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稻草人看家护院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42,221

  “小子,欠我的命,该还我了!”

  沈正贤已经死了,一动不动地躺在大门口。

  窗外月光孤寒,除了阴森的声音之外,连个影子都看不到。那声音最初从大门口传过来,渐渐飘近,随后便在房门口徘徊。

  多年以来,张康从未这么忐忑过。

  为什么爷爷一死,他这双眼睛便无法再看到那些阴崇之物?爷爷曾说过他天生阴阳眼,可这一刻,所谓的天生阴阳眼好像只是一句玩笑。

  张康慌手慌脚地翻开背囊,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最后一面封魂八卦镜已经破碎在大门口,没存货了。剩下的阴阳圆镜、渡灵圆镜估计也不顶用。还有一面奇门八卦镜,这面镜子虽然厉害,可他也不懂怎么去撒豆成兵,不懂打开奇门镜域,爷爷从来没有教过他这个。

  “难道我今天要死在这?”

  张康绝望地嘀咕着,门外的叫声突然停止了,但门在砰砰作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外面用力猛推,门闩都快要折断。

  蓦然想起上回去找二麻子买刀时,半路上遇到的那个老乞丐。

  那个乞丐当时曾送了一件寿衣,并叮嘱他说:“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如果你遇到了麻烦,穿上它,到时说不定能保你一命!”张康醍醐灌顶。

  现在看来,那个老乞丐当时所说的话已经应验了。

  张康赶紧把那件寿衣翻出来穿上,随后又拿起那把斩杀了八百零七人的行刑大砍刀,挺正身姿端坐在门后,正色喝道:“有种你进来!”

  被推得砰砰作响的房门,突然没了动静。

  张康心下暗喜,又冷喝道:“我已经猜到你是谁了,锦娘!上回在乱葬岗的山洞中,我心慈手软留了你一线生机!你不知悔改也就罢了,今天居然还敢出来寻衅滋事,真不是知死活!说,是谁放你出来的?”

  外面一点声息都没有,仿佛整个世界都死寂了一般。

  张康又厉声道:“拥有锦娘的记忆又如何?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被人用邪术滋养出来的一缕魂息而已!所谓的厉鬼,也不过是世人给你的一个名字!我要灭你,不过是挥手之间的事!”

  外面还是没动静。

  但这回张康听到了,房门虽然没动,窗台那边却有细微的声音。只见糊在窗牖上的纸很快便破了个小洞,似有什么东西捅进来。

  定睛一瞧,却什么也看不到。

  张康暴喝一声:“找死!”起身就一刀劈了过去,窗格咔嚓一声破裂,外面同时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并逃命似地飘远。

  等张康追出去的时候,外面那个股阴森之气早已经遁失得无影无踪。

  掌灯一瞧,见窗外的地面上滴着几滴血,张康不由得眉头紧蹙。再去大门口看躺地不起的沈正贤。一探鼻息,果然死了,两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一样,死不瞑目的样子。并有两道血迹从眼中流下来,甚是恐怖。

  “沈老爷,安息吧。”

  张康伸手一抹,震惊不已经,沈老爷死不闭眼,还有沈老爷手里的那里金钱剑也握得紧紧的,怎么抠都抠不下来。

  “爹!”

  张康正寻思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向来胆小怕事的沈家二少爷沈敬功突然以哭丧姿态跑了过来,后面还有沈佳音,以及一干下人。

  “爹,你怎么就死了啊,爹。”

  以前连填把坟土都浑身打哆嗦的沈敬功,这会儿他好像一点也不怕死不闭眼的沈正贤,扑在沈正贤身上,哭得甚是伤心。

  与之相反的是。

  沈佳音见到沈正贤那副两眼流血的死相时,吓得把头扭向了张康这边,默默地流着泪,根本就不敢直视沈正贤的遗体。

  “小师傅!”沈敬功突然起身抓着张康的衣领,悲痛欲绝地哭喊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为什么不救我爹,为什么!”

  “我……”

  说到这事,张康也是一脸惭愧,如果他早点穿上这件寿衣,提起行刑大刀斩邪驱崇,哪至于凭白无故地搭上一条人命。

  不管怎么讲,沈正贤也是为了保护他而死。

  “二叔,张康已经尽力了。”沈佳音含泪解释:“刚才院里发生什么事,我看得清清楚楚。不是张康不救,这是爷爷自己的选择。”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救人?”

  沈敬功松开惭愧不已的张康,转而抱怨沈佳音。

  沈佳音那眼泪就像断线珠子一样往下滚。她何尝不想力挽狂澜,可前提是她得有那个能力。刚才,她跟张康一样,被爷爷沈正贤反锁在屋里,并被告诫不许出来。如果不是下人帮忙把门打开,她现在还被锁在屋里出不来。

  她扭头擦了把眼泪,悲痛却不失理智地劝道:“二叔,你一个大男人别哭了行不行。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先把爷爷的身后事处理好。”

  “爹,你死得太惨了,爹……”

  沈敬功悲痛得哭天抹泪,任谁见了都动容。

  张康却一直望着沈敬功手中那把紧握不放的金钱剑,心里头纳闷不已:“刚死,身体怎么会这么僵硬?流血的眼睛也闭不上,这遗体只怕是不能留。”想到这里,张康提议道:“二少爷,沈老爷的尸体,最好是立刻烧掉。”

  闻言,沈佳音愕然一惊。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这是国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思想。如果烧尸,那则意味着死无全尸,那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更何况,沈正贤生前在这兰水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沈佳音也知道,张康并不是一个喜欢喜欢胡说八道的人,既然他提了这个建议,那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沈佳音心痛地问张康:“一定要烧吗?”

  “最好是烧掉。”张康见沈佳音含泪无语,又转头望着沈敬功,劝道:“二少爷,我知道你们都想尽孝,但这尸体真的不能留。”

  “爹,你都听到了吧,不是我要烧你,这是小师傅的建议,您老可千万别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

  在这件事情上,沈敬功不像沈佳音一样纠结。他哭天抹泪一阵,便立刻叫下人在院里架起柴火,当场焚尸。

  张康也没有闲着。

  为了防止那个邪祟去而复返,张康扎了个像模像样的稻草人。随后又将自己身上的寿衣脱下来穿在稻草人身上,行刑大刀也交在稻草人手里。最后,将稻草人放置在沈家大院里的正中间,且在稻草人背后贴了一道灵符。

  沈佳音好奇地问:“这个是做什么的?”

  “看家护院。”张康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就靠这稻草人镇场。希望能够唬住那邪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