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局外看戏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42,216

  “小师傅,算我求求你了好吗,快出来想想办法。那柴火上的无头尸真的爬起来了,烧不掉……”沈佳音惊慌失措地拍打着门板。

  张康捂着两耳朵没忍多久,转身到窗前瞧了眼。

  越瞧越揪心,偏院里架起来的柴火虽然是火势燎天,但火堆上的死人柳鹤飞还是端着自己的脑袋把躬背挺了起来。四五个下人拿着长竹竿往他背上打压,根本就压不住,那竹竿反而被熊熊大火烧得爆出了裂响。

  沈正贤在那跺着拐杖急喊:“怎么还没把小师傅请过来!”

  火堆上的死人柳鹤飞,这会儿已经彻底把腰杆挺了起来,并将脑袋安放在脖子上面,随后便横手一扫,将拍打过来的几根竹竿扫飞。

  失去竹竿的那几个下人,顿时慌了神,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柴火堆上,浑身是火的尸体已经带着怒呵声跳了下来。

  倾刻间。

  沈府上下鸡飞狗跳,一身烈火的死人柳鹤飞追着大伙满院跑。

  拄着拐杖的沈正贤也被袭击了一次,一个不小心闪倒在地上。好在有个勇猛的下人挥竿挡了一下死人柳鹤飞,要不然他这条老命已经撂在这儿。

  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令张康纠结不已,一边是爷爷的千叮万嘱,只能看戏,不能掺合!一边是人命关天,该怎么办?

  门口又传来沈佳音绝望的哭泣声:“张康,好狠心啊你,明明有能力去收拾那个死了的柳管家,却见死不救……”

  这锥心的话,终究还是刺中了张康的软肋。

  张康开了门,将自己脖子上那块精致的太极图圆玉取了下来,递泪眼蒙胧的沈佳音面前,叮嘱道:“把它戴上,十八岁之前别取下来。”

  “你这算是在救我吗?”

  “啰嗦,如果你想活下去,最好赶紧把它戴上。”

  “我沈家的人今晚全死光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沈佳音噙着两眼绝望的泪水,再三央求道:“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帮我沈家?”

  “这是我从小戴到大的护身玉,你最好是赶紧把它戴上,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说完,张康转身便关了门,不再掺合沈家的任何事。

  心有不甘的沈佳音本来还想拍门叫喊,蓦然听到偏院传来下人的惊呼声:“敢动老爷,我跟你拼了!”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哪还有心思在这求人。

  沈佳音跑到偏院一瞧,只见爷爷沈正贤摔倒在墙边死角,面如死灰。而浑身烈火的死人柳鹤飞则伸着两条火臂往前挺,想掐沈正贤脖子。

  好在有个忠勇的下人,抱着根木段死死地顶住柳鹤飞的胸口。

  “爷爷!”

  眼看那下人已经撑得面红耳赤,就快顶不住,沈佳音也不管三七十二一,随手抱起根长竹竿横扫而去。她这一扫,真的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不偏不倚,恰好扫中死人柳鹤飞的脑袋,那脑袋顿时像球一样飞了出去。

  脑袋一掉,死人柳鹤飞猛然转身,朝沈佳音扑过来。

  沈佳音到底是个女生,一朝惊魂,反应也慢人半拍。还没来得及开溜,浑身是火的无头尸已经把手伸到她脖子前面。把她给吓得尖叫连连。

  就在这时。

  张康刚刚送给她的那块太极玉绽放出了一束灵光,倏忽一身射在无头尸的身上,无头尸顿时就像受到了无比巨大的重击,飞摔倒地。

  当无头尸从地上弹起来的时候,沈佳音已经把爷爷沈正贤扶了起来,与另一个下人一起,三人畏缩在院落墙角。沈佳人慌慌张张地提拎着胸前太极玉:“爷爷,没……没事的,我有护身玉,他不敢再靠近我们……”

  无头尸像瞎子一样摸索着,满院子找自己的脑袋。

  摸来摸去,结果自己的脑袋没有摸到,反而离沈佳音等人越来越近,吓得沈佳音等人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息。

  眼看距离只剩三五步。

  慌张得连心脏都快要蹦出来的沈佳音,闭着眼睛把头一扭,同时将胸前太极玉往前一照,并慌喊道:“死开啊你,别过来!”

  倏忽一声。

  太极玉绽放出来的灵光又一次将无头尸击得飞退倒地,这一次,无头尸没机会再站起来,那个风水先生赵长生,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手里拿着把铜钱剑,剑上还插着一道黄符。

  在无头尸倒地的一刹那,他一剑捅中心脏位置,只听到嗤啦一声,原本连火都烧不灭的尸身,顿时散发出了焦臭味。

  赵长生又把那颗脑袋捡了过来,扔进火堆里一起烧。

  确定尸身在烈火中渐渐被烧成一堆焦炭,再无半点反弹的可能性,他这才走到沈正贤面前,关键地问:“沈老爷,你们没事吧?”

  “好在赵先生来得及时,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无大碍。”沈正贤庆幸道。

  赵长生道:“想不到我离开几天,你们沈家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好在我日前遇到一朋友,从他那求了把金钱剑。要不然,今天还真的收不了这东西。”

  闻言,沈佳音忍不住瞟了这赵长生一眼,心道你这人可真是不要脸,说得好像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似的,若不是有张康那块太极玉连挡两次妖孽,等你出现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我爷爷哪还有机会站在这听你领功。

  考虑到这人在爷爷心里还是个有用之材,沈佳音忍了,懒得戳他痛处。

  抬眼一瞧,见二叔沈敬功将只竹筐罩在头上,像受惊的兔子般,哆哆嗦嗦地瑟缩在鸡舍那边,沈佳音气道:“二叔,无头尸都烧了,你还躲着呢!刚才爷爷差点就死在这,你知道吗?”

  “烧……烧了吗?烧了好,烧了好……”

  沈敬功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但他没有把罩在头上的竹筐取下来,像是在透过竹筐的缝隙察看周围真相,看无头尸是不是真的已经被烧掉。

  前后瞧了好几圈才把头上的竹筐取下来。

  “我沈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废物!”看到沈敬功这副怂样,沈正贤恨得直跺拐杖,痛骂道:“三十好几的人了,连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都不如!”

  “我爱惜自己的性命有什么错?那也是为了给沈家延续香火。”虽然措词理直气壮,沈敬功的嗓门却不敢往高了提,甚至都不敢直视沈敬业的眼睛。

  沈正贤也懒得再搭理这个废物。

  抬头往西厢房瞧去,恰好站在窗口的张康也望着这边,沈正贤不禁好奇地追问道:“佳音,你戴的那块太极玉,可是张康小师傅送给你的?”

  “嗯。”沈佳音含笑道:“他这块护身玉还真是厉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