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找到你
痞子拜格2021-06-13 11:304,445

  “公子,全都打听过了,都没有见过这位姑娘。”

  “看样子,她还未到玉门。”清扬记起,她说钱袋被盗,想必一时半刻来玉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我们是否继续向前?”

  “恩,一个驿站驿站地找。”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唐家堡。

  “报告堡主,在徐州发现易清尘的踪迹。前年十二月,徐州太守遇害。我们调查了徐州府大事簿,上面记载徐州太守八月十五日晚,在家遭人行刺,伤未致命,尚留一口气在。第二日早,太守府门外贴一告示,上书其在任期间各种恶行,落款易清尘,后同年九月,徐州太守遭罢黜。”

  “报告堡主,胶州亦发现易清尘踪迹。去年八月,胶州城内盐商王员外以同样的方式遭遇意外,结果也是恶行第二日被公之于众。”

  “报告堡主,今年二月,芜湖知府遭易清尘刺杀,作案手法与前两者一模一样。”

  半个月来,派出去的精英护卫队终于查探出了关于易清尘的一些线索。只是,这些消息除了能得出他行刺的对象非富即官,作案手段是剑气致人伤亡,却要留人一口气,要人生不如死,作案结果是公布其罪行,作案人姓名是易清尘之外,别的什么也得不出。

  “可有人见过他?”

  “属下等暗中打听,大家都只知其名,并未见其人。江湖传闻,其人来无影去无踪,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但其慈悲心肠,从来不真正致人死亡,总是留人一口气,让其反省自身罪恶,改头换面,一心向善,保世间清平安定。”

  “少有些人说曾得他恩惠,有缘见过一面;但有人说他相貌英俊,是位翩翩佳公子,又有人说他身高八尺,一脸络腮胡,还有人说他是六旬老翁,仙风道骨,以属下之见,他应是精通易容之术……”难怪,无从找起。

  “属下还听得一个民间传闻,说他剑术超群,世间无敌,志在扫荡天下,清除世间一切尘垢,故名清尘。”

  唐谢越听越发心惊,仿佛下一刻那一柄冒着寒气的长剑便对准了自己的咽喉,让他生不如死。

  “难道就没有破绽吗?”他不相信,世界上绝对不存在一个没有破绽的人。

  三个护卫队头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哑口无言。

  “你们可有什么好法子能够找出他来?”不先找到他,难道坐等他来杀他吗?这绝不可能。

  “听说他幼年丧父,母亲早亡,又无兄弟姊妹,所以想要通过他的亲人来找出他的下落,怕是不可能。”一个人若有亲人骨肉,便是他的弱点,就可以利用。奈何,他无牵无挂,孑然一身。

  “他擅易容,相貌千变万化,想要张贴文书悬赏也不可行。”

  唐谢大怒。

  “我要你们说的是法子,不是这等丧气话。”

  两位首领立刻噤声。

  “堡主息怒,我有一言。两位说的都不错,现在他在暗,我们在明,如果我们找不到他,不如让他来找我们。只是……”那三人之中最聪明的一人道,他本名萧诸葛,寓意比之孔明,稍逊风骚。

  “只是什么,说下去。”

  “只是他如果来找一个人,便是要他性命,如此一来,不是多此一举吗?”这样的人,躲还躲不起,哪里还想着要主动招惹。

  “不去找他,让他来找我?”唐谢沉吟。这倒是个法子,可以一试。只是,怎么才能让他来,又不会直接要了他的性命呢?这确是个问题。

  唐谢摆摆手,陷入了沉思。“你们都下去吧,给我继续查。”

  “是。”

   

  “公子,这已经是最后一个驿站了,如果这里再找不到,她怕是回中原了。”

  “通知下去,让大家拿了画像四处去找,找到者,赏银千两。”程清扬高坐马上,声音清朗。

  “千两?”一护卫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有些不敢置信。有了千两,他可以回家娶妻生子了。

  “哇,赏银千两呀。”众护卫陷入了喧哗。

  “还不赶紧去。”

  “是。”

  “请问,见过这个姑娘没?”

  “请问,见过这画像上的姑娘吗?”

  ……

   

  “妈妈,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五日,请按照契约,给我五两银子。”春雨今日,起得格外早,一脸不爽地冲到妈妈面前要钱。

  “蓝萧啊,你在这里呆得不好吗?你看这里有吃有喝,还有这些姐妹陪着,你要不多呆些日子,我给你长点儿工钱。”妈妈守着这一棵摇钱树,哪里舍得放,满脸堆笑,连哄带骗。

  “妈妈,你欺我年少不懂事,把我骗到青楼来,说是只要陪客人吃吃菜、喝喝酒、聊聊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我不和你计较,你居然还要强留。我早就听说,就这五日,我替你赚了几千辆银子。贪多必失的道理,妈妈不该不懂。所以,赶紧把契约拿来,付我五两银子。”

  “蓝萧,你不该这样和妈妈说话。妈妈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给了你帮助,你不心存感激,还这样对妈妈大吼大叫,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妈妈面露凶光。哼,一个翅膀还没有长硬的黄毛丫头妄想骑到她头上,三个字——不可能。

  “你给是不给?”春雨火了。

  “我不给,你能怎么样?”她本来就没真正想着五日之后放她走。这里被她以各种手段强留下来的姑娘不止她一个,现在不都乖的很。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不给,就别怪我无情。”春雨大怒。

  “哟,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妈妈挑眉,一脸不屑。

  “你别后悔。”春雨说着,手里拿了一颗红色弹丸,冲距离妈妈五米远的地方丢了过去。

  “啪——”伴随一声巨响,一阵浓烟霎时弥漫了整个倚红阁正堂,堂前的桌子椅子被炸得稀烂,用来表演的高台也全部垮掉。妈妈呢?

  “咳咳。”那一头竖起的仿佛被闪电劈过的头发,和那张发黑的脸,不正是刚才得意威武的妈妈。

  “给我契约,给我银子。”春雨不耐烦地嚷嚷。

  “你——”妈妈艰难地喘气,一根手指哆哆嗦嗦地指向春雨。

  “你给是不给,再不给,信不信,我把整个倚红阁炸掉。”她抬手,摆出了架势。

  “别别别,我给你就是了。”妈妈被吓得不轻。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春雨收了契约,一把撕得粉碎,然后将五两银子揣在了怀里。

  “妹妹,等等。”紫鸢听得一声响声,早已从房间中出来。这时,见了春雨要走,急急忙忙冲下楼来。

  “姐姐来得好巧,我正准备离开。”春雨微笑。

  “你刚才扔的那是什么?”威力好生强悍。

  “那我师父制的霹雳珠。”她说起师父,才展颜微笑。

  “你既有这好东西,为什么早不用?”她若是想走,谁能拦得住。

  “一来,这东西珍贵,本就不多,二来,这东西威力巨大,一不小心会伤人性命。”

  “你我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妹妹此去,一路平安。”紫鸢拿着丝帕,轻轻擦拭眼泪。

  “我和姐姐虽然只相识数天,但姐姐待我恩重如山。姐姐的恩情,我定不会忘。”春雨抱拳施礼。

  紫鸢眼角含泪,看着极是伤心,不舍离别。

  “姐姐,可还有话要对我说?”春雨微笑,心中百转。

  紫鸢心中一惊,看了看她,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那姐姐多保重,后会有期。”

  春雨走到门口,停了脚步,见紫鸢还若有所思地立在原地,不由折了回来。

  “这颗霹雳珠,就赠与姐姐吧。”

  “这……这霹雳珠如此珍贵,我怎好收?”

  “姐姐孤身于豺狼之列,万不得已时,也好用来防身。”春雨郑重其事道。

  “阿年对紫鸢的厚恩,紫鸢定当用一生来报。”紫鸢满眼感激。

  “你们都听着,以后谁都不许欺负紫鸢姐姐,不然,就把你们炸个粉身碎骨,尤其是你,妈妈。”她狠狠地瞪了一眼黑脸竖发的鸨母。

  “姐姐,我走了,多保重。”

  “阿年一路小心。”

  出了倚红阁,春雨长长地舒了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

   

  “请问这位公子,可见过这画上的姑娘?”

  “这不是倚红阁的头牌,蓝萧姑娘吗?”

  “倚红阁?”听着怎么那么像青楼的名字。

  “是啊。怎么这位小哥,你也要见蓝萧姑娘?”公子将他浑身一打量,他可不像是能出得起几百上千两银子的主儿。

  “这倚红阁怎么走?”

  “笔直往前走就是,看到那个红色的招牌了吗?”

  “多谢。”穿黑色劲装的护卫得了消息,慌忙去向清扬公子禀告。一千两啊,一千两,我来了。

  “小哥,你可得快点儿,晚了,姑娘可就不在了。”说起来,今日已经是第五日了。

  “公子,已经打听到这位姑娘的消息。”

  “在哪里?”程清扬心头一惊。

  “倚红阁。”

  “快。”他急急扬起马鞭。

  “这画上的姑娘在哪儿,快带她来见我们。”

  “你们谁呀?”妈妈还没来得及梳头,洗脸,顶着一张黑漆漆的脸,满肚子恼火。

  “快带她来见我们。”刚才那探出消息的护卫一柄长剑对准了妈妈的咽喉。

  “她已经走了,刚走。”妈妈用手挡着剑,吓得双腿直发抖。这都是什么世道啊。她刚刚才被那小丫头炸了个底朝天,如今,又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拿剑指着脖子,真是流年不利。

  “说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你看,我这里都是被那丫头给炸的。”妈妈不看还好,一看心口都是疼的。这都是她花重金找最好的师傅打造的。如今,全都毁了。

  “公子,怎么办?”

  “追。”程清扬扭头,急急追了出去。

  “哎,煮熟的鸭子飞了。”本以为一千两已经到手,谁知道这姑娘竟然已经走了。那穿黑色劲装的护卫一脸惆怅。

  “公子,接下来,怎么办?”

  “拿着画像,接着问。”

  “是。”

  “见过这位姑娘吗?”

  “没有。”

  “请问,见过这位姑娘吗?”

  “没有。”

  “见过这位姑娘吗?”

  “(⊙o⊙)…,这姑娘好眼熟。”春雨正走着,还没坐上去玉门的马车,这厢伸过来一张画。

  画中的女子青丝飞扬,衣白如雪。

  “怎么越看越像自己呢?”春雨茫然。难道是父亲母亲派人来找自己了?

  “姑娘,你可曾见过这画上的美人儿?” 那模样年轻的小护卫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你看我像不像她?”春雨转头。

  “哇——”回首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说的就是她吧。小护卫看得痴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上来。

  “我像不像?”春雨听得他叫这画上的女子美人儿,忍不住心念一动。

  “像。”小护卫点头,都那么美。“哦,不,不像。”他仔细低头看了一眼画像,又瞧了瞧面前的蓝裙姑娘,似乎又不太像。这画上的女子美在高洁,可眼前这位姑娘却美在灵动。

  “到底是像还是不像?”

  “我也说不准,这画是我家公子画的,我要他来看。”

  “我还有事。”

  “姑娘,你别走。我家公子厉害地很,我如果不完成这个任务,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是吗?”春雨看他一副可怜样,忍不住动了善心。“好吧。”

  哎,可知,她每一次心慈手软,都是对自己的祸害。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依我看,你可比这画上的姑娘美多了。”

  “是吗?”春雨展颜。

  程清扬的马顿时停了下来。

  “公子,怎么不走了?”

  “你——”他跳下马,几大步走到她面前。心中似乎有千言万语,一时又说不出。只晓得那些因她而有的担心、彷徨、生气,此刻全变得那么真实生动。“你还活着。”

  “我记得你。”阿年愚钝,奈何记忆力超凡,但凡所见之人,所读之书,全都过目不忘。

  “我正找你。”他竟觉得欢喜,因为她一句记得,情不自禁勾起嘴角,而后察觉有外人在,就又收敛了去。

  “找我做什么?”

  “我家堡主想要见你。”说及此,心情忍不住有些沉闷。他尚且不知堡主找她有何事。

  “你家堡主是谁,为什么要见我?”她应该不认得这什么好像很大的一个人物吧。

  “你不是要去玉门,我可以免费送你去,还可以带你到西域玩一圈儿,你看,怎么样?”他并不理会她的问话。

  “那好。”春雨展颜微笑。西域啊,早就想去啦。

  “上马吧。”程清扬也忍不住笑了开来。他就知道。只是,心里好像又有些歉疚。他这样骗她,也不知道是在帮她,还是害她。正如他当初为她撒的那个谎。

  “我不会骑马。”春雨为难。

  “我带你。”他柔声开口。

  “好哇。”

  春雨在前,清扬在后,马鞭高扬,驰骋如风。

  “哎,这位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坐清扬公子的马?”

  “这要是无双小姐看到了,还不要气死?”

  “嘿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那这一千两算谁的?”

  “当然是我的。”

  “不,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也有我的。”

  “那大家谁去找公子讨赏啊?”

  “你去。”

  “你去。”

  “还是你去。”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