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许婚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52,285

  沈正贤是个很信缘份的人。信到什么程度呢?多年前他曾娶了一房姨太,并送了只白玉镯给了那女人,结果那个女人戴上没三天,那手镯碎了。沈正贤当天便休了她,并将人赶出沈家,丝毫不讲半点情面。

  民间有句话俗,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沈正贤看来,玉碎便是凶兆,那不仅意味着彼此不仅无缘,甚至昭示着那是一颗煞星,留在家里只会带来无尽的灾祸。

  然而。

  今天张康送给沈佳音的太极玉,这玉的材质到底怎么样,值多少钱,沈正贤并不在乎,令他激动的是,这块玉不仅救了沈佳音一命,还救了沈家。

  什么叫缘?

  这就是缘!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如若张康与沈家无缘,张康哪能平白地将随身玉佩送给他沈正贤的孙女?

  沈正贤心理一琢磨,当即便命人去把县里最好的裁缝请过来,帮张康量身订做几套体面的衣裳。

  沈佳音搞不懂老爷子心里在打什么算盘,纳闷地问:“爷爷,这大晚上了,你怎么想起了做衣服的事?”

  “他体面,即是我沈家的体面。”

  沈正贤其实是想说,那小子马上就是我沈家的孙女婿了,给他做套衣裳是很有必要的。只是担心沈佳音脸上会挂不住,害羞,所以才拐了个弯。

  末了,他估计着去乱葬岗斩妖尸的张悟真也该回来了,又吩咐下人赶紧去准备一桌丰盛的晚宴,并让风水先生赵长生也留下来作陪。

  不多时,张悟真果然回来了,一身干练,丝毫无损。

  沈正贤匆匆迎上去问:“张师傅,那妖尸的事处理得怎么样?”

  “幸不辱命。”张悟真拿出一块贴了两道黄符的封魂镜,交待道:“明天找个吉时,把这个葬入你们沈家的祖坟即可。”

  沈正贤忙叫下人把这镜子收好,并道:“有劳张师傅了,下人已经备好了一桌酒席,算是庆功宴吧,里面请。”

  “破费了。”

  张悟真看到赵长生也在场,没有多说什么。

  进厅后,沈正贤又跟张悟真讲起了管家柳鹤飞今晚尸变的事,直言多亏了有张康的那块太极玉镇邪,以及赵长生的极时出手才把事情压下去。

  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悟真对这番感恩戴德却没有多说什么,心里直感慨张康那小子到底还是不听老人言,永远也改不了爱管闲事的臭毛病。

  相比之下,同样被褒奖的赵长生则要兴奋得多,他得意地回道:“最后那无头尸虽然是被我一剑捅灭的,但张康那块太极玉也确实厉害。我来晚了点,如果沈小姐没有张康那块太极玉镇邪,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沈正贤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命下人赶紧把酒倒上。

  赵长生又笑呵呵地问张悟真:“张师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渡灵人吧?我听说,你们渡灵人手上有部奇书,叫《说妖录》,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闻言,沈正贤也一脸好奇地望着张悟真。

  张悟真回笑道:“我就一跑江湖的闲人,接触的人和事多了,学了点小手段而已,哪是什么渡灵人,赵先生高看了。”

  “呵呵,张师傅谦虚了。”

  赵长生嘴上笑呵呵,却难以掩饰那丝失望之色。

  他酝酿片刻,又意味深长地说道:“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寻龙点穴方面,我赵长生是行家。但若说到这驱邪伏妖,张师傅您才是高人。”

  “过誉了。”

  张悟真客气地回道。

  赵长生忙道:“不不不,这事还真没瞎掰。坦白跟你们讲吧,今晚我所用的那把金钱剑,也是机缘巧合,从一道友那里谋来的。我那也是赶鸭子上架,恰好碰到了沈家这事,便硬着头皮冲上去插一剑。你若真叫我去乱葬岗灭个邪祟渡个灵什么的,那我是万万做不来。张师傅您放心,我断不会抢你生意。”

  “言重了。”张悟真重申道:“我真不是渡灵人,谈不上谁抢谁生意。”

  “总之就是别误会,不管您是不是渡灵人,咱俩属于两条道上的人,井水不犯河水。”赵长生解释道:“我想看那个《说妖录》,纯粹就是出于一咱好奇心态,想开开眼,没别的想法。”

  张悟真低调地笑了笑,没再答话。

  赵长生又对沈正贤说:“沈老爷,有件事我得跟你解释一下,你们沈家祖坟风水异变的事事,那事可真跟我没关系。我跟我那道友打听过了,他说如果一个人死之后,如果在落葬之前就已经开始尸变,就算再好的风水布局也镇不住那尸煞。这事主要还是出在沈大少爷身上,跟风水布局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都过去了,不说这些,来,喝酒。”

  这几天,沈府上下天天鸡犬不宁,现在好不容易翻了篇,沈正贤可没兴趣旧事重提。他端起酒杯后,蓦然发现桌上好像少了一个张康,又赶紧叫人去把张康叫过来。心道今晚这宴席谁都可以少,就是不能少了张康。

  趁着人还没来,沈正贤试探性地问张悟真:“张师傅,你觉得我那小孙女怎么样?”

  张悟真愕然一惊,认真回道:“大小姐学贯中西,自然是人中之凤,哪轮得到我这一介草莽来评议。”

  “我看您好孙子,也不失为人之中龙啊。”见张悟真不嫌弃小孙女,沈正贤开门见山地说道:“张师傅,你看他俩的年龄也相仿,也都到了婚配的年龄。咱俩今天就拍个板,把这事定下来如何?”

  闻言,张悟真暗叹不己,心道这命中注定的宿缘,也不知是福是祸。

  正愁着。

  赵长生又插了一嘴:“张师傅,这沈家大小姐可是一般人可以高攀的。不置可否,你那孙子也是个人才。但这桩婚事,对你们张家来讲还真不亏。”

  “赵先生言重了,这事不算高攀,我沈家若是能有张康那样的孙女婿,那是我沈家的福分。”沈正贤谦逊地说:“张师傅,这事您好好考量考量。如若允了这门亲事,我沈某人定将张康当成自己的亲孙子般看待,绝不委屈他。”

  “不急。”张悟真深思熟虑地劝道:“沈老爷,这事还是等明天把封魂镜安葬了再说吧,毕竟现在大小姐还是戴孝之身。”

  “你瞧我这脑子,真是急糊涂了,居然忘了这茬儿。”

  沈正贤轻轻拍了拍脑门,说不尴尬是假的。自古以来,百善孝为先,虽说沈敬春已经尸变成妖,且把沈家祸害得不轻,但他终究是沈佳音的亲生父亲。这个时候给沈佳音安排亲事,传出去了,指不定外人会怎么议论沈家。

  沈正贤想了想,又道:“张师傅,那今天咱俩算是通过气了。彼此心里都有个底,等过段日子再详议这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南虫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南虫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