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人面兽心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42,099

  张康连夜出了城,去找那个蓬头垢脸的老乞丐。城外但凡是栖身的破庙,荒废的茅草屋,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一点踪迹都没有。第二天,张康又沿路找人打听,结果还是杳无音信,没人见过老乞丐。

  这令张康很绝望。

  邪祟索命,如果不是有老乞丐送的那件寿衣,他张康现在已经死了,根本就活不到现在。然而,寿衣能保他一时,却未必可以保他一辈子。要想除掉那个向他邪祟,永绝后患,还得请老乞丐指点一二才行。

  张康左右一寻思,估摸着自己应该是找错了方向。

  老乞丐应该是进了城,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城外的饿死骨比活人多,向谁去乞讨?唯有城里才能讨到点吃的东西。

  当天下午,张康又回到了兰水县。

  张康来到一家酒楼门口,正准备向掌柜地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蓬头垢脸的老乞丐,忽然听到楼上隔间隐约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上去贴耳一听,竟然是沈敬功和那个风水先生赵长生坐在里面交谈。

  只听到赵长生说:“二少爷,当初你请我来堪舆风水,要我把你们沈家祖坟弄成白虎穿堂的死局,我做了。可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事先在大少爷的尸体上做了手脚,直接导致尸变。你这么做真的是绝了点,差点把我也坑了进去。”

  “要的就是尸变效果,养尸杀人,总比自己亲手去杀人好。”

  “可是你沈家接二连三地死人,难保不会被人怀疑。就你这手段,恕我坦白一句,真的是太过狠辣了点。”

  “我狠辣?那是你还不知道我那个大哥沈敬春,他在世的时候有多狠!几年前,我想把锦娘娶进门。他嫌人家是个戏子,说有辱我们沈家的家风,死活不同意。后来,逼得我没办法,不得不在外面另买一座宅子,偷偷安置锦娘。”

  “这样不也挺好。”

  “好什么好。半年前,锦娘病逝,那一刻我是真的很绝望,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我不能失去她。后来,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下,我将锦娘的尸身养了起来。那高人说了,只需十个月,锦娘就可以重见天日。而我之所以把锦娘葬在乱葬岗,并且不在她的墓碑上刻字,也是不想引人注意。”

  “养尸?”

  “没错!我按照那位高人所说的方法,好不容易才把锦娘的尸身养成了活人相,并滋生出了魂灵。照理,只需再养四个月就可以重新跟她在一起。哪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那个大哥沈敬春从南洋回来了。”

  “大少爷坏了你的事?”

  “那还用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在偷偷养尸的事,跑过来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讲,还说要起棺焚尸,那我哪能忍!”

  “所以你就杀了他。”

  “那都是他逼的。他跟我讲,他不仅要起棺焚尸,我若再冥顽不灵的话,他还要把我从枕家赶出去。既然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桥归桥,路归路,各自手底下见真章。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怨不得谁。”

  “二少爷,我感觉你没跟我说实话,如果只是这点过节,你杀了他之后,又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令他尸变,祸延全家?”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该死!”

  “这就有点……”

  “有点什么?偏激?这么多年以来,我沈敬春之所以装怂卖傻,不招谁,也不惹谁,目的只是想跟锦娘在一起,过自己的太平日子……”

  说着,沈敬功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他举杯喝了口酒,又恨恨地说:“但他们所有人都瞧不起我!这个说要把我从沈家赶出去,那个也说三十多年白养我,骂我不成器!甚至连个小小的管家柳鹤飞都敢向我瞪白眼,根本就不把我沈敬功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我就要让他们所有人都瞧瞧,这沈家,最后到底是谁说了算!”

  闻言,赵长生摇头无语,心道:你这哪叫偏激啊,分明就是心理变态。

  在过去,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坏得够彻底。为了一些利益,以前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但跟眼前这位沈家二少爷一比,他蓦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他赵长生再怎么坏,那也只是追名逐利,不会随便杀人。

  赵长生感慨万端地劝道:“二少爷,现在沈老爷和大少爷、柳管家都已经死了,就连张师傅也搭了一条命进去,收手吧。”

  “收手?”沈敬功红着两眼说:“张康那小子,毁了锦娘的尸身不讲,还封了锦娘的魂灵。我好不容易才帮锦娘把封印解开,昨晚一露面,又被张康那小子给斩了一刀,差点魂飞魄散!不弄死他,难消我这心头之恨!”

  “那大小姐呢?”

  “留着就是祸害,你说呢?今天把你叫这里来,就是要交待你一件事。锦娘昨晚被张康那混蛋斩了一刀,情况很危急,你马上去给我弄点尸油回来。”

  “这个……”

  “怎么,不想干?姓赵的,我可告诉你,现在咱可以系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蜢蚱,我要是活不下去,肯定拉你垫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尸油,一时不好弄。”

  “不好弄也得弄!”

  话音一落,沈敬功将手中酒杯重重地搁回桌上,砰的一声,吓得赵长生噤若寒蝉,连忙说:“那我去想想办法。”

  门外。

  贴耳倾听的张康听到这里,心中怒冲直蹿脑顶,就差没有破门而入。不过他也知道,这样冒然冲进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大少爷是沈敬功杀的。

  沈老爷是沈敬功杀的。

  柳管家是沈敬功杀的。

  爷爷也是沈敬功杀的。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沈敬功这个畜生在幕后操纵。一个人的心,究竟要黑到什么程度才能将自己的家人斩尽杀绝?

  张康想想都觉得恐怖。

  说他是畜生,那都是对畜生的一种污辱!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沈敬功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居然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容不下。

  这样的奇葩,就算放眼全天下,恐怕也很难找出第二个。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既然你想弄死我,那我就陪你玩下去,我倒要看看最后鹿死谁手!”张康暗自骂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