这个人的上半身,但由脚可以判断,此人是躺在地上的。

  难道黑影的伤势也不轻?

  王轶尽自己最大的耐心,放轻了脚步,慢慢地挨了过去,手中的猎枪在发抖。

  越来越近了,那双脚没有动弹,这个人难道已经死了?

  不要莽撞,一定要有耐心。王轶提醒着自己,终于,他离那双脚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借着星光,那双脚也能看得更清晰了,这竟然是一双女人的脚,王轶来不得细想,一下子蹿了过去,手中的猎枪指向了躺倒在地的这个人。

  死人,花蛇,一柄瑞士军刀从脖颈处捅了进去,刀柄露在外面,特有的十字商标在星光下泛出血红的光来。

  王轶怎么也没有想到,花蛇竟然死在了这里,她的钱袋子早已不在身上了,眼睛睁着,眼神中透着愤怒。摸了一下,身子已经僵硬,看来绝不是刚刚死去的。

  花蛇没有走了,被人杀死在废墟之中,而杀人的利器竟然和王轶所带的那柄刀一模一样。

  王轶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果然,那柄瑞士军刀已经不见了。这背包一直就背在自己的身上,怎么可能被人拿走瑞士军刀呢?

  王轶心下大骇,豹子死在老狼的刀下,虎子被人割喉,不知用的是什么东西,肯定也是刀子之类的,而老狼被花蛇用那只五四手枪击毙,花蛇既然被人杀死在这里,那么,那只五四手枪肯定落在了杀人者的手里,想到那个黑影开枪时发出的清脆声响,也许正是五四手枪的声音。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杀死了花蛇,夺走了钱袋,又潜入军舍,趁自己与赵岳佟雨准备对付可能出现的僵尸时,背后下手?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王轶的脑袋都要炸了,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那个杀人的凶手,凶残而可怖,何况他又藏身在暗处。

  王轶真是绝望了,他拔出瑞士军刀,刀身上没有留下任何血迹,这把刀是王轶托朋友买的,真货,的确是好刀,买的时候只是觉得作为男人有这么一把刀很威风,但谁又能想到这把刀现在却成了杀人凶器呢?

  正在感叹之时,从军舍的方向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难道是凶手发出来的声音吗?他受了伤,应该容易对付。

  王轶立即将瑞士军刀放进了裤兜中,然后端着猎枪返回军舍。

  回到军舍,传达室的床铺上,佟雨躺在上面,仿佛睡着了,安祥得象个女神。

  王轶忍住心中的悲痛,直接走到了临时停尸房门前,赵岳与阿木汗的尸体如同两头健牛一般躺在地上,屋内空荡荡的,只有那个墙角的洞口似乎渗出一股子阴气,却没有任何声音,那么,这奇怪的声音又是从何而来呢?

  王轶刚刚走出停尸房,那声音又响起,这次听得很清晰,正是从配电室方向传来的,那里有一道后门,也许正可以给黑影提供藏身之所。

  想到虎子曾枪击一条从配电室出来的黑影,王轶更加确信杀害佟雨的凶手就藏在那里,于是,他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