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一瞬十年
痞子拜格2021-07-02 21:252,695

  春雨驾马,紧赶慢赶,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玉门。

  “请出示腰牌。”一位兵士拦住了她。

  “我没有腰牌,只有印鉴。”春雨递了印鉴给他。

  “不行,姑娘没有腰牌,便请下马,随我去见将军。”

  “我不去。”春雨皱眉。

  “姑娘不去,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那兵士一招手,其余几个兵士瞬间围了上来。

  春雨瞪着他们,不想和他们废话,手里捏了一颗霹雳珠,正踟蹰间,听到城楼之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年姑娘吗,请到城上一叙。”军师朗声道,站在城楼上抚须微笑。

  春雨抬眼一看,无奈下马。

  “年姑娘,好久不见。”军师迎了春雨进屋坐下。

  “彼此彼此。”

  “年姑娘,近来过得可好?”军师为春雨倒了一杯茶,笑着问道。

  “托军师的福,我过得很好。”春雨挤出一丝看上去还算真诚的微笑。

  “我看姑娘气色红润,想必吃得好,睡得香。”军师一笑。

  “呵呵,呵呵。”春雨尴尬一笑。气色红润?想必是跑得太累太急吧。

  “可有个人却过得没那么好呀。”军师惋惜道。

  “是吗?”春雨假装糊涂。

  “姑娘可知,我家将军曾到风雅楼去找过你?”

  “我不知。”春雨坦诚答道。

  “将军从风雅楼回来,不仅失了马,还失了……”军师打住,没有再往下说去。

  “军师,到底想说什么?”

  “姑娘,此来玉门,可是来找我家将军的?”

  “不是。我要回洛阳。”

  “那也就是说,你只是路过玉门,也无意与我家将军见上一面?”

  春雨看着军师,沉默不语。

  “我家将军对姑娘情深意重,姑娘难道就一点儿都不在意?”

  “军师,你既认得我,那么,可以放我走了吧。”春雨豁然起身。

   

  “阿年——”云奇又惊又喜。方才,军师派人说找他有事,没想到,却再见到她。也曾疑她、怨她、恨她,终究抵不过爱。

  “既然将军来了,那么将军可以为我作证,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春雨不看云奇,只是冷冷地看着军师。

  “阿年,你这是什么意思?”云奇皱眉。她一见他,却要走。不,久别再见,这一次,他绝不放手。

  “阿年——”

  “阿年——”

  春雨刚要开口,却听见城楼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春雨心头一喜,匆忙奔了出去。

  清尘,春雨就要冲到他面前,扑到他怀里,却被一只手臂紧紧拽住,停在距离易清尘两米远的地方。

  “你是谁,找阿年做什么?”云奇挑眉,眼神冷冷地盯着不远处那个白衣男子。

  “阿年,我错了,不该说那些绝情的话,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易清尘凝眸注视着春雨。

  春雨本来早已忘记那些旧事,此刻听他重提,不由心中一恼,更可气的是,他居然还在怀疑她是否爱他。

  “汝妻无双新亡,你可记得?”春雨皱眉。

  “在我心中,永远只有阿年一人,我的妻子也只有阿年一个。”

  “你妻刚死,现如今,竟自私无礼要阿年嫁给你,你这人好歹毒的心肠。”云奇高声喝道。

  “易清尘,你口口声声只爱我一人,只娶我一人,可是,你却娶了别的女人。”春雨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心痛。

  “阿年,你曾说过,此生必嫁清尘,你可还记得?”

  “我……”

  “阿年与我,马上吹沙,桃林四日,早已情根深种,你已负了她,为何还要苦苦纠缠?”

  “桃林四日?”易清尘身形陡然一震。那日痛苦情状,原是毒发,毒发……为情动?

  哈哈……哈哈哈……,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好一个情根深种,好一个情根深种啊……”

  枉我爱你一路,护你一路,原来你心心念念的却是他?却是他啊?你……想着,想着,只觉胸中一阵鲜血上涌,压抑不住,一口喷出在地。

  春雨方才怒视着云奇,此刻见清尘吐血,大惊失色,痛上心头,急急想要去扶他,却被云奇一把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你放开——”春雨使劲捶打着他。本为逃避,落在断肠人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清尘本已痛不欲生,抬眼却见二人痴缠缱绻,情不自已,旁若无人,霎时心中万念俱灰,咬紧牙关, “二位既已情根深种,那么我便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春雨被云奇捆着动弹不得,心中气急,一口咬在他胸口,云奇吃痛,手一松,春雨便趁势一把推开他的手,想要朝易清尘狂奔去,却被这一言止住了脚步。

  她爱他之深,可比江海,爱他之切,不顾一切。可他……,却因旁人两语三言,就疑她弃她?易清尘啊,易清尘……她心中血滴如雨下。

  “你当真……希望我和他……结成眷属?”她瞪大眼睛,死死咬住嘴唇,拼命不让眼泪掉下来。

  他此刻心中绞痛,有如万箭穿心,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好,好。”她心如槁木,“我便如你所愿。”说着,决然背过身去,心中虽已悲伤成河,却咬紧嘴唇,固执地不肯流下泪来。

  云奇上前一步,将她揽在怀中。

  易清尘抬手,想要做些什么,又无力垂下。举步欲走,一个趔趄,“砰”地一声,栽倒在地。

  春雨终于忍不住,失声哭泣。

  他以手撑地,颤抖着艰难起身,一步一步,渐行渐远。白衣身形佝偻,摇摇欲坠,一瞬仿佛老了十年。

  云奇眼神复杂,轻轻松开了双臂。

  春雨转身,模糊的双眼只见一个白色远走的身影,千愁万绪有如洪水决堤,“啊——”她颓然跪地,天地空旷,唯有一片哀啼。

   

  次日,清晨。

  “你们这是干嘛?”云奇清早,被一阵喧哗声给吵醒。

  “将军,这位姑娘企图逃跑。”两位兵士将春雨堵在门内。

  “你们都下去吧。”

  “是。”

  “你这是要做什么?”云奇盯着她。

  “我要离开。”

  “你昨日,已答应嫁我为妻。”

  “你听错了。”春雨语气冷淡。

  “易清尘面前,你说要与我结成眷属,你都忘了?”云奇气急。

  “你知我不是真心的。”

  “我不管,你既答应了,就是我的妻子。”云奇眼里漫过一丝伤痛,却很快就敛了起来。

  “我只问你一句,你放不放我走?”她此刻心烦意乱,不想再和他多言。

  “不放。”云奇目光坚决。

  “阿奇,你不要逼我。”春雨面色冷峻,手里捏着一颗霹雳珠。“想必军师已经告诉你,这东西的名字和威力。”

  “你……”

  “这一颗霹雳珠爆炸,半个玉门关便灰飞烟灭,我不想害人性命,你不要逼我。”

  “你当真如此绝情?”他逼近她。

  “我说了,我不想伤人。”

  “阿年,可还记得我们桃林四日,马上吹沙?”他眼中满是伤痛。那日,他在马上为她吹去眼中黄沙,她痴痴地看着他,被他拥入怀中,也没有闪躲,反而软绵绵地窝在他怀里,他以为她是喜欢他的。

  “我不记得,也请你忘了吧。”春雨别过眼,不去看他。

  “你要我如何忘记?我若能忘,早就忘了。”风雅楼中就该忘了你,无马而归也该忘了你,过了这么久更该忘了你,可是,如果忘记真的那么容易,那么我也不会变得不是自己。

  “你好自珍重,我要走了。”春雨说着,转身欲走。

  “我只问你最后一句话,你对我可曾有过一丝情意?”

  春雨摇头。

  “我要听你亲口告诉我,你对我可曾有过一丝情意?”

  “我对你并无一丝情意,有的,只是你的错觉。”春雨说完,匆匆离去。

  并无一丝情意……错觉……哈哈哈哈……

  云奇放声大笑,颓然而坐。如果我早知你说出如此绝情的话,那么我宁愿没有再见到你,也不曾把你留下,那么,至少在我的回忆里,你的心里是有我的呀……

  “云奇?”军师无奈长叹。

  那日,我问你,是否后悔,你说何悔之有?倘若今日,你知她是你未婚妻,又该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