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征程
韩兮2021-02-20 17:002,337

  回到房间,酒劲清醒了一些,王轶偷偷地给刘佳去了一个电话,将这几天经历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过了半个小时,刘佳电话又打了回来:“关于萨素布和福全的事情有些线索,网上说萨素布被贬之后,有一年多的时间不知所踪,而你说的那个福全史书上写是战死在回疆的。”

  “萨素布有一年时间不知所踪?”

  “是啊,”刘佳顿了一下,“还有,你说的那个军事基地,我向国安局的人打听了,好象涉及到更高层次的机密,就连他们也不敢乱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的确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面派了人在罗布泊设立了一个秘密的军事基地,李凤英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听你这个意思,国安局查李凤英也许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基地?否则他们怎么不知道呢?”王轶百思不得其解。

  刘佳在电话里说道:“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想跟我说,对了,他们说了,让你不要联系我,事情到了危机时刻,他们的人一定会出现的。”

  王轶无奈地说道:“好吧,反正明天我就要进罗布泊了,可能得过几天才能出来,那里没有信号,想联系你也不行。”

  “我现在有点担心了,怎么觉得好象是把你送上了一条不归路呢?”刘佳在电话那头吱唔着说道。

  也许真是不归路呢!王轶心中想着,嘴上却说:“行了,这个时候你可别咒我!你现在哪里?”

  “还在西安,住宾馆里,好象被软禁了起来。”刘佳郁闷地说道。

  王轶皱了下眉头,他不明白,这国安局的葫芦里到底装得什么药,为什么要软禁刘佳呢?既然想要监视佟雨,自己多个帮手岂不更好?

  放下电话,王轶躺在床上又琢磨起阿木汗与索查图的那番话,意思竟然是阻止自己前往。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真有长生不老的妙方,但这却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而且有可能会受到诅咒的困扰。与其这样,不如让这个秘密永远地埋葬下去。王轶很理解索查图等人的心情,作为被诅咒的清人后代,他们与常人的想法是不同的,他们深知这秘密中隐藏着的邪恶,美丽的外表之下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但另一方面,他们其实是希望知道这个秘密的,他们想了解自己的祖辈到底经历了什么?矛盾的心理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只能借着酒劲说一说,当明天酒醒之后,探索秘密的欲望还是会占据他们的心灵。

  可是,佟雨提醒自己,索村长等人有股子阴森森的感觉,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罗布泊的诡异凶险,那诅咒的邪恶力量,这一切其实都在挑战着王轶的胆量,他一直在拷问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寻找李凤英完成自己的工作?协助国安局查明李凤英失踪的真相?或者是为了寻求长生不老的妙方?现在这些理由恐怕都只不过是借口,也许内心中有种强大的好奇心在驱使着自己要去探寻那个秘密。

  王轶突然觉得胸腔内有股火在燃烧,他必须去完成这个使命,必须进入罗布泊,找到代号双鱼的军事基地,然后去揭开所有事实的真相。

  睡了一觉后,王轶与佟雨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但直到日上三竿也没有见到阿木汗的影子,这家伙昨天喝多了吗?

  正当两个人焦躁不安的时候,阿木汗在索查图的陪同下终于来了,开着一辆看起来如同庞然大物般的越野车,还冒着黑烟,一看便是经过改装的越野车,并且是烧柴油的,动力十足。

  索查图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来交给王轶:“这就是当初年大将军所绘制的阴阳双鱼图纸拓本,内藏玄机,但我们都无法参透,也许对你们寻找那个基地有帮助。”

  王轶大吃一惊,虽然索查图说过,当年福全将军携阴阳双鱼的图纸率队进入罗布泊,但并没有说到此图的最终下落,这张图对于这些清兵后人来说,无疑是至宝,哪怕是拓本,也是珍贵之极,今天索查图竟然把这东西奉献了出来,一时间,王轶不知如何感激。

  索查图笑道:“正本是绘在一张羊皮上的,是我们这些后人的珍宝,自然不能给你,这拓本画得没有半分差异,但是否将里面的玄机也画进去了,我们就不知道了,你拿着,当个参考总比没有强。”

  王轶急忙点头,旁边的佟雨也知此图的重要性,连忙表示感谢。

  两辆越野车,三个人正午时分出发了,猎豹车这次是由王轶开,是阿木汗建议的,行驶在沙漠戈壁之上,女人的气力反应显然要逊色一些,遇到难走的路况,很容易出危险。佟雨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到底还是柔弱,好在王轶的开车技术向来不错。

  出了福全村向西,很快便到了库姆塔格沙漠,这是进入罗布泊腹地的必经之路。

  索查图为两辆车都配了车台,通过车台,阿木汗对王轶说道:“今天的任务就是穿过库姆塔格沙漠,然后咱们扎营住一晚,做最后的准备,明天好进入罗布泊。”

  王轶当然同意阿木汗的决定,将猎豹开得飞快,紧随着阿木汗的大家伙。

  一般人都认为,沙漠便是一望无际的黄沙,成波浪式的,起伏不断,看不到尽头,看不到任何其它的地貌特征,但库姆塔格沙漠却不太一样,这里除了黄沙,最主要的地形特点是典型的雅丹地貌,还有风棱石,风蚀坑等,沙丘形成多种风貌,新月式的,格状的,蜂窝状的还有金字塔状,以及神秘的羽毛状。

  王轶是第一次进入沙漠,不禁被车窗外的美景惊呆了,感叹于自然界的鬼斧神工,若不是开着车赶路,他真想也在这黄沙中进行一次传说中的沙疗,据说可以包治百病。再看副驾上的佟雨,一双眼睛似乎早就不够用了,一个劲地东瞧西望,寻找着沙漠中的奇瑰美景。

  这应该是个心机不深的女孩,王轶倒觉得国安局的人有些小题大作了。

  阿木汗通过车台不住地介绍着库姆塔格沙漠:“你们别看现在是一片沙漠,古时候这里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有十几条地表径流穿过这片沙漠汇入罗布泊洼地,即便是现在,沙漠的北边还有河流,柳树成荫,最近又发现,在这个沙漠的西南边有两条大峡谷,里面有地下水,直流罗布泊。楼兰古国你们听说过吧,就在罗布泊的西边,如果没有这些水源,当初也就没有楼兰古国,照我说,肯定是后来天气越来越旱,那些水源都断流了,楼兰国也就消失了。”

  关于楼兰古国的传说有很多,想到这次进入罗布泊极有可能会接近楼兰遗址,王轶心中不免有些向望,即便找不到双鱼军事基地,查不出李凤英的下落,能够进入罗布泊也是不枉此行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