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迷离
韩兮2021-05-10 10:243,320

  灵狸白衣红伞,行动飘忽,往往看到身影,等两人走近前去,却已然不见,如此追逐,王轶突然停下了脚步,一把拽住刘佳:“咱们在兜圈子。”

  “什么?”刘佳也停了下来,仔细地想了想,似乎也明白了,“妈的,这是在玩咱们!”

  王轶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只见对面那白衣红伞的女人站住了身形,慢慢地转过身来,夜色中,脸色苍白,看上去果然和刘玉凤有几分相似,一个声音如游丝一般飘了过来:“不想救三爷了吗?”

  “你到底什么意思?”面对这样一个妖孽,王轶从牙缝中迸出字来。

  灵狸面无表情:“此处有结界,如果想救你爷爷就跟我走。”说罢,她又转过身去。

  王轶与刘佳相互看了一眼,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是别无选择,更何况胡三丰说过,灵狸并无恶意,所以两个人咬了咬,继续跟了过去。

  胡三丰深受血蛇之毒,眼睛看着那怪物从莲花棺中跳了出来,直扑向自己,想要闪躲却是浑身无力,他只好闭上了眼睛,没有想到,胡家诅咒应在自己身上,竟然身死于此,心中不禁一丝悲凉。

  那怪物虽然个头不大,但身在半空中俯冲而下,情形却也恐怖,本是一个少女的样子,虽然长相丑陋了一些,倒也不叫人害怕,此时,却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牙来,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胡三丰已经感到女童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肩头,脖子上的动脉一阵的跳动,一股寒气袭了过来。

  就在此时,突见白光一闪,那邪恶女童的头颅竟然平飞了出去,身子却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瞬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僵住了。

  只见陈青云手里提前胡三丰的雷鸟剑,笑呵呵地说道:“我好歹也是阴阳道的人,怎么可能看着异教在这里修仙呢!”

  此话一出,惊醒了李萌萌这些乌拉迪亚派的教徒们,这些女人顿时如疯了一般向着陈青云便扑了过去,一个个形如鬼影,张开双手如勾一般。

  陈青云却不客气,手中雷鸟剑一挥,顿时,血肉横飞。

  胡三丰身为萨满师,诡异可怖的事情也身历不少,但如此惨烈的景象却从未见过,心中多少有些不忍。虽然如此,但那些血蛇却是陈青云无法斩杀的,一时间,血蛇也扑了过去,将陈青云团团围住。

  白色的剑光,血蛇的影子。

  正在此时,洞中突然发出天崩地裂一般的响声,所有人不禁都身子摇晃了起来,洞顶仿佛在瞬间被炸开了一个洞穴,泥浆以及潭水刹那间从天而降,砸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这一下虽然说救了胡三丰,但几乎所有人都被埋在了淤泥之中。

  那些血蛇虽然诡异,但毕竟是血水炼成,顿时与泥浆混和在一起,失去了踪影,而陈青云与李萌萌,还有一干教众都被埋了起来,接着,从洞顶之处,潭水冲了下来,势不可挡,将这些泥浆却又冲散,顿时,整个地下洞穴里被灌满了混浊的水。

  被泥浆这么一砸,胡三丰几乎失去了知觉,猛地觉得两只手臂被左右搀住,身子便随着水的浮力上升,在泥水中,眼神不是那么清楚,好象一道白光射向了身旁的那个妖物。

  胡三丰被刘佳以及王轶托着浮出了水面,将他扔在了石林中的木桥之上。两个年轻人并未停留,一转头,又隐没在了水中,没过片刻,又搀出一人来,正是叶晶,接着,有些教众便陆续自己游了上来,努力地爬上木桥,便也没有力气,躺在上面,大口地喘着气,胸脯一起一伏的。

  被泥浆这么一埋,又被水这么一冲,那些教众以及胡三丰都累得喘不过气来,只有王轶与刘佳,仿佛两只海豚一般,上下数次,救出了好几名教徒,累得两个人也是手扶着木桥的边沿裂着嘴,说不出话来。

  现在是隍都最冷的冬天,夜里的温度有零下十几度,这隍潭上早就形成了冰面,石林由于是一个景点,白天走得人多,附近几十米的水域受白天游人的影响倒没有结冰,但这样的温度下,所有人都浑身湿透,冻得嘴唇开始发紫。

  刘佳与王轶到底年轻,扶着木桥喘了口气后,便努力地爬了上来,寒风凛冽,浑身颤抖,但他们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急忙跑到胡三丰的身边。

  “三爷,你怎么样?”王轶叫道。

  胡三丰微微一笑,嘴中只迸出了两个字:“雷鸟!”话说完了,人便晕了过去。

  胡三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中,他似乎想动弹一下,浑身仿佛没有了知觉一般,看看旁边,王轶伏在床头正在熟睡。

  “王轶!”胡三丰努力地叫出王轶的名字。

  王轶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面容憔悴,表情却是十分喜悦:“三爷,您终于醒了?”

  “我怎么样了?”

  王轶脸色一沉,说道:“您中了毒,被冷水一激,恐怕……”

  “废了?”

  王轶只好点头:“阴毒侵骨,也许只能坐轮椅了。”

  这个消息对胡三丰的打击太大了,他呆了片刻,叹道:“该来的终归要来的,身为胡家人,我能够活下来已是万幸了。”

  王轶眼中含泪:“三爷……”

  胡三丰猛然问道:“那雷鸟软剑呢?”

  “没有找到,应该还在那个洞穴中,但那里已经被泥浆淹埋,恐怕找不到了。”王轶沮丧地说道。

  胡三丰一脸的懊毁,又是长叹一声:“我守了这柄剑这么多年,到底还不是我的东西。”顿了一下,他问道,“是不是灵狸做的,否则那洞顶历经四百年,也不可能会这么塌下来。”

  王轶点了点头,说道:“就是灵狸所为,她带着我们在石林中转了好几圈,不知怎的,一根石柱突然下陷,好象在湖底砸出一个坑来,然后就出现了那个洞穴。”

  “她呢?”胡三丰问道。

  王轶摇了摇头:“不知道,刘晨东审问了那些教众,说下面有您,李萌萌,还有十二个教众以及陈青云和那妖怪,共计16个人,但救出来的算上您只有八个人,那妖物,李萌萌以及五名教众都被利器所杀,只少了陈青云。”

  “陈青云……”胡三丰猛然想起陈青云在地下所做的一切。

  “他怎么了?”王轶急忙问道。

  这时,突然一名护士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王轶:“说是给你的。”

  王轶接过信封,右下角写着“陈青云拜上”的字样,顿时大吃一惊:“人呢?”

  “走了!”护士轻松地说道。

  王轶知道追出去也不可能找到人了,于是急忙将信拆开。

  “里面写了些什么?”见王轶看完信,胡三丰急忙问道。

  王轶叹了口气,问道:“三爷,您对阴阳道有什么看法吗?”

  胡三丰摇了摇头,说道:“胡家的事虽然总是和阴阳道会产生联系,但我并不认为阴阳道是在害我们,相反,胡家与阴阳道也许做着相同的事情,在下面的时候,若不是陈青云,我可能已经被那个怪物杀死了。”

  “不错,我从那几个未受伤的教徒口中已经听说了当时的情形,”王轶点了点头,说道,“陈青云说他是一名生物工程学者,一心想了解人类的进化,也做了许多尝试,但都不太成功,对这种所谓的修仙也十分感兴趣,相信,在古老的宗教中,有种和科学不一样的方法能够让人类获得不一般的力量,这就是他表面上要帮着那个怪物修仙的原因,但他又不想让这件事成为现实,所以最后一刻拿您的剑斩了那个怪物。雷鸟剑在他手里,他知道这柄剑是萨满师的作法之剑,您祖上的传承,剑本身具有一定的法力,他希望带着这柄剑去接触更多的古老宗教,如果有一天,他不感兴趣了,一定将剑还回胡家。”

  胡三丰只能苦笑。

  半个月后,胡三丰终于出院,老爷子恢复得还不错,虽然只能坐轮椅,但精神状态却是极佳的。

  王轶亲自安排了胡三丰回东北胡家,看着老人上了飞机,他也感叹,没有想到,这个案子竟然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陈千被当了祭品,终归是没有逃脱十五年前的命运,胡三丰身为萨满师,精通巫术,而且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结果却阴毒入骨,落个只能坐轮椅的命运。

  邪教之可怕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在中国,信仰邪教的人有很多,他们自以为找到了天堂,却没有想到,坠入的却是地狱,自以为能够带给世间美好,却在亲手制造着邪恶!

  想到这里,王轶拿出了那封陈青云写给自己的信,有些内容,他并没有对胡三丰说明。

  信中,陈青云承认自己是阴阳道的一员,包括在罗布泊所见的沙金海也是阴阳道中的人,阴阳道最终的目标与西方的共济会相类似,发现并保护世界上最后的神秘,寻找这个世界的本源。

  提到丁别离,陈青云声称,这是阴阳道中神一样的人物,所有道友只知道他的存在,却没有人见过他,陈青云怀疑,王轶幼年见过的那个疯子古噜姆也许就是丁别离的一个化身,这也就是他始终认为王轶与丁别离有渊源的原因。

  王轶对阴阳道又有了新的认识,只是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阴阳道的一员呢?陈青云似乎认定自己就是丁别离的徒弟,这岂不是很荒谬!

  阴阳道,一个神秘的组织,也许它的宗旨与初衷是好的,但世事变幻无常,它会不会也走向邪恶呢?至少从现在看来,它一直游走在邪恶的边缘,而其所涉及到的领域却是科学与宗教。

  想到这里,王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觉得很冷。

  也许和任何组织都没有关系,这个世界本身就很迷离,有着太多的谜题,或者……

  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