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火腿云吞
痞子拜格2021-06-24 12:463,834

    “这是哪儿?”此刻,翠柳正被军师轻柔地放到一张简朴的大床上,红木的床架,青色纱帐。

  “我的房间。”军师坐在床沿上,凝眸注视着她。

  “哦。”

  翠柳哦了一声之后,半晌再没有言语,一向思维活跃敏捷的她此刻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好装作四顾打量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房间。

  房间最左边,是一张红胡桃的书案,一侧堆满了书,中间放着一堆小圆球,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旁边是一只紫砂茶杯。

  “你在看什么?”军师见她不语,眼神望着别处,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我在看你的房间。”翠柳收回了目光。不过,说起来,军师的房间极简单,除了一张书案,一张床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你觉得怎么样?”军师嘴角微微勾起。

  “很好。”翠柳朗声道。

  “是吗?”军师不由自主地微微挑眉。

  “自然。”翠柳庄重点头。住过了牢房的人,此刻能住在这样的房间里,还能安稳地靠在一张床上,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军师见她极是认真的模样,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

  “你……”翠柳本想问他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却听得肚子“咕”得叫了一声,忍不住面色尴尬。

  “哈…哈哈。”两个人四目相视,不约而同地大声笑了出来。

  “来人。”军师一声高呼。

  “在。请问军师有什么吩咐?”一个兵士走了进来。

  “吩咐厨房做一碗火腿云吞,记得不放葱。”他随口说道。

  “是。”那兵士得了令,匆匆退了出去,至始至终都没敢太认真地看军师一眼。

  “你……”军师转头,才发现翠柳正在以一种既是怀疑又是惊讶的目光看着他。

  “这是我平日里最喜欢的一道小吃,也没问翠柳意见,就自作主张,不知道翠柳可还满意?”他知她心中疑惑,不疾不徐地解释道。

  “哦。原来军师不仅和我饮食所好如此一致,竟连不放葱这种小癖好都一模一样。”翠柳释然一笑。

  “姑且把这称作缘分吧。”军师微微一笑。

  “军师,也信缘分这种东西吗?”翠柳以为,以军师的超凡才智,是不屑相信这一套佛家编出来的谎话。

  “缘分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相信可以让生活更容易快乐,那么何乐不为?”军师淡淡道。

  “军师此言,颇和人心。”翠柳一本正经道。世人皆爱把人与人之间的邂逅、重逢往缘分上靠,不过是为这找一个美丽的理由罢了。

  “报军师,火腿云吞来了。”那兵士端着托盘,站在门外高声道。

  “端进来。”

  “是。”

  “饿了吧?”军师微微一笑,从托盘中端起装有云吞的青瓷大海碗,拿着勺子小心翼翼地把上面淋的一层香油轻轻拨开,然后舀起一个,轻轻吹了吹,再递到翠柳嘴边。

  “你……”翠柳挑眉。他这是在做什么?

  “别怕,已经不烫了。”军师满目柔和,手中的勺子又往前推了一点儿。

  “我自己来吧。”翠柳面色古怪,接过他手中的勺和青瓷大海碗。

  军师一愣。转瞬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件多么不寻常的殷勤事。

  翠柳早已饿得不行,此番一碗香气四溢又晶莹剔透的云吞到了手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淑女形象。一口将一个云吞给吞进了肚子里,速度之快,只觉得嘴尖一烫,什么味道好似都没尝到,再来一个,咀嚼了两口,又是一吞,好像还是什么味道都没尝到嘛,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一直到把整碗吃完,好似都没尝出是个什么味道,只觉得隐隐约约在咀嚼的瞬间尝到了火腿和猪肉的味道。啊,原来真是火腿云吞呀。

  军师看着她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模样,忍不住眉头一皱。

  “军师,还有没有?”她看着已经见底的青瓷大海碗,忍不住内心生出一种强烈的惆怅和忧伤,眯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军师。

  “报军师,厨房不知姑娘海量,所以……只做了这一碗。”那兵士居然还一直垂首站在那里,手里端着托盘,说话吞吞吐吐。

  “唔……”翠柳一声哀怨地叹息,然后十分无奈地看着那青瓷大海碗中的汤良久,“看来,只有把你喝掉了。”说着,咕咕噜噜一饮而尽。末了,还不忘心满意足地砸吧砸吧嘴。味道真好呀,这次她终于尝清楚了,这汤里面全是海鲜的味道,有海带、有虾皮、还有黑胡椒粉,想着想着,不由满口生津,吞了吞口水。

  军师见她如此,心中蓦地生出一种极重的悲怆之感,整个眉头都忍不住拧成一团。历苦痛方知珍惜。左原平啊,你现在见她受苦,你可满意?

  “唔,终于饱了。”她放下海碗,眯着眼睛忍不住微笑,一脸惬意地靠在床背上柔缓地摸着自己一瞬间圆鼓鼓的小肚子。

  “你……”军师满目悲痛,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好别过了眼睛,去发现那端着托盘的兵士此刻还没有离开。

  “你怎么还不走?”军师沉声道,面色冷峻。

  “我……”那兵士被吓得一阵腿软,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话快说。”军师忍不住皱眉。

  “是众兵士们找军师。”他声音颤抖。

  “他们?”

  “回军师话,一共十二人,此刻全在外面候着。”

  “所为何事?”

  “我不知,他们只要我传话。”那兵士腿还兀自在颤抖,心里却将那帮家伙狠狠地骂了一遍。

  “让他们进来。”

  “是。”那兵士得了令,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吾等参见军师。”为首的一个兵士朗声道。

  “有何事?”军师面色冷淡。

  “吾等听闻李无城今日午时三刻就要被斩首示众,是以特地前来请军师开恩,念着他平日里尽心尽责的份儿上,饶他一命。”

  军师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军师,我等已听闻事情原委,此事李无城有错,但也皆因感念痛惜五千兄弟将士惨死,是以才对翠柳姑娘有所怨言,一时失了分寸。”

  军师手指微动,沉默不语。

  “军师英明睿智,而今我五千兄弟将士惨死沙场,军中人员力量急速下降,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望军师念着死去亡魂的同仇之情,从轻发落,饶李无城一命。”

  “请军师饶李无城一命。”众兵士齐齐下跪,众口一词。

  军师以手指点着腿,半晌无言。

  “军师——”翠柳见他如此,心知他定是为难。

  “翠柳,你想说什么?”军师转头,凝眸注视着她。

  “他们说得对。请军师饶他一命。”翠柳正色道。

  “你……”军师皱眉,心中一痛。

  “军师当从大局计,不必管我。”翠柳淡淡一笑。

  军师注视她良久,满目哀伤,半晌不忍,转过头来,沉声道,“传军师令,李无城平日护军有功,念他初犯,饶他死罪,倘若再犯,定斩不赦。”

  “军师圣明。”

  “都退下吧。”军师颓然地垂下了手指。

  “是。”

  “你这是为何?”军师仰面,并不看她。

  “你深知他们所言有理,并且错不全在他,我又何必让你为难。”翠柳淡淡道。

  军师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终究还是我的错啊。

  “今夜,你就先在这里好好歇息吧,我先走了。”说着,起身欲走。

  “那你在哪儿睡?”此话一出,翠柳方觉自己问了一个极笨又极不必要的问题。

  “我去别的房间,你不必担心。”他背身而立。

  “那…好吧。”

  此话一出,就见一道身长八尺的背影急急出了房间,慢慢消失在眼前。

  翠柳心中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阵惆怅。其实,你可以…不必走的啊,我不介意与你共枕同眠的……

  是夜。

  翠柳正躺在这宽阔的、得来不易的大床上辗转难眠,突然听到门外两声“砰”的响声,立即穿了鞋从床上跳了下来。

  轻轻巧巧地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朝两边望了望,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的踪迹,刚准备关了门,继续睡觉,低头却发现地上躺着两个昏死过去的兵士,而其中一个正是在牢中被军师踢得受了重伤的高壮兵士。

  只是……

  翠柳忍不住皱眉。这人重伤未愈,头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不好好养伤,为何执意要来值守她的房门?难道真是死心不改,意欲报复,又或是……

  翠柳忍不住心中一惊,朝四处看了几看,发现并没有把守的兵士,便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然后从高高的城楼一跃而下,转眼,一道红衣翩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苍茫夜色中……

  次日。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一清早,两个兵士正跪在军师的房间中,满脸惊恐,不停磕头求饶。

  “你等玩忽职守,放走了重要的犯人,让我如何饶命?”军师面色冷峻,沉声道。

  “军师,并非我等玩忽职守,而是昨夜,突然有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我们面前,还未等我们反应过来,就一掌把我们拍晕在地。”那高壮的兵士因为磕头的缘故,此番已经渗出了鲜血。

  “你说有黑衣人,可有证据?”

  “我们都看到的,军师如若不信,可以问他。”那高壮兵士指了指自己的同伴。

  “回禀军师,昨夜确实有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将我们打昏在地。”

  “那我且问你,那黑衣人如何躲过严兵防守,以致到了我的房间?”

  “这……”那高壮兵士的同伴迟疑道。

  “你等为了替自己洗刷罪过,不惜编造谎言,意图蒙混过关,该当何罪?”军师厉声一喝。

  “军师请听我说,那黑衣人进入城楼如入无人之境,想必是对城楼上地形极为熟悉,怕是军中有内鬼啊……”那高壮兵士流着眼泪,放声道。

  “一派胡言。死到临头,还在狡辩。来人,把他拖下去给我斩了。”

  “是。”那矮瘦的兵士一直守在门外,听得这一声,吓得出了一声冷汗,慌忙跑了进来。

  “将军饶命啊,将军饶命啊……”那高壮的兵士不停地磕头。

  “传军师令,李无城目无法纪,一错再错,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治军心,今日午时三刻,杀无赦。”

  “军师,饶命啊……”那矮瘦的兵士一见,念着往日兄弟情深,跪倒在地,为他求情。

  “军师,饶命啊,他日,无城必将做牛做马,一生一世报答军师。”他说着,竟跪着爬到军师面前,抱着军师的腿,痛哭流涕。

  “军师,请饶无城一命……”

  “谁若再替他求情,便与他同罪,斩无赦——”军师一声厉喝,那还欲求情的矮瘦兵士险些栽倒在地。

  “还不把他给我拖下去,等待行刑。”军师面色一沉,扫了那跪在地上半天不执行命令的矮瘦兵士。

  “是,是。”他浑身一震,打了一个激灵,腾地一下才从地上站起来。

  “军师,饶命,无城知错,无城知错啊……”说着,便被拖了出去。

  “军师,我……”那留下的兵士一脸惊恐。

  “念你初犯,重责三十大板,罚银一个月。”

  “谢军师不杀之恩,谢军师不杀之恩……”那兵士大喜,满脸难以置信。

  “自己下去领罚吧。”

  “遵命。”说着,匆匆退了出去。

  等到周围人声都散了去,世界仿佛一片安静,军师仰面闭眼。翠柳,我以为是我胜了,终究还是输给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